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四十八章 裂痕再现
    就在金兵将大量传单投入京城的同时,一万宋军也开始了收缴行动,挨家挨户收回金兵散播的传单,消除不良影响,同时八千士兵也紧急上城,进入了防御状态,三百二十架床弩开始强力发射,摧毁敌军的投机机。

    李延庆在数百亲兵的护卫下也赶到了北城头,城楼内,一名士兵点燃了灯笼,照明了城楼房间,刘錡将一张传单递给李延庆,“很有趣的宣传,都统看看吧!”

    李延庆接过传单看了一遍,微微笑道:“金人太高看我了,杀了我一人,从此天下太平,我担当不起啊!”

    “那个是胡说八道,都统不用理会它,关键是最后一段,都统看出端倪了吗?”

    李延庆点点头,“很显然,金兵支撑不住了,王贵昨天晚上烧毁黎阳仓,撼动了金兵的根基,金兵应该已有退兵之意,所以才会有‘外交不破兵不可行’的狗屁言论,在给自己找台阶呢!”

    刘錡见左右无人,便压低声音道:“我倒觉得,这是金人在向朝廷某些势力暗递消息。”

    李延庆眉头略略一皱,他当然知道刘錡某些势力指的是谁,朝廷的主和派,势力十分庞大,从传单的效果来看,对普通百姓确实没有太大的意义,但主和派确实是有影响。

    就在这时,城楼外有士兵禀报,“启禀都统,李相公紧急求见!”

    这是李纲来了,李延庆立刻吩咐道:“请李相公上城头来。”

    他又对旁边两名亲兵道:“去通知杨将军继续收缴传单,尽量避免这件事传播开。”

    “遵令!”

    两名亲兵行一礼,匆匆去了,李延庆走出城楼,此时已是凌晨,天快亮了,在朦胧的晨曦中,只见李纲跟随两名士兵快步向这边走来。

    “李都统,情况有些不妙!”李纲走上前便急声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刚刚得到消息,官家已经下旨,令马政去金营和金兵接触了。”

    李延庆吃了一惊,有官员出城了,自己居然一无所知,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延庆急声问道。

    “大概在一个时辰前,白时中、吴敏、李邦彦、张邦昌联袂去见官家,递交了百官请愿书,七成以上官员在请愿书上签字,他们最终说服了官家与金兵议和。

    李延庆没想到主和派如此迅速,虽然他们准备已久,但很显然,金人的传单起了巨大的催化作用,但李延庆此时更关心是官员出城,他问道:“李相公刚才说,马政已经出城了?”

    “我得到的消息是这样,但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

    李延庆转身对刘錡道:“你去查一下此事,看看有没有人擅自开城放人,如果有问题,我怀疑是东城和南城那边。”

    “卑职这就去!”

    刘錡翻身上马,催马向东城奔去。

    李延庆又对李纲道:“李相国最好现在就去见官家,你告诉官家,王贵将军前天晚上偷袭黎阳仓得手,烧毁了至少一百万担草料,金兵已经支撑不住,所以才有求和的暗示,我们千万不可上当!”

    这个消息令李纲既惊喜,又担心,他连忙道:“我这就去见官家!”

    .......

    李延庆很快便得到了禀报,问题出在东面的新宋门,驻扎新宋门的新北军擅自将马政和几名随从放出了城,这个消息令李延庆极为恼怒,他当即催马赶到了新宋门。

    新北军是在李延庆的建议下组建起来的一支新军,共有三万军队,由董平、徐宁和张清三人统帅,高俅给了李延庆一个面子,将李延庆的一百亲兵加入到新北军中出任都头,使李延庆对这支军队也有了很大的影响力。

    但在赵桓登基后,一方面重用李延庆,但另一方面也对李延庆的军权进行牵制,最明显就是消除李延庆对新北军的影响,赵桓提拔董平为副都统,使董平也能直接向天子汇报。

    今天在新宋门当值的军队,正是董平的三千直属军,李延庆刚赶到新宋门,迎面在城门处看见了董平。

    “董将军!”

    董平正要离去,却被李延庆叫住了,董平似乎知道李延庆要来,上前在马上行一礼,淡淡笑道:“都统是来巡视东城吗?”

    “我听说有人出城,特赶来查看!”李延庆开门见山道。

    董平点点头,“是有人出城,而且是鸿胪少卿马政,我放他出去了。”

    “是董将军亲自下的开城令?”

    “正是!”

    李延庆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冷冷道:“一个月前我亲自下令,城门不准开启,有特殊情况出城必须得到我的同意后才能放行,为何我的军令到了董将军这里就执行不下去了?董将军是在藐视我的权威吗?”

    “末将不敢,我之所以放马政出城,是因为马少卿有圣旨和官家颁发的出城金牌,李都统虽然军令如山,我不敢违抗,但相比官家的皇权还是差了一点,如果李都统一定要把军令压在皇权之上,那卑职也无话可说!”

    李延庆冷笑一声,“董将军很会说话,直接用皇权来压我,但之前说过,有特殊情况出城必须得到我的同意后才能放行,圣旨和天子金牌就是特殊情况,你为何不向我禀报?”

    “当时情况紧急,卑职只能从权,如果都统认为卑职行为不当,可以直接向官家弹劾,卑职愿意接受任何处罚!”

    说完,董平向李延庆抱拳行一礼,转身催马扬长而去。

    董平的副都统是由天子直接任命,而不是由李延庆任命,李延庆对他只有处罚建议权,而无权将他撤职查处,董平也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敢直接违抗他的军令。

    李延庆目光阴沉地望着董平远去,一场黎阳仓的大火摧毁了金兵继续攻打东京的意志,但一张传单也同样撕裂了宋朝君臣之间的默契,金营中也有高明之人啊!

    ........

    赵桓登基后,第一件事就是公开平反了范党案,封原相国范致虚为陕西五路经略使,被范党案牵连的官员皆官复原职,同时也公开处死了主张联金灭辽的始作俑者童贯和赵良嗣,罢免了蔡京、王黼、高俅和蔡攸的相国之职,但代表大宋与金国谈判结盟的原登州兵马使马政却没有受到波及,他依旧出任鸿胪寺少卿。

    虽然马政没有被追究责任,但并不代表他的日子就好过,天不亮,马政便接到一个谁也不愿接手的烫手任务,天子赵桓令他代表朝廷赴金营和金人接触,试探双方是否有议和的可能。

    当然,这也和马政长期出任驻金国特使有关,他能说一口流利的女真语,认识不少金国高层和主要将领。

    天刚亮,心情忐忑的马政终于出现在金兵大营外,其实距离金兵大营还有三里,他便被金兵游哨查获,将他押解到大营。

    大帐内,完颜斜也正在喝一碗参茶,这时,有士兵在帐前禀报,“启禀大帅,营外有一名宋朝官员,说是奉旨前来金营商议。”

    完颜斜也先是一怔,随即大笑起来,自己昨天晚上才投掷传单,天刚亮,宋朝便派大臣来了吗?这个速度着实出乎他的意料,由此也看得出,宋朝朝廷议和之心不是一般的急切啊!

    “来人是何人?”完颜斜也问道。

    “是原驻金国使马政。”

    原来是他,完颜斜也随即令道:“带去偏帐等候,等我有时间了再接见他。”

    宋朝朝廷如此急切,完颜斜也倒不急了,他需要先晾一晾马政,给他一个下马威,然后再接见他。

    完颜斜也必须要把这个节奏把握好,尽管他现在已面临草料断绝的威胁,急切想率军返回河北,但绝不能表露出自己的真实意图,要利用宋朝急切议和的心理,以获取利益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