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城头激战
    数十架攻城梯牢牢钩住城头,攻城梯上站满了一串串强悍的金兵,他们举着铜盾,手执短矛和城头上的宋军激战,不断有金兵被挑飞出去,惨叫着坠下城墙,当场摔死。

    但一名金兵被杀,后面的金兵又立刻补上,用铜盾抵挡着宋军士兵刺来的长矛,借着缝隙向城头上的宋军士兵捅去,一名宋军士兵被刺穿了胸膛,惨叫一声,仰天摔倒,另一名士兵立刻补上,大吼一声,手执单锤狠狠向金兵砸去......

    在城垛两边,则有投掷手不断向城下抛掷铁火雷,城下响起一阵阵的爆炸,虽然有士兵被炸死,但金兵已经找到了对付宋军火器的办法,当铁火雷抛下,他们立刻下蹲,用铜盾牢牢遮住自己,铁片和铁钉噼噼啪啪打在铜盾上,却没有伤到盾牌背后的士兵。

    但也有铁火雷在攻城梯下爆炸,从根部炸断了梯子,梯子的士兵纷纷坠落,伤亡惨重。

    激战从上午打到中午,攻城战已经进入了最残酷的阶段,城上城下箭如密雨,不断有士兵中箭倒下,一架架攻城梯搭上了城墙,金国士兵如疯如狂,向上攀爬,他们一手举着盾,一手用长矛和刀和宋军激战,头顶上滚木礌石如冰雹砸下,总有几名士兵惨叫着摔下梯子,但立刻又有人蜂拥而上。

    尽管宋军也伤亡惨重,但他们依旧牢牢控制着城头。

    金兵出动了二十架巢车,大部分都在半途被砸垮或者炸毁,但还是有两架巢车冲到了城墙下,刘錡杀红了眼,对左右大吼道:“去巢车那里,不准敌军上城!”

    他亲自率领三百名士兵向一架巢车方向奔去,这时,一辆巢车距离城墙不足一丈,巢车顶端竖着一块包着铁皮的厚木板,长一丈,宽达五尺,这边是巢车的架城天桥,但这时候却是一面盾牌,保护着背后的士兵。

    盾牌背后是一块四尺宽的平台,站着七八名凶悍的金国士兵,身披铁甲,手执铜盾和长矛,面目如野兽般狰狞,在他们身后的楼梯下方也同样站满了金兵,巢车已无法再前进,天桥轰然落下,重重砸在城头。

    在城头早已等候的数十名宋军弓弩手同时向巢车内放箭,强劲的箭矢射向巢车内,但巢车内的金兵却用铜盾顶住了箭矢的袭击,他们奔过天桥冲上了城头,城头上主战士兵大吼着冲上前,和几名冲上城头的敌军激战起来,而巢车内的敌军也源源不断地冲上来。

    “用铁火雷!”

    城头上的宋军都头大吼一声,三名投掷士兵立刻冲上前,将三枚点燃的铁火雷远远抛进了巢车内,铁火雷的威力远远不能和震天雷相比,它产生的冲击波不大,无法炸毁大型攻城器械,它的杀敌方式主要是靠爆炸后迸射出的大量淬毒铁钉铁片射进敌军的身体,所以当三枚铁火雷在巢车内爆炸后,沉寂了片刻,但又有新的敌军源源不断顺着楼梯冲了上来。

    由于在极短时间内冲上来数十名金兵,七八名金兵严密护卫着天桥,不准宋军靠近,而其他金兵则跳上城头,和宋军士兵激战,长矛冲刺,战刀劈砍,厮杀血腥,城垛前一名宋军士兵被砍中额头,血涌如注,仰面倒下,另一名宋军挥动长矛冲上,长矛刺穿敌军胸膛。

    这时,一名千夫长杀上城头,他叫戈儿翰,是渤海族中有名的勇士,他挥舞铁矛向宋军都头杀去,宋军都头正和两名金兵激战,戈儿翰的突然杀至使他措不及防,一根铁矛从他左胸刺入,从背心透出,宋军都头惨叫一声,当场阵亡,戈儿翰一声狂笑,双臂用力,竟然一百六七十斤重的尸体挑了起来,抛下了城头。

    金兵士兵激动得一片狂叫,士气大振,疯狂地向四周的宋军士兵杀去,首领阵亡,使一百多名宋军士兵陷入了混乱,金兵抓住了机会,在短短时间内,金兵已有八十余人冲上城头,城头上顿时险象环生,金兵已经有突破的迹象。

    在这个关键时刻,刘錡率领三百名士兵杀了过来,稳住了即将崩溃的局面。

    刘錡目光如炬,上城通道已经被金兵控制,城下金兵源源不断地通过巢车内的通道涌上城头,如果不及时毁掉巢车,金兵很可能就会在这里突破成功了。

    “刘辛!”

    刘錡大喝一声,身后一名身材极为魁梧的年轻人奔上来,此人是刘錡的族弟,只有十七岁,却力大无穷,双臂有千斤之力,刘錡一直将他带在身边。

    “参见将军!”

    刘錡指着远处的巢车道:“五十步外,你可能将震天雷扔进巢车中去?”

    “嘿嘿!扔两个都不成问题。”

    两名士兵搬来两枚震天雷,刘辛接过一枚震天雷,拍了拍,“给我点火!”

    一枚士兵吹燃火折子,点燃了引线,刘辛快步走到城墙边,眯眼向五十步外的巢车望去,他经过严格的训练,在五六步外,可将一根滚木精准地扔进一口水井中。

    此时导火索已经燃进铁壳内,他大吼一声,猛地将震天雷向巢车掷去,震天雷在空中拉出一根抛物线,精准地落入了巢车内,巢车猛地爆炸了。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三丈七尺高的巢车被炸得粉碎,支离破碎的尸块碎木和浓烟腾空而起,血肉横飞,待硝烟散去,巨大的巢车只剩下小半截底座,四周满地都是被震死的金兵,足有上百人之多。

    金兵的上城通道被摧毁了,刘錡异常兴奋,大吼一声,“杀——”

    上千宋军蜂拥而上,将百余名金兵团团包围,戈儿翰也知道今天难以回去了,他厉声大吼道:“杀尽宋蛮子!”

    百余名渤海族金兵更加疯狂,困兽犹斗,这时,李延庆也从东面城墙赶来了,在东面城墙那边,另一架同样杀到城头的巢车正燃烧着熊熊烈火,这辆巢车的运气差了一点,天桥铁链被卡住,没有能及时放下,被宋军浇上大量的火油后点燃了,事先藏在巢车内的三十几名士兵全部被烧死。

    城头被大量士兵拥堵住,李延庆无法过去,他索性跳上一座投石机的墩台,从高处向城头激战处望去,只见千余名宋军将百名金兵团团包围,身后的巢车已完全炸毁,金兵没有了退路,要么从城头上跳下去,要么就是死战到底,宋军也不会接受他们的投降。

    李延庆又看到了刘錡,他在另一边,距离自己约三百余步,挤过来也不容易,李延庆便暂时放下听取刘錡报告的打算,就在这时,他居然发现金兵中有一名极为强悍千夫长,千夫长用金人的话说就是谋克,万夫长称为猛安,其实也是部落首领,一个大的部落,能集结万名青壮战士,部落首领就叫猛安,执掌部落的军政大权。

    猛安谋克都是家族世袭,和武力值并没有太大关系,而这名千夫长虽然只是一名中层将领,但武艺十分高强,死在他手中的宋军士兵已达数十人,使一根长矛悍勇无比,而且异常狡猾,他躲在普通金兵身后,当宋军配合出现漏洞之时,他才会猛然出现,一连刺杀十几人,然后又迅速退缩回去,就像一只头狼,等待下一次出手的机会。

    李延庆十分恼怒,他从亲兵手中接过自己的追风弓,抽出一支狼牙箭,猛地拉开弓,一箭向百步外的这名千夫长射去,这一箭又快又狠,戈儿翰措不及防,箭矢从他左面太阳穴射入,从右面透出,竟然射穿了他的头颅。

    戈儿翰长大了嘴,双眼凸出,半晌,轰然向前倒下。

    千夫长阵亡使其余金兵慌乱起来,阵脚大乱,宋军一鼓作气,将城头的百余名金兵悉数斩尽杀绝。

    就在这时,远处收兵的钟声‘当!当!当!’敲响了,激战了近四个时辰,双方都已疲惫不堪,完颜宗望见攻城无望,只得下令撤军,数万金兵如海潮一般撤退。

    这一场大战,金兵伤亡超过了八千人,宋军伤亡也达两千七百余人,战场阵亡士兵的尸体随处可见,攻城梯和巢车支离破碎,几架被烧毁的巢车还在熊熊的燃烧,到处是一片大战后的惨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