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四十七章 攻心为上
    中午时分,完颜斜也负手站在帐前,面无表情地望着北方,相距数百里,他当然看不见黎阳仓的烈火和浓烟,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这件事,就在刚才,他接到黎阳县送来的紧急报告,黎阳仓被大火焚毁,一万两千守军夺城而逃,却被埋伏在城外的宋军骑兵伏击,被斩杀八千余人,伤亡极其惨重。

    听完这个消息,完颜斜也便走出大帐,向北方眺望,目光中充满了深邃。

    这时,完颜宗望如一阵风似的冲来,急声道:“大帅,听说黎阳仓被宋军纵火烧毁了?”

    完颜斜也点点头,“确实如此!”

    “啊!”完颜宗望呆住了,半晌他跺脚急道:“没有了草料,我们战马怎么办?”

    完颜斜也瞥了他一眼,冷冷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我....三十岁!”

    “是吗!居然三十岁了,可我怎么感觉你才三岁?”

    “这....卑职知错。”完颜宗望连忙低下头。

    “你每次都是知错,但我却从未见你改过,你已经三十岁了,还是堂堂的副元帅,东路军主将,可这一点小事就急得你象猴子一样上蹿下跳,你就不能有点城府吗?不就是草料被烧,有什么大惊小怪,再从燕山运来补充就是了。”

    完颜宗望羞愧万分,低头不敢说话。

    完颜斜也又瞥了他一眼,淡淡问道:“宗翰大军什么时候到?”

    “上午已经到荥阳,我估计最迟明天就应该到了。”

    完颜斜也点点头,转身向大帐走去,但刚走了两步,忽然一口血喷出,一头栽倒在地上。

    完颜宗望大惊,一步上前扶起完颜斜也,只见他面色惨白,已经晕死过去,“都元帅!”亲兵们纷纷奔上前。

    “快去叫军医!”

    完颜宗望推开众人,抱着大帅向大帐内奔去.......

    完颜斜也直到两个时辰才慢慢苏醒,脸色也没有刚开始那样惨白,只是他阴沉着脸,望着帐顶一言不发。

    完颜宗望站在他身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着实感到尴尬,他现在知道大帅只是表面上不在意黎阳仓之事,但实际上,大帅心中比谁都痛楚,完颜宗望想开口说两句,他又害怕自己一开口就引起大帅的震怒,还不如保持沉默,完颜宗望咬了一下嘴唇,低下头不再表态。

    过了好久,完颜斜也才低低叹口气,对完颜宗望道:“去把梁先生请来!”

    “哪个梁先生?”完颜宗望愣了一下。

    “梁方平,你不认识吗?”完颜斜也眼中又开始不满了。

    完颜宗望恨不得给自己一记耳光,军营内姓梁的人就只有一个,自己居然还问谁,他转身便向大帐外奔去。

    当然,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完颜宗望,梁方平虽是军中幕僚,但完颜斜也压根就不待见他,从来就是不理不睬,现在突然要见他,完颜宗望当然一时回反应不过来。

    不多时,完颜宗望将梁方平领到了元帅大帐内,不用他嘱咐,相信梁方平自会有分寸。

    “卑职参见都元帅!”梁方平上前恭恭敬敬地行一礼。

    完颜斜也已经起身,坐在桌案前,他摆摆手,淡淡道:“先生请坐!”

    梁方平心中忐忑不安地坐下,完颜斜也忽然对他改变态度,让他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完颜斜也摆摆手,亲兵们都退了下去,他又对完颜宗望道:“你也坐下吧!”

    完颜宗望在另一侧坐下,完颜斜也这才缓缓道:“黎阳仓被焚毁,军中战马草料已坚持不到十日,现在形势对我们不利,不知先生有什么高见?”

    梁方平想了想道:“孙子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卑职记得,大金伐辽,无论攻打东京还是中京,都是经年累月进攻方胜,对付宋朝除了攻城外,其实还有别的办法。”

    完颜斜也之所以不喜欢梁方平,主要原因就是他的很多观念都不符合自己的思路,但铁的事实证明,完颜斜也的思路屡屡碰壁,甚至攻宋也要惨淡收场,不得已,完颜斜也只得重视汉人幕僚的建议。

    “还有什么办法?”

    梁方平微微一笑,“大帅,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完颜斜也精神一振,连忙问道:“具体说一说!”

    “大帅,宋朝太祖皇帝是靠陈桥兵变上位,历代太祖皇帝都是把防范手下大臣独揽军权放在第一位,现在李延庆独揽军权,宋朝新皇帝岂会真的放心他?只是局势如此,使宋朝君臣不得不依仗他,其实大帅只要把宋朝脖子上的绳套稍微缓一缓,卑职相信,大宋的内斗一定会起来,到时不仅会是君臣之斗,恐怕还会有两个皇帝之间的斗争。”

    “先生的意思是说,新君和旧君之间也会爆发矛盾?”

    “当然!皇权高于天,赵佶仓促退位,一旦他发现金国威胁不大,他岂能善罢甘休,他一定会卷土重来,只要宋朝内斗开始,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完颜斜也俨如醍醐灌顶,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完颜宗望,见完颜宗望也有醒悟之意,连忙道:“那我们具体该怎么做?”

    “大帅,太原城不是被我们攻下来了吗?卑职估计,东京城内绝大部分人恐怕都不知道这件事,大帅只要把消息放出去,东京城内就会恐慌起来,大帅再继续攻打民宅,向城内施压,就算李延庆能顶得住,宋朝皇帝和文官也会支撑不住,一定会向大帅表达妥协之意,那时大帅就可以借机北撤,坐山观虎斗。”

    完颜斜也沉吟不语,这时,旁边完颜宗望小心翼翼问道:“先生觉得宋朝君臣会妥协吗?”

    梁方平微微一笑,“我也曾是他们中间一员,对他们的心态了如指掌,攻城一个多月,大宋君臣应该早就支撑不住了,这时候再压一把力,大宋君臣内部的妥协派势力一定占据上风,如果我们退兵是妥协派的成功,那么大宋内部抗金势力就会被大大削弱,大帅,这就是卑职所说的攻心为上。”

    完颜斜也缓缓点头,他不得不承认,对付宋朝,还是需要利用宋人。

    “我明白了,这件事立刻着手!”

    .........

    入夜,完颜宗翰率领五万金兵抵达了军营,完颜斜也随即命令完颜宗翰率三万精锐骑兵改道北上,全面清剿河北路各州县的抗金义军,完颜宗翰马不停蹄,率领三万金兵连夜出发北上。

    与此同时,四辆金兵的巨型投石机缓缓向东京城的四个方向推进,投石机不等城头宋军反应过来,便连续向城内投射告之书,数万张传单如雪片一般纷纷扬扬在城内飘落,太原城破、河东路已被金兵全线占领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了京城。

    四更时分,熟睡中的天子赵桓被宦官叫醒,“陛下,几位相公有紧急之事求见!”

    赵桓坐起身,半晌点点头道:“请他们到麒麟殿稍候,朕即刻过来。”

    几名宫女宦官替赵桓稍微梳洗,赵桓这才在侍卫的簇拥下来到了麒麟殿内书房,相国白时中、李邦彦、吴敏和张邦昌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

    四人行一礼,白时中又上前道:“臣等惊扰陛下休息,愧疚之极!”

    赵桓摆摆手,“非常时期,没有那么多讲究,各位请坐吧!”

    众人坐下,赵桓又问道:“各位相国半夜见朕,有什么紧急之事?”

    四人对望一眼,白时中取出一张传单递给赵桓,“陛下,这是一个多时辰前金兵投入城中的书信,一共投入了上万份,内容都一样,请陛下过目。”

    赵桓接过传单,上面都是用楷书抄写,写得很工整,只有数百字,抬头写着‘告知东京军民’。

    内容只有三段,第一段是告知军民,太原城已破,金兵占领河东路全境,金国天兵所过之处,顺从者秋毫无犯,抵抗者则斩尽杀绝,这让赵桓脸色极为难看,太原城破之事只有极少重臣知晓,普通大臣和城中平民皆被隐瞒住,可这样一来,全城都知道河东路失陷的消息。

    后面一段是阐述金兵南下目的,金国大军本无攻宋之心,旨在为先帝复仇,先帝于燕山府驾崩,罪在李延庆一人,若交出李延庆,金国将全面撤退,交还大宋土地及子民,甚至可商议燕京府及大同府归属。

    最后一段算是总结,‘兵乃国之凶器,不可不察,非外交破裂而不可妄动也,百姓无辜,生灵涂炭,有违天和,愿河北之民回归故土,金国愿助力重建家园。’

    赵桓看完传单,重重哼了一声,“东拉西扯,不知所云!”

    白时中笑道:“陛下,这里面有玄机啊!”

    “什么玄机,朕没有看出来。”

    “陛下,最后一段,兵乃国之凶器,不可不察,非外交破裂而不可妄动也,这实际上是暗示我们,双方可以议和。”

    赵桓眉头一皱,“议和可行吗?”

    这时,吴敏缓缓道:“陛下,我们都认为,不管是否可以议和,朝廷都应该先和金人接触一下,看看能否找到了一个缓和战局的机会,能以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上策也!”

    赵桓也被一个多月的战争压得喘不过气来,更是感到无比憋屈,他堂堂的大宋天子,圣旨居然出不了禁中,他也已经忍无可忍,虽然他不认同交出李延庆的无理要求,但他完全同意,双方可以先尝试接触,商谈以和平方式结束战争。

    赵桓最终点了点头,“可以去和金人接触,但不知派谁去最为合适?”

    白时中道:“此事非马政去不可!”

    “好吧!朕这就下旨。”

    赵桓当然也知道李延庆不会同意,但他不想再听李延庆的劝谏,在几名主和派重臣的劝说下,毅然决定派使者走东门出城,前往金营尝试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