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四十四章 主战主和
    李延庆不慌不忙道:“启禀陛下,微臣在金兵围城前派了一支约三千人的骑兵出去,据卑职得到的消息,他们在河北袭击零散金兵,屡屡得手,使金兵后勤极为被动,而现在金兵又一时抽不出军营去对付这支宋军骑兵,卑职相信完颜斜也一定会调部分太原金兵进驻河北。”

    “但太原金兵有十万之众,攻下太原我们算他伤亡两万,那还有八万之中,我估计最多调两万人进驻河北,其他六万金兵呢?”这是吴敏在一旁反驳李延庆,议和就是他的提议,他自然不希望赵桓被李延庆说服。

    李延庆淡淡道:“我刚才也说了,金兵攻下太原城,围困东京的金兵必然士气大涨,这不是一个消息那么简单,而西路金兵会赶来与东路军汇合,有了军队支援,金兵士气当然大涨。”

    吴敏脸色一冷,又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李都统此话未免有些想当然了,你又不是金兵主帅,怎么知道西路金兵一定会过来支援?”

    “我虽不是金兵主帅,但金兵的都元帅就在城外,他攻城不利,当然会让西路金兵过来支援。”

    吴敏还要再反驳,李纲却躬身对赵桓道:“陛下,既然李都统这么肯定,那我们不妨再等上几天。”

    李纲属于中间派,他并不反对议和,但他希望能最大限度的保证大宋的利益,最好是金国主动提出议和,现在金兵明显攻不下城池,再过段时间,黄河就该解冻了,他认为金兵一定会在黄河解冻前做出战或者和的决定,所以李纲便考虑尽量拖延时间,让金兵主动提出议和。

    赵桓沉思片刻,他明白李延庆是坚决主战派,在这件事上,他倒不好和李延庆翻脸,李纲提出的方案也算是一种折中之计,先等几天再说。

    “好吧!就再等上几天。”

    ........

    从紫微殿出来,李延庆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最终忍不住发作了,他咬牙恨道:“混蛋,老子非宰了那个姓吴的不可!”

    李纲从后面赶上来,却正好感受到了李延庆的怒火,他吓了一跳,连忙道:“李都统,请息怒!”

    李延庆霍然转身,盯着李纲的眼睛问道:“这件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纲眼光有些闪烁,躲避着李延庆锐利的目光,半晌,他叹口气道:“这件事不仅仅是吴敏的意思,他只是牵头人罢了,这其实是众朝臣的意愿,至少知政堂一致同意了。”

    李延庆眼睛眯了起来,但目光却更加犀利,“那什么我不知道?”

    “这一个月,李都统也并没有关心朝政啊!五次知政堂议事,李都统只有第一次来过,后面都没有参加,不知道这件事也很正常。”

    “我就不相信,所有的朝臣都同意?”李延庆目光变得有些疑惑了。

    李纲摇摇头,“这件事上分为三派,有主张主动提出议和要求的,叫做正议和派,有主张等待金兵提出议和的,叫做反议和派,还有主张坚决和金兵作战的,叫做主战派,正议和派人数最多,占了七成,其次是反议和派,大概占了两成多,以我和张叔夜为代表,而主战派的人数最少,只有寥寥数人。”

    “主战派的代表是谁?”

    “宗泽,或者再加上你。”

    李延庆摇了摇头,“我真的不明白,我们严防死守,金兵一个月攻城不下,束手无策,明明我们占据了上风,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主和派?”

    李纲苦笑一声说:“一个多月的煎熬,大家都有点支撑不住了,毕竟都是文臣,不像你那样意志坚定,其实官家也快撑不住了,否则今天不会这样失态。”

    “这只是借口罢了!”

    李延庆丢下一句话便扬长而去,李纲望着李延庆远去的背影,不由长长叹息一声,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难以避免,李延庆和官家之间恐怕出现裂痕了。

    ..........

    金兵大营内忽然传来了不急不缓的鼓声,这种鼓声连城头上的宋军也十分熟悉了,这是金兵的得胜鼓,金兵每次攻城结束,都击得胜鼓回营,以掩盖攻城失利。

    但这一次却是真的得胜鼓,完颜斜也已经得到了攻下太原的消息,令他欣喜若狂,立刻下令击鼓庆贺。

    大帐内,完颜斜也真负手来回踱步,脸上怒容未消,他怒视低头站在一旁的完颜宗望道:“在你们心中到底什么是第一,是我大金的事业,还是你们的个人恩怨?”

    完颜斜也只所以转喜为怒,原因就在于他想把完颜宗翰的军队调来开封府协助攻打宋京,结果完颜宗望却极力反对,便引发了完颜斜也的滔天怒火。

    他挥舞着手臂吼叫道:“你们有什么狗屁宿怨我不管,我只看结果,完颜宗翰攻下了太原,而你呢?一个月来损兵无数,还是攻不下一座城门,你好意思和他比吗?”

    完颜宗望一咬牙硬着脖子道:“那是因为这次他没有遇到李延庆,上次在太原他一样惨败,这只是他的运气好,和他能力何干?”

    完颜斜也勃然大怒,狠狠一拍桌子,怒视完颜宗望,“既然如此,你怕他什么?你不让他来,不就是承认自己不如他吗?”

    完颜宗望愣住了,半晌,他点了点头,“既然都元帅认为他可以攻下宋京,那我没有任何意见,一切由都元帅定夺!”

    完颜斜也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快步出去了。

    ..........

    卫州黎阳县,从隋唐以来这里便是中原地区最重要的粮仓之一,黎阳县的格局为双城,一座是县城,一座是粮城,两座城之间相距只有五百步,中间有一条狭长护城河通过水门相连,不过冬天河水结冰,这条水道也失去了作用。

    黎阳县目前已经没有粮食储存,但金兵却又将黎阳县的粮仓利用起来,用来囤放草料,一百余万担草料堆满了黎阳仓,是金兵除了大名府外的另一个补给重地,草料对金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金兵在黎阳仓也部署一万重兵,加上黎阳仓城高险要,没有五万以上的军队,想攻下黎阳仓基本不可能。

    不过黎阳县的防卫就差远了,只有两千金兵镇守,或许是因为黎阳仓比较重要的原因,金兵没有洗劫黎阳县,降金汉军也不敢打黎阳县的主意,使黎阳县罕有地保持了旧日的繁华。

    中午时分,黎阳县北城门前熙熙攘攘,一群菜农挑着担进城卖菜,数十名士兵守着北城门,不停地推攘争先恐后想进城的菜农,其中一名士兵用力过大,将一名菜农的担子倾翻,几十个萝卜掉到了护城河冰面上。

    菜农心中恼怒,连忙下去拾捡萝卜,嘴中骂骂咧咧,“没卵子的人也好意思嚣张,投降了女真人,祖坟都要被老天劈烂!”

    士兵听他骂得恶毒,心中大怒,挥老拳冲上去要打,却被旁边的士兵一把抱住,“刘三,算了,算了,和他们计较什么,这些乡下人的话就当是放屁!”

    菜农心中也有点害怕,连忙挑起菜快步跑进城了,就在这时,一支商队从远处走来,约十几人,牵着百余只头毛驴,毛驴身上驮着沉重的货物。

    “站住!”

    守城士兵快步走上前,“哪里来的商队?”

    若是在从前,没人会关注一支商队,但现在商队可是稀罕物,自然是士兵们关注的对象。

    为首年轻商人躬身行一礼,“各位军爷,小人是大名府人,来黎阳县赚点小钱。”

    年轻商人说的是大名府土话,和黎阳这边口音有点相似,为首士兵上前打量一下毛驴身上的货物,又问道:“里面是什么?”

    “是一点....盐!”

    众士兵面面相觑,都大笑起来,“小子,会赚钱啊!”

    这些天,黎阳县严重缺盐,盐本是官府专卖,但盐的供应体系已被摧毁,导致库存的盐吃完后,就没有了来源,所以这些天食盐价格大涨,没想到私盐贩子这么快就闻到了商机。

    士兵上前搜了身,确认没有兵器,便一挥手,“进城吧!”

    商人们赶着毛驴,不慌不忙地进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