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偷袭相州(中)
    一个时辰后,三千骑兵带着部分粮食和草料离开了汤阴县,沿着官道向北疾奔而去。

    城头上,蒋华目光复杂地注视着宋军骑兵北上,旁边一名心腹手下低声道:“要不要通知安阳县?”

    蒋华摇摇头,“他们已经在怀疑我了,否则不会这么仓促离去,如果贸然通知安阳县,恐怕你我都会有性命之忧。”

    “就怕金兵会清算到我们头上。”

    “这倒不用担心,我和他们聊过,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相州,金兵找不到我们头上。”

    说到这,蒋华看了一眼手下,淡淡道:“如果你真的不放心,可以在他们离开相州后直接向大名府汇报,也可以避免风险了。”

    “还是蒋团练想得周到。”

    蒋华笑而不语,负手望着北方,其实他也希望王贵能干掉安阳县那帮投降金国的宋军,否则,他们迟早会来洗劫汤阴县。

    .........

    目前河北的局势十分混乱,主要原因还是金兵的主力悉数南下,并没有完全控制住河北,虽然每州都有一定数量的驻军,但并不代表每个县都有驻军,这便导致河北各种势力互相穿插,有真正的金国士兵,也有投降金国的前宋朝军队,现在被称为汉兵,还活跃着数十支抗金势力。

    不过这些抗金势力都不大,而且比较零散,多则数百人,少则数十人,都分布在比较偏远的县里。

    岳飞率领的军队也是其中一支抗金势力,规模属于中等偏上,大约有三百余人,都是相州的乡兵,由于相州的战略地位比较重要,金兵在相州驻扎了三千人,岳飞便没有留在相州,而是转战到磁州滏阳关一带,磁州金兵几乎没有什么驻军,而且山高林密,易于藏匿。

    这段时间,岳飞心中也颇为急切,他知道金兵主力在攻打京城,他也希望能在河北做一些事情,影响到金兵的后勤。

    他想到的是断金兵的粮路,金兵的粮路是从大名府到相州再到黎阳县,在白马渡过黄河后再继续南下,在相州出手最适合,但要在相州出手,首先得拔掉相州的钉子。

    岳飞也知道,光凭他一己之力是无法撼动相州的驻军,最好是抗金势力联合起来,这段时间,他就在忙碌地和河北西路的十几支抗金势力联系,但结果并不乐观,这些抗金势力大多有明哲自保之心,不愿意和金兵作战。

    岳飞驻军在滏口关附近的大石山镇,这是一座比较偏僻的小镇,百余户人家,基本上都是猎户,由于这里地势险要,背靠太行山,发现危险便可立刻藏匿进太行山中,而且距离官道也不过十里,是一处可退可守之地。

    中午十分,岳飞一边啃着干馍,一边关注着大石上的一幅地图,这是相州的地图,上面用红笔画着金兵的后勤补给线。

    岳飞目前出任相州副指挥使,这是朝廷最终封他的官职,正因为他有这个官职,他才有权召集各路抗金势力,怎奈宋军在金兵打击之下一败涂地,宋军将领的威信已大大降低,再加上几十万人在河北作战,各种指挥使多如牛毛,岳飞这个副指挥使早已不值钱了,何况他也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各路抗金势力不睬他也是在情理之中。

    这时副将徐庆走过来笑道:“五哥还是不死心吗?”

    岳飞摇摇头,“只有一千骑兵护卫,机会难得!”

    “可就算是一千骑兵,我们也远远不是对手。”

    岳飞目光黯然,如果其他几支抗金势力能够响应自己的号召团结起来,那他们就有机会了,只是大家只顾自己利益,生怕自己的一点点军队被别人兼并了,这样抗金成不了大事啊!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飞奔而来,躬身禀报道:“启禀指挥使,王统制派人来了。”

    岳飞一怔,“哪个王统制?”

    士兵犹豫一下道:“说是你同乡,一起读书的王统制。”

    “王贵!”

    岳飞顿时喜出望外,王贵居然来了,他连声道:“快让来人过来。”

    不多时,一名士兵被领了过来,单膝跪下行礼道:“参见岳指挥使。”

    “不必客气,请起来说话。”

    士兵站起身,将一封信递给岳飞,“这是我家统制的信。”

    岳飞接过信细看了一遍,眼睛渐渐亮了起来,他连忙问道:“不知道王统制现在在哪里?”

    “他目前在林虑县,希望岳指挥使能过去共商大计。”

    岳飞点点头,回头对徐庆道:“集结弟兄,我们立刻出发!”

    .........

    林虑县是相州一个独行特立的存在,在相州四县中无论人口、商业、粮食产量、县城规模,它都远远落后于其他四县,就像一个大家族中最穷的分支,一直被人瞧不起,在相州没有什么地位。

    但在战争时期,他却成了一个被上天眷宠的的幸运儿,到目前为止,他是周围几十个县中唯一没有被金兵洗劫的县城,也是因为它位于山区,交通不便,加上本身没有什么油水,它才侥幸逃脱一难。

    王贵曾出任相州团练,对相州十分熟悉,他率军队走小路进驻了林虑县。

    相州是王贵的第一个目标,这两天王贵一直在考虑对敌之策,目前的情况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愿以为相州只有几百金兵,可以一战歼灭,却没有料到居然还有两千余名投降金国的宋军,这样金兵就足以守住安阳县城,而自己没有带攻城武器。

    这一战着实不好打.....

    林虑县和岳飞驻扎的大石山镇并不远,相距约两百里,但如果走官道,那就绕一个大圈子,至少要走五百里,岳飞率领手下走小路,约一天一夜后便抵达了林虑县。

    早有士兵飞奔去禀报,王贵和牛皋亲自迎了出来,三人久别重逢,激动得拥抱在一起。

    “阿贵,居然升统制了,恭喜啊!”

    王贵笑着摆摆手,“只是差遣官而已,官阶还是正六品,等战争结束,我就会打回原形咯!”

    “战争结束后,应该升官才对!”

    “五哥,你怎么样?”

    “一言难尽,我们进去慢慢说!”

    三人边说边走,很快便进了县城,王贵用马鞭一指县城,又问道:“我问过知县,他说我们驻扎林虑县,安阳县金兵不可能知道,是这样吗?”

    岳飞笑道:“这要看你是怎么来林虑县的,如果是走官道,必然会经过安阳县,如果是走小路,那他们确实可能不知。”

    “会这么疏忽?”

    “不是疏忽。”

    岳飞淡淡道:“是轻视,金兵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心上,所以也无所谓派巡哨,他们没必要关心我们的存在,在他们看来,我们不过是脚下的蝼蚁而已。”

    “所以我们过来,金兵也不会知道。”

    岳飞点点头,“应该如此,除非是有人出卖你们。”

    “五哥,你觉得蒋华会出卖我们吗?”

    “蒋华!”

    岳飞一怔,勒住了战马,“你们去汤阴县了?”

    “那里是必经之路,你的下落也是他告诉我们,我觉得他既然没有出卖你,那应该也不会出卖我们。”

    岳飞沉吟一下道:“不好说,出卖我没什么太大的利益,但你们就不一样了,不过既然你们在林虑县平安无事,那我估计他没有出卖你们,但还是小心点好,最好派人监视住安阳县。”

    王贵连忙派几名探哨赶往安阳县,监视住金兵的一举一动。

    岳飞被请到城隍庙,这里是军队的临时驻地,城隍庙前的一大片空地正好可以用来驻扎军队,儿城隍庙本身就成了军衙。

    “随便坐!”

    王贵笑着请岳飞坐下,“反正这里我们呆不长,懒得收拾。”

    岳飞坐下,直接问道:“你们是想打安阳县?”

    王贵摇摇头,“我们对城池没有兴趣,只想歼灭安阳县的金兵。”

    岳飞微微一笑,“果然和我想的没错,如果是这样,我倒有个绝妙的计划。”

    王贵和牛皋对望一眼,一起大喜道:“什么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