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四十六章 重大事件(下)
    一更时分,十名黑影已经悄悄摸到了城下,为首将领贴站在城墙下,手执一卷绳索,抬头冷冷注视着城头,城头传来了猫头鹰的叫声,这是信号,他将地上一只大包裹负在后背,手一甩,一卷绳索飞掷而上,绳索前段的圈套精准地套住城垛,士兵拉了拉绳索,一纵身,敏捷如猿猴一般地攀了上去,其他士兵纷纷效仿攀城而上。

    城头上,燕青将十名满载火器的宋军士兵拉上城,这是事先已经部署好的方案,燕青先进城接应,随后送火器上城。

    上城首领是燕青的副将杨光,他低声问道:“情况怎么样?”

    燕青摇摇头,“情况不太好,城桥上有士兵把守,还修了一道铁门,用大锁锁着呢!”

    杨光向远处的城桥望去,那是联接县城和仓城之间的一段城墙,长度约三百五十步,城墙高三丈,宽不到一丈,比较狭窄,中间有座亭障,现在的问题就是亭障内修建了一扇铁门,城头上还有数十名士兵把守,很难过去。

    “那怎么办?”杨光也有点着急了。

    约好二更时分放火,现在连城桥都过不去,怎么放火?

    燕青翻了翻杨光带来的火器,有火油囊、铁火雷、火鸦、火箭,一名士兵还背了一颗震天雷,燕青将火鸦取出来,“实在不行就用它来点火。”

    “可黎阳仓内都是库仓,怎么点能点燃?”杨光着急道。

    燕青笑道:“我抓到两名战俘,他们说因为草料太多,连露天都堆满了,如果我们发射十支火鸦,或许有一支能点燃草料,当然,前提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

    “那燕哥有什么法子吗?”

    燕青点了点头,“我来试试看。”

    燕青脱去了盔甲,里面一身黑色的夜行服,他带上三支火折子,背上一袋火油囊,拿了匕首和小弩,又背上一只布袋,布袋里是一卷细绳,收拾停当,燕青便向远处的城桥飞奔而去。

    .......

    在县城北面约两里外的树林内,三千骑兵在王贵和牛皋的率领下正专注地望着远处的县城。

    根据他们得到的情报,黎阳县内有两千金兵,其中女真人约两百人,其他一千八百人是汉军,这支军队对他们而言只是一盘小菜,让王贵感兴趣的并不是黎阳县,而是黎阳仓,黎阳仓内居然有百万担草料,只是黎阳仓有一万重军镇守,他的军队无法得手,王贵便想到了黎阳县。

    王贵进入河北已经有半个月,半个月来他们攻破了十个县,歼灭金兵一万五千人,其中女真金兵两千人,其他都是汉军,不仅如此,他们三次袭击运粮队,在河北西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不过王贵心里明白,他们烧毁黄河南岸的临时粮仓,都没有对围攻京城的金兵造成多大的影响,更不用说袭扰送粮队,也一样丝毫影响不了开封府的金兵主力。

    王贵一心想做件大事,思虑再三,他终于将目光盯上了黎阳仓,尽管黎阳仓内没有粮食,全部是草料,可王贵心如明镜,如果这次他能得手,必将会重撼金兵主力。

    “还有多少时间?”王贵低声问左右道。

    “还有一刻钟!”

    王贵的目光都盯着了黎阳仓城,如果仓城起火,后果必将是全城焚为灰烬,城内的士兵要么逃出来,要么丧身火海,王贵目标就是那些逃出来的金兵,如果能歼灭一万多金兵,他王贵也能给祖父挣一个爵位了。

    这里面环环相扣,最关键的一环就是燕青能否点燃黎阳仓的大火,只剩下一刻钟了,王贵默默地期待着。

    ........

    城桥长约三百余步,在中间被一座亭障隔成两半,其中靠近县城的一半没有任何士兵防守,空空荡荡,而靠近仓城的一半却有数十名士兵把守,戒备十分森严。

    这时,一个黑影正贴在城墙上迅速移动,燕青是从城桥中段攀城而走,他像一只敏捷的猿猴,从一个垛口跳到另一个垛口,身体就紧贴在垛口外面,数十名金兵并不是在城桥上来回巡逻,而是靠在墙根下休息打盹,或者在低声聊天,紧紧裹着毛毯,不时喝两口烈酒,抵御夜间的寒冷。

    虽然目前正处于宋金两国的交战时期,一支来历不明的宋军骑兵在河北西路四处挑衅,搅得河北各县驻军人心惶惶,但显然黎阳仓不在此列,拥有一万两千守军,没有人敢来捋黎阳仓的虎须,正是这种自信,无形中使得城头夜间的防御松弛了。

    燕青已经到了城桥尽头,他躲在城桥和城墙交汇处的黑暗角落内,盯着城墙上的情形,这一段没有守军,只有两名金兵,而这两名金兵就坐在他对面,一人似乎睡着了,另一人正仰头望着夜空,嘴中念念有词,不知在想些什么?

    燕青举起短弩,轻轻扣动悬刀,‘嗖!’一支淬毒短箭疾射而出,正中仰头士兵的咽喉,这一支箭精准地切断了士兵的气管,只见他闷哼一声,却没有发出声来。

    但出乎燕青的意料,剧烈的疼痛使这名士兵挥手乱打,竟一拳将旁边睡着的士兵打醒了。

    燕青见情形危急,纵身一跃而起,扑向这名士兵,在这名士兵还没有完全清醒之前,一把匕首狠狠地插进了士兵的胸膛,士兵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糟糕了!”

    燕青暗叫一声,再一刀刺死这名士兵,他刚站起身,身后不远处便传来了喊叫声,只见一群巡逻士兵向他狂奔而来。

    为首千夫长手一挥,一支长矛如闪电般向他射来,燕青一跃而起,跳上城垛,躲过致命一击,长矛将射中咽喉而尚未死去的士兵射了个透心凉,钉死在城头上。

    燕青一回头,只见下面黑黝黝象土堆一般,他毫不犹豫地纵身跃下,下面的土堆很小,燕青准确地落在‘土堆’上,身体重重弹了一下,土堆便倾翻了,将他掀翻在地上。

    果然是草料,他落在了一堆草料上,不等他起身,一支箭‘嗖!’地从他耳边擦过,钉在地上,燕青打了个激灵,一跃而起,向黑暗深处狂奔而去,这时,城头上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当!当!当!’警报声划破了夜色,将整座城的一万余守军都惊动了。

    这时,燕青已经躲进了草料堆深处,他取下了火油皮囊,将火油全部喷出,倒在一片草料上,虽然草料不必要再用火油,但火油的作用是保证刚开始时火焰燃烧迅猛,使敌军来不及扑灭大火。

    燕青随即吹燃了一支火折子,将火折子扔在草料上,‘轰!’一片火焰燃起,迅猛向四周蔓延,这就是火油的功劳,迅速将数丈内的草料都燃烧了。

    当火势燃烧到已经无法扑灭之时,燕青转身便逃,躲到了靠近大门不远的一个隐秘之处,他在等敌军完全混乱起来,才是他趁乱逃走的机会。

    仓城士兵乱成一团,无数士兵端着盆子从井里打水向燃烧的草垛泼去,但已经没有意义了,火势已经席卷了方圆数百丈内的草料,巨大的火焰腾空而起,火舌向黑沉沉的夜空卷去,滚滚浓烟弥漫在仓城内部,士兵开始丢下桶盆逃命了。

    在火势盛起之时,杨光将三枚震天雷安放在城桥上,迅速点燃了引线,他带领士兵迅速向城内撤去,此时城墙站满了跑来看大火的士兵,但绝大部分士兵都聚集在北城楼两边,距离城桥还有一里,当杨光带着手下下城时,没有任何人发现他们的异常。

    就在杨光一行刚跑下城头,只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紧接着又是两声猛烈的爆炸,整座城池都仿佛在晃动了,城头上的士兵吓得捂住耳朵趴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当他们慢慢抬起来,才发现城桥一半已经消失,被三颗震天雷彻底炸塌了,又了片刻,另外一半城桥也轰然坍塌。

    此时的烈火已经将半个仓城席卷,城门打开了,无数金兵蜂拥逃出,燕青混在第一批人群逃出,但他很清楚出来会遇到什么,燕青没有过吊桥,直接跳下护城河便在冰面上向西狂奔。

    就在这时,一阵梆子声响起,密集的箭矢向奔出的金兵射去,金兵大多没有穿戴盔甲,毫无防御能力,纷纷中箭倒地,惨叫声一片。

    王贵大吼一声,“堵住城门,给我杀!”

    三千骑兵席卷杀来,挥舞着战刀长矛,向无数仓皇失措的金兵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