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四十五章 重大事件(上)
    商队来到了距离城门不远的一家客栈,客栈叫做汤记客栈,不用说,这是汤怀家开的客栈,汤家在河北路各地开了不少客栈,但现在也仅剩下几家在维持营业。

    伙计见有客人到来,连忙热情地迎了出来,“欢迎来汤记客栈住宿,小店干净整洁,饭菜味美,价格低廉,保证各位客官满意!”

    为首年轻商人笑眯眯道:“汤掌柜可在?”

    “客官认识我家掌柜啊!”

    “我一个朋友是汤掌柜侄子。”

    伙计连忙回去禀报,片刻,一名四十余岁的肥胖男子走了出来,他叫做汤正德,是汤怀的四叔,也是汤家留在河北的少数几人之一。

    “你们是......”汤正德疑惑地看着商队。

    “在下燕青,是汤怀的朋友,我们要不要进去谈?”

    掌柜顿时醒悟,连忙将燕青等人让进客栈,又让伙计关了门,挂上客满的牌子。

    “几位住后院吧!不瞒各位,小店目前没有客人。”

    掌柜汤正德将他们迎入后院,几名伙计去安排牲畜,房间里,汤正德请燕青坐下,低声问道:“客官是宋军吧!”

    燕青点点头笑道:“我和汤怀同帐为将,都是在李都统帐下,汤叔应该认识我们李都统吧!”

    “当然认识,他小时候我们叫他庆哥儿,现在已经成大宋的栋梁了,听说他率军守卫京城,令金兵无计可施?”

    “确实如此,李都统目前任东京防御使,我们被派到河北相机行事。”

    汤正德顿时恍然,指着燕青道:“我知道了,你们是飞骑!”

    飞骑是最近一段时间活跃在河北西路的一支宋军骑兵,他们袭击金兵连连得手,名声已经传遍了河北西路。

    燕青微微笑道:“我们正是飞骑,而且我们飞骑首领汤叔很熟悉,就是王贵。”

    “啊!原来是贵哥儿。”

    汤正德惊呼一声,又连忙问道:“那我家汤怀呢?”

    “汤哥目前在东京,跟随李都统保卫京城。”

    “原来如此。”

    汤正德忽然狡黠一笑,“我知道了,你们这次的目标一定是.......”

    汤正德指了指西面,西面就是黎阳仓。

    燕青点了点头,又问道:“不知汤叔了解黎阳仓多少?”

    “我也知道得不多,听说守军有上万人,守卫十分森严,里面草料堆积如山,反正我从未进去过,金兵进驻后,更是严禁任何汉人进入。”

    燕青也并不指望汤正德能告诉他多少情报,他目前更需要的是兵器,他沉吟一下问道:“城内能买到刀吗?”

    “城内原本有两家兵器铺,都已经被勒令关门了,不过其中一家兵器铺的掌柜我很熟悉,如果燕将军肯出高价,或许他愿意冒险出售。”

    “价格不成问题,就麻烦汤叔了。”

    说着,他将两块各五十两重的黄金砖放在桌上,“这是我们的住宿钱,银子不多,只是一点心意,请汤叔务必收下。”

    虽然汤掌柜和他们有点关系,但若不给人家一点好处,怎么能让别人安心替你做事。

    汤正德眼睛都直了,一百两黄金等于一千两白银,在黑市可以兑换到八千贯钱,而住宿费最多几贯钱就顶天了,他喃喃道:“这....这实在太多了,要不了这么多?”

    燕青这次带了三百两黄金进城,黄金都是金条,藏在盐砖内,燕青微微笑道:“这其实也是我们从金兵手上缴获的黄金,汤叔能替我们联系到兵器就是大功,怎么能没有奖励呢?请手下吧!”

    汤正德怎么可能不想要黄金,在战争时期,这可是保命的好东西啊!他哆嗦着手收下黄金,起身道:“我这就去联系兵器。”

    他转身便匆匆去了........

    下午时分,燕青跟随汤正德来到了一座院子里,已经有一个中年男子在这里等候了。

    “裘掌柜,这就是我侄子,我可以替他担保,他绝对和金兵无关。”

    裘掌柜看了一眼燕青,面无表情道:“跟我来吧!”

    这位姓裘的中年男子是聚金兵器铺的掌柜,兵器铺已经被金兵勒令关闭,店里的兵器也被金兵收罗一空,但兵器铺毕竟只是商铺,所以金兵也没有太细究,便留下了一丝漏洞。

    众人来到后院,裘掌柜搬开几张破烂桌子,露出一扇小门,他取出钥匙打开锁,推门走了进去,汤正德回头对燕青笑道:“贤侄进去吧!我在外面等候。”

    燕青低头走了进去,门虽然很小,但里面却很狭长,房间最里面有两口大木箱。

    “这是宋军的铁甲铜盔,一共二十副,每副盔甲配一把战刀,如果你还想要长矛弓箭,我也能搞到。”

    “有弩吗?”燕青问道。

    “只有五张弩,但不是神臂弩,只是普通的军弩,弩矢齐全的。”

    燕青点点头,“再给我弄二十支长矛和十五副弓箭,连同弩一起,我都要了,一共多少钱?”

    裘掌柜伸出一根指头,“一千两银子,不讲价。”

    燕青点点头,取出一块五十两重的金砖递给他,“先付你一半,另一半见货给钱,我今晚就要,没问题吧!”

    裘掌柜接过黄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晚上我会送去客栈。”

    ........

    深夜的城楼上挂了两盏破旧的灯笼,在风中忽明忽暗,几名汉军士兵蜷缩在城楼下的一处背风墙下,在凛冽的寒风中冻得直打哆嗦,此时正是乍暖还寒之时,风力更强,寒意更浓,令这些士兵难以抵挡。

    “女真人还......真把我们当成牲畜了,连张毯子....毯子都不给!”一名士兵抱着双臂,牙关打着颤说道。

    一名年长士兵撇撇嘴道:“刘三,你们家不是汤阴县的地主吗?怎么连床毯子都没有?”

    “别提了,家里被女真人抢光了,房子也被烧掉,家人逃去南方,什么都没有了。”

    “我记得你好像还有十两银子,可以买张毯子啊!”

    士兵嘟囔一声,“全输光了。”

    就在这时,一声厉吼从旁边传来,“谁让你们睡觉,统统起来!”

    几名士兵吓得连忙站起身,只见一名金兵快步走上前,皮鞭劈头盖脸向他们抽来,士兵们低下头挨鞭子,一动不敢动。

    “一群死猪,还不去巡逻,再敢偷懒,全部斩首!”

    几名汉军吓得战战兢兢,连忙列队巡逻去了,金兵在城根下撒了一泡尿,又打了哈欠,转身继续回城楼内去睡觉。

    “狗娘养的女真人,不把老子们当人,老子想造反。”叫做刘三的汉军士兵骂道。

    一名汉兵士兵叹息一声,“刘三,咱们已经没路了,你没听说好多县的汉兵和金兵都被斩杀殆尽吗?咱们跟王奎投降金人,就已经走上死路了。”

    几名汉兵都沉默了.......

    这时,一队汉军沿着甬道走上了城头,这队由十八人组成,穿着铁甲铜盔,肩上扛着长矛,腰佩利刃,后背弓箭,其中五名士兵还带着军弩,为首押队正是燕青。

    虽然装备盔甲都和宋军一样,但他们的头盔上包裹着羊皮,这就是汉军的标志了。

    这时,迎面走来几名汉军士兵,燕青见对方只有五人,眼睛一瞪道:“怎么只有五人巡逻?”

    几名汉军士兵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我们是白天当值,结果被临时赶来巡逻。”

    燕青认出了这几人,不就是白天守门的几名士兵吗?他眼珠一转道:“既然是白天当值,那现在可以回去休息。”

    五名士兵大喜,转身就往城下跑,燕青却喊住他们,“留下两人!”

    五人商量了一下,便留下了两人,燕青走上前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小人叫刘三,汤阴县人,他叫赵九,大名府人。”

    “很好,烦请两位一起走吧!”

    两名士兵加入了队伍,但其中叫做刘三的士兵不停地偷偷望向燕青,燕青笑道:“刘三认识我吗?”

    “我感觉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大哥。”

    “当然见过,今天在城门,忘记了吗?”

    刘三想了想,猛地脸色大变,转身要跑,却被燕青一把抓住,“想逃走,已经晚了!”

    刘三扑通跪下,磕头如捣蒜,“大哥饶了我吧!我家人都在荆州。”

    “既然家人都在南方,你为何还要投降金国?”

    “小人一直想逃跑,正在寻找机会。”

    旁边另一名士兵也顿时明白了,跟着跪下求饶,燕青冷冷道:“我可以不杀你们,前提你们要立功赎罪!”

    “我们愿意立功赎罪!”

    燕青点了点头,指着远处的黎阳仓城,“我们想过去,你们说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