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三十四章 无米下锅
    李延庆从甬道走下城头,城内的情形也并不乐观,金军抛射的火油桶和火球巨石大部分都落在城内,城内曾经被熊熊烈火所吞没,不过现在大火已经熄灭,土地被烧得一片漆黑,在稍远处的地上摆放着一片尸体,大多是被烧死或者被巨石砸死的辅兵,大概有数十人。

    “启禀都统领,这只是一部分伤亡的弟兄,大部分尸体都运走了,大概伤亡了五百余人。”一名偏将上前对李延庆禀报道。

    李延庆点点头,看了太多的伤亡,他已经有点麻木了,五百人和五十人对他而言只是两个数字而已,已经引不起他太多的感受。

    这时,李延庆看见城墙根有上百名女护兵正在给伤兵清洗以及包扎伤口,伤兵都是刚从城头下来,有数百人之多,他们需要进行及时止血,并清洗包扎,重伤者则抬去军医那边治疗。

    这时,李延庆看见了扈青儿,她正指挥几名辅兵用担架将十几名重伤者抬走,“都能保住性命吗?”李延庆走到她身边低声问道。

    扈青儿摇摇头,“有三人伤势太重,已经奄奄一息,估计救不回来了。”

    她回头见李延庆浑身是血,连忙取出一块帕子,沾一点盐水将李延庆脸上擦拭干净,低声埋怨他道:“你是主帅,用不着亲自杀敌,你若出事,会严重影响军心的。”

    李延庆苦笑着摇摇头,“大家都杀红了眼,有时候真的身不由己。”

    这时,一名士兵奔来禀报道:“启禀都统,天子驾到!”

    李延庆连忙给扈青儿使个眼色,扈青儿便带人将十几名重伤兵送走了,李延庆快步来到北城门,只见一顶黄罗伞下,赵桓在数十名重臣的簇拥下来快步走了过来。

    李延庆走上前单膝跪下行礼,“微臣李延庆参见皇帝陛下!”

    “李爱卿快快免礼!”

    赵桓连忙扶他起身,见李延庆浑身是血,他惊讶问道:“李都统也参加战斗了吗?”

    李延庆叹了口气,“战斗十分惨烈,只要在城头,激战就难以避免。”

    “伤亡多少士兵?”赵桓又关切地问道。

    “具体的统计数字还没有出来,但大概估算一下,阵亡约一千七百余人,受伤一千二百余人,大概三千人左右伤亡,另外辅兵还有近三百人阵亡。”

    “那敌军呢?”

    “敌军伤亡应该接近万人了。”

    赵桓欣慰地点点头,“还不错了,而且守住了城池,李都统果然名不虚传。”

    “陛下,阵亡将士的抚恤.......”

    赵桓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立刻笑道:“放心吧!朕答应过的,这次守城阵亡将士就以双倍抚恤。”

    赵恒眼中的异色却被李延庆看见了,他心中一怔,但也没有多问,便躬身行一礼,“多谢陛下!”

    赵桓又笑道:“朕想上城头看看,是否可以?”

    “陛下请!”

    李延庆带着赵桓以及群臣沿着甬道上了城,城头上也十分忙碌,伤兵和尸体都已经抬下去了,工匠们在紧张地检查投石机和火砲,辅兵则在忙碌地整理各种物品,震天雷放进城头的石屋内,一桶桶火油则搬下城去。

    疲惫不堪的士兵们则用毯子紧紧裹住身体,蜷缩在城墙下入睡,无论人来人往都没有惊醒他们,就连天子到来,他们也毫无察觉。

    “李都统,就不用叫醒他们了,朕只是简单巡视一下,让他们休息。”

    “多谢陛下理解,请这边走!”

    李延庆带着赵桓来到北城,北城墙上有四座城门,分别是陈州门、封丘门,新酸枣门和卫州门,其中城楼只有一座,那就是新酸枣门。

    新酸枣门城楼是宋军守城的指挥中心,但被几块巨石连续击中,城楼上部显得有点支离破碎,但下面的房间还比较完整。

    不过赵桓并没有进房间,而是负手站在城头,默默注视着远处,战场上的惨烈固然令人触目惊心,但作为君主,赵桓更关心河北和河东的局势,什么时候才能收回失去的土地?

    赵桓本来兴致盎然前来体会胜利的喜悦,但现在,他的心又变得沉重起来,赵桓低低叹了口气,转身对李延庆道:“有什么需求,爱卿尽管和李相公商议,朝廷会尽一切力量支持军队。”

    “微臣感谢陛下支持!”

    赵桓点点头,转身向城下走去,上了龙辇便返回皇宫了。

    这时,李纲走到李延庆身旁笑道:“李都统可有空,我们谈一谈!”

    李延庆点点头笑道:“我正要巡视城头,我们不妨一起走走。”

    李纲跟随李延庆上了城,两人翻身上马,沿着城头缓缓而行。

    “金国细作的进展如何?”李延庆笑问道。

    李纲苦笑着摇摇头,“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抓获了斥候细作后,情报细作再也没有任何进展,完全是无头苍蝇,我们根本不知道从何处入手?”

    李延庆微微一笑,“其实我可以给李相公提一些建议。”

    李纲精神一振,连忙道:“愿听李都统高见!”

    “我在太原之战时得到了几枚金国的震天雷,它们被投进城后居然没有爆炸,我让工匠进行了研究,发现金国在制造震天雷上有很多欠缺,今天金国攻城也动用了巨型投石机,尽管他们投石机威力强大,但依旧没有投掷震天雷,这说明几个月内他们的震天雷技术依旧没有能够突破,我可以说,金国最渴望地就是能得到震天雷的制造技术。”

    “李都统的意思是说,我们用震天雷技术为诱饵,引出金国的情报细作?”李纲忽然明白了李延庆的意思。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只要只要官家重重表彰军器监少监何昉,奖励他为制造震天雷做出了贡献,我相信金国情报细作一定会去接触他,收买他。”

    “可何昉知道技术吗?”

    “震天雷的火药有两种,一种是爆炸火药,一种是引火火药,何昉知道爆炸火药配方,金国也知道,金国要想的引火火药配方他却不知,还有震天雷壶嘴的螺口打造技术,金国也做不出来,这两种技术是震天雷能够远掷的关键,相信金国细作一定会暗中接触何昉。”

    李纲点点头,“我明白了,多谢李都统的建议。”

    两人又催马走了片刻,李纲才把话题转到他今天的意图上来,细作问题不过是李延庆顺带提及的一件小事而已。

    李纲踌躇片刻道:“李都统,你知道现在朝廷的近况吗?”

    “是指哪方面?”李延庆笑问道。

    “是指财力方面!”

    李纲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虽然家丑不宜外扬,但他有求于李延庆,还是不能隐瞒这件事,“实不相瞒,朝廷只剩下七十万贯钱的库存。”

    这让李延庆吓了一跳,居然连一个月的军费都没有了,宋朝实行募兵制,每个月都要支付大量的军费,宋朝百万大军的军费已经成为朝廷最沉重的负担之一,而且战争期间,士兵的军费都翻倍,每个月至少一百五十万贯,现在李纲却告诉自己,朝廷没钱了。

    这时,李延庆忽然想起刚才赵桓眼中的一抹异色,他顿时明白了,朝廷根本就负担不起阵亡将士的双倍抚恤,李延庆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再过三天就是付薪的日子,原来这才是赵桓前来城头视察的真正原因,让自己来解决这个难题。

    想通了这一点,李延庆心中极为恼火,将士们和敌军浴血奋战,朝廷非但起不了什么作用,居然还拖军队的后腿。

    “那朝廷打算怎么办?”

    李延庆也没有了好脸色,直接了当问道:“再过三天,怎么向士兵交代?”

    李纲脸色露出尴尬之色,“这个....官家就是让我来和李都统商量此事。”

    “不对!”

    李延庆忽然意识到这件事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