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二十八章 第二战线(下)
    贺楠快步走出屋子,一名手下将一只信鸽递过来,信鸽腿上有一支芦管,他扯下芦管从里面取出一只薄纸卷,打开细细看了一遍,是都元帅完颜斜也督促他们加快和宋朝高官联系。

    贺楠心中顿时紧张起来,鸽信中竟然没有军事部署,这就意味着很可能还有一只部署军事的信鸽。

    金国在东京汴梁内有文武两支细作,原本只有贺楠这个情报司,也是原来辽国的情报网,他们负责收集情报,收买贿赂宋朝高官。

    在三个月前,金**方先后派来一百多人潜入东京汴梁,这一百多名细作和贺楠不是一个体系,也不受贺楠管辖,由于刚开始他们居无定所,一般是由贺楠替他们传递消息。

    但这几天战事激烈,军队方面肯定有重要情报传递,但他没有收到军方消息,一种职业上的敏感告诉他,这次金国一定发了两只信鸽,现在宋军正在全力布控,有信鸽飞进城来,实在太危险了。

    “贺爷,现在该怎么办?”一名手下低声问道。

    贺楠当机立断道:“把这支信鸽宰了,丢进火灶里烧掉,一点毛都不准留下!”

    “遵令!”手下拿着信鸽匆匆跑去厨房。

    贺楠又对另外两人道:“把箱子放回原处,注意不要被看出痕迹!”

    “贺爷不是晚上要拿箱子出去吗?”

    贺楠本来今晚去拜访一个重要的朝臣,但一只信鸽打乱了他的计划,使他这两天不敢轻举妄动了。

    “别管那么多,先把箱子放回去,快去!”

    两名手下连忙又去抬箱子,贺楠想了想,他必须把所有的痕迹都立刻抹掉,不过让他庆幸的是,那一百多名军方细作不知道这家客栈,这是他当初留了一个心眼,只告诉对方一家小杂货铺联络点,其他情报点一概隐瞒,就是怕这帮家伙坏自己的大事。

    这时,贺楠忽然想起一封信需要立刻烧掉,他连忙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

    新成立的情报司隶属于兵部,由兼任兵部侍郎的李纲直管,情报司所在地是从前的老尚书省,也就是当年李延庆呆过的军监所,军监所解散后,这座楼房又重新成为尚书省的书库,现在被李纲用作情报司临时衙门。

    在情报司二楼的一间房子里,一名都头正急切地对参军张虎道:“虎哥,我看得很清楚,确实是两只鸽子,是不是信鸽我不知道,但看品相挺好,我怀疑就是信鸽。”

    张虎气得狠狠瞪他一眼,“你现在说这屁话有什么话,难道鸽子会停在半空中等你过去再飞?”

    “虎哥,兄弟我怎么做事你不是不知道,不留点后手我会跑来?”

    张虎顿时转怒为喜,随手给都头肩窝一拳,“怎么不早说,快走!快走!”

    张虎带着百余名手下刚出了情报司衙门,派去跟踪鸽子的人便回来,士兵给都头附耳说了几句,都头脸一黑,半晌说不出话来。

    “怎么,跟丢了?”张虎眼光锐利,立刻看出了都头的神情。

    都头苦笑一声说:“跟丢了一只。”

    “那还有一只在哪里?”张虎追问道。

    “在....在太学!”

    张虎愣住了,居然落在太学了,难道不是金国奸细,只是太学生自己养的信鸽?

    尽管五天前已经下了禁鸽令,严禁在京城内放飞鸽子和鹰,但毕竟禁鸽令的时间太短,很多百姓未必肯听从,但让张虎更为难的是,太学年轻学子很多,还真不好去大规模排查,他想了想,便招来五名精干手下低声嘱咐他们几句,五人躬身行一礼,转身向太学方向飞奔而去,现在不能打草惊蛇,先去摸摸底。

    张虎忽然有点回过味来,禁鸽五天来基本上没有什么鸽子,今天忽然飞来两只,是信鸽的可能性很大,自己真不能太大意。

    “还有一只鸽子飞哪里去了?”张虎又追问道。

    “还有一只飞到大相国寺一带,当时被寺院挡住,弟兄们跑过去时已经看不见了。”

    那就应该在大相国寺附近,张虎有点挠头,那边至少有几千户人家,怎么查?

    就在这时,李纲带着几名随从匆匆赶来,“张参军,听说你们发现信鸽了?”李纲急切地问道。

    今天上午官家还在询问他细作的调查情况,使李纲感到了巨大的压力,这几天他一点收获都没有,好容易今天才听到一个线索。

    “从各方面情况发现,我也感觉是信鸽的可能性比较大。”

    “两只信鸽的落点追踪到了吗?”李纲又急问道。

    “一只鸽子落点在太学内,我已派人去暗中探查了,另一只鸽子落在大相国寺一带,具体哪一户人家不知道。”

    李纲只略一沉吟,立刻做出决断,“太学那一只继续探查,大相国寺那一只,立刻铺开人手全部搜查,另外重金悬赏,谁发现这只信鸽落处,赏钱一千贯。”

    “卑职明白了,只是大相国寺一带范围太大,我们人手可能有点不足,如果能再有一千士兵.....”

    李纲点点头,“人手的事情我去想办法,你先去布置吧!”

    ........

    李纲直接去找了李延庆,张虎还曾是李延庆的亲兵头子,最信任的手下,张虎去要兵岂不是更方便?

    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规矩问题,这不是私交小事情,而是公事对公事,张虎就显然没有资历去找李延庆了,反而会让人诟病李纲不懂规矩,会惹怒李延庆。

    李延庆也痛快,当即批了两千士兵协助他们排查信鸽。

    就在两只信鸽飞进京城一个时辰后,两千五百名士兵便将大相国寺一带封锁,开始挨家挨户排查,很快,一家养有鸽子的人家便被士兵发现了,男主人连同鸽子一起被请去情报司衙门候审,家里也被士兵翻了个底朝天。

    不到半个时辰,已经有七家养有鸽子的人家被请去了情报司衙门,但直觉告诉张虎,这七户人家应该和今天的鸽子没有关系。

    “有没有人取赏金?”张虎问道。

    “启禀参军,暂时没有人领取赏金。”

    张虎心中略略有些失望,难道真没有人发现这只鸽子的落点吗?还是鸽子就没有落在这一带?

    这时,张虎忽然发现一条巷口前挂了一盏客栈灯笼,心中一动,经验告诉他,敌人细作往往都是用客栈或者酒楼来做掩护,他调转马头带着数十名手下向小巷内走去。

    “参军,就是这里!”一名士兵指着斑驳的客栈大门道。

    “敲门!”

    张虎冷冷下令,立刻有士兵上前用力敲门,只片刻,破旧的大门‘吱嘎!’一声开了。

    “你们是......”贺楠心中打个突,差点转身就逃,这是来抓自己吗?

    但他毕竟是侍郎出身,半晌问道:“是来住店吗?”

    “住你个头!”

    一名士兵怒喝一声,“进来搜查,快闪开!”

    贺楠让开,一群士兵冲了进去,直奔后院,一般鸽子都会养在后院。

    张虎却看贺楠一眼问道:“你掌柜?”

    “小人贺楠,正是本店的掌柜。”

    “听你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倒想是河北路那边的口音。”

    “将军说得没错,小人是真定府人。”

    “客栈都住满了?”

    “没有,其实一个客人都没有。”

    “那位什么停业?”张虎回头看了一眼大门上停业的牌子。

    贺楠苦笑一声道:“现在根本就没有生意,住一两个客人小店还会亏本,还不如停业,把伙计遣散回家。”

    “你这店里有几个伙计?”

    “原本有六个,走了三个,还有三个没地方去,就留在小店了。”

    回答没有什么漏洞,张虎又翻身下马进了后院,只见后院收拾得很干净,三名伙计垂手站在一旁,他又看了看屋顶,没有鸽笼。

    一名都头快步上前禀报:“都搜查过了,没有发现可疑之处。”

    话虽这样说,但张虎总觉得这家客栈还是有点不太对劲,但他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飞奔进来,在他耳边低声道:“太学那边的信鸽查到了!”

    张虎精神一振,对都头道:“我去一趟太学,你们再重新搜查一遍。”

    说完,张虎转身便向客栈外大步走去,掌柜贺楠的脸色却霎时间变得惨白,他刚才正好听到,太学那边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