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五十一章 谈判之功
    众人都退下了,赵桓却给吴敏使了个眼色,让他留下来。

    这时,御书房内只剩下赵桓和吴敏二人,吴敏小心翼翼问道:“陛下,发生了什么事?”

    赵桓哼了一声,“刚才国子监那边传来消息,数千太学生正在连夜集结,准备明天一早上街游行,反对议和。”

    吴敏顿时愣住了,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赵桓回到位子坐下,冷冷问道:“这会是谁在后面指使,你想到了吗?”

    吴敏沉默片刻道:“卑职觉得应该不是李延庆所为。”

    “为什么不是他?”

    “他真想阻止我们谈判,根本没有必要用太学生,直接挑起战火,什么谈判都没有了,而且他虽然是太学出身,但他在文官中的影响却不大,长期在外,太学生未必会买他的帐。”

    吴敏排除李延庆的借口并不是很充分,其实吴敏完全清楚,李延庆有能力动员太学生,但吴敏还是轻描淡写将他的影响力淡化,并不是因为吴敏和李延庆有多深厚交情,而是他有自己的私心,李延庆并不是他的政敌,他没必要在李延庆身上浪费这个机会,他要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在自己的政敌身上狠狠插上一刀。

    “这件事李延庆逃不过关系,朕了解他,他擅于在背后出手,这件事就算不是他主导,也是他一手出谋划策。”赵桓显然不太相信吴敏的解释。

    吴敏沉默片刻道:“有件事微臣不敢明说,这两天微臣派人监视了李相国,微臣手下亲眼看见他的马车昨晚进了太学。”

    “什么!”

    赵桓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他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恼火,狠狠一拳砸在桌案上,“混蛋!”

    吴敏连忙劝道:“陛下请息怒,李相国行为或许有点偏激,但微臣相信他并不是为了私利。”

    “哼!千方百计阻挠朕,朕最恨这种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之人,朕一直认为他很正直,现在看来,朕真的看错了人!”

    吴敏连忙低下头,掩饰着眼中的一道喜色,他又缓缓道:“陛下,这件事其实应该比较容易解决。”

    “你说,怎么解决这件事?”

    “办法很简单,我们可以双管齐下,一方面堵住太学大门,不准太学生上街,另外微臣建议让张相国和马少卿今晚就出城,以免夜长梦多!”

    赵桓负手走了几步,毅然回头令道:“传朕的口谕,立刻宣董平和姚平仲来见朕!”

    ...........

    一更时分,新宋门吱嘎嘎开启了,吊桥缓缓放下,三百骑兵盔甲鲜明,手执长矛列队在城门旁,这时,副都统董平亲自将和谈使张邦昌,副使马政以及十几名文官随从送到城门前,董平拱手道:“祝两位张相公旗开得胜,谈判成功!”

    “多谢董将军,告辞了!”张邦昌拱拱手,调转马头向城外而去,后面随从纷纷跟上。

    董平随即命令三百名亲卫骑兵秘密护卫张邦昌和马政出了新宋城,一行人很快便消失在沉沉的夜幕之中。

    次日天刚亮,太学内便闹翻了天,五千负责维持城内秩序的厢军士兵手执大盾和木棒,将太学东西两座大门封锁得水泄不通。

    四千余名太学生手执反对议和的横幅正要出来太学,不料却被黑压压的士兵列队堵在大门内,大门前堆砌了一人高的泥沙袋,完全将大门堵死,使数千太学生无法出校门。

    太学生愤怒了,他们推到了泥沙袋,石块如雨点般地扔向士兵,士兵们举盾抵挡,这时,数百太学生抱着一根大木头,大喊着向士兵冲来,队伍一阵大乱,但撞木最终被士兵强行拦住,士兵们挥舞粗大的木棍劈头盖脸向太学生打去,数十人被打得头破血流,跌倒在地上,被其他太学生救了回去。

    “无耻!有种去打金兵!”

    太学生们愤怒大吼:“你们只会镇压手无存铁的百姓,滚回去!”

    五千士兵却丝毫不后退,又重新堆砌了沙袋墙。

    愤怒的太学生再次用砖头石块向士兵砸来,数百名太学生纷纷翻过沙袋,冲到队伍中,和士兵们撕打起来,太学大门外乱成一团,在太学西南角,学生领袖之一的贾观借助梯子翻过了高墙,向北城方向奔去........

    半个时辰后,贾观在北城头上找到了李延庆,李延庆沉思良久,对贾观道:“我低估了朝廷议和的决心,为了大家安全,这次行动取消吧!”

    “李都统的意思是说,议和使者已经出城了吗?”

    “我刚刚得到消息,他们昨天晚上就已经出城了,相国张邦昌为正使,鸿胪少卿马政为副使,现在双方应该在金营内议和,这次责任在我,我没想到朝廷行动如此迅速果断。”

    李延庆叹了口气,歉然地望着贾观,“我很抱歉!”

    贾观摇摇头,“是我们低估了主和派的无耻,和李都统无关。”

    李延庆想了想又道:“我估计朝廷事后会报复,这件事结束后,你和陈东立刻来找我,我会安排你们隐藏在军队中,最好今天下午就来!”

    “多谢李都统的帮助!”

    贾观向李延庆行一礼,转身便沿着甬道匆匆下城去了。

    李延庆走到女墙前,注视着贾观远走,不知是谁给赵桓出的馊主意,居然派兵镇压太学生,这一下子就把太学生推到了朝廷的对立面,其实派一个德高望重的大臣去劝一劝太学生,晓之以情,诱之以利,也会有很好效果,偏偏用了一个最愚蠢的办法。

    李延庆摇了摇头,赵桓无论智商还是情商都比他父亲赵佶差得远,难怪赵佶一心想换太子,知子莫若父,这句话说得有道理啊!\

    ...........

    太学生们已经有三百余人受伤,被抓捕者足有上百人,士兵们也有百余人被砖头石块砸伤,太学大门前的暴力情绪十分高涨。

    这时,贾观翻墙回到了太学,找到了领袖陈东,陈东随即召集十几名太学生代表商议对策。

    “贾观已得到消息,议和使者昨天晚上就离开京城了,议和已经难以避免,各位,我们这次行动失败了,大家看一看,要不要暂时停止?”

    陈东比较聪明,这里人多嘴杂,他没有透露消息的来源。

    一名年长太学生愤恨道:“暂停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朝廷竟然动用军队来镇压我们,太令人寒心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都对朝廷的行径异常愤怒,但最终还是一致同意,暂时取消这次反对议和的游行。

    中午时分,一名太学生向厢军都统姚裴平仲送去停止游行的信件,数千太学生解散返回了自己的宿舍,但姚平仲并没有率领士兵离去,官家事先给他下了旨意,必须要等到议和结束,军队才能撤离,而这时,聂山率领三百名开封府捕快也抵达了太学门口,他们的任务是在太学生解散后,进入太学抓捕组织这次游行的太学生领袖。

    与此同时,陈东和贾观从太学西南角翻墙逃离了太学,向北城奔去.........

    张邦昌是黄昏时返回了京城,一直在新宋门等候的董平亲自率军护卫张邦昌进了大内,此时,赵桓和几名相国都在御书房等待张邦昌的消息,早在中午时分,赵桓便得到张邦昌派人送来的快报,谈判异常顺利,有望今天便达成协议,这个消息让赵桓和大臣们都充满了期待。

    这时,一名宦官在门口禀报,“张相公从军营回来了,在宫外候见!”

    赵桓连忙道:“快快宣张相国觐见!”

    “陛下有旨,宣张相国觐见!”

    随着侍卫大喊,片刻,张邦昌步履匆匆地走进了御书房,他几乎要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微臣参见陛下!”

    “张相国免礼,谈判情况如何?”赵桓急切地问道。

    御书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张邦昌,张邦昌颤抖着声音道:“谈判.....已经结束,微臣幸不辱命!”

    赵桓大喜,又问道;“那什么时候撤军?”

    “金兵答应今晚连夜北撤返回黄河以北,战争今天晚上就正式结束。”

    御书房内顿时一片欢呼,相国们都激动得拥抱在一起,一个半月的战争终于结束了。

    这时,白时中又问道:“张相国,金兵的撤军条件是什么?”

    御书房内顿时又安静下来,这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关注点,如果是付出惨重代价才让金兵北撤,恐怕他们也会被人耻笑,甚至是得不偿失。

    张邦昌躬身道:“启禀白相国,启禀陛下,这是今天下午的谈判重点,双方经过几轮讨价还价,完颜斜也认可我们的诚意,放弃了高额索赔,只要求我们支付二十万石马料黑豆,要求三天内送到黄河南岸。”

    “什么!”

    赵桓大吃了一惊,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要二十万石马料?”

    “一点没错,这是双方签署的正式退兵文本,请陛下过目。”

    张邦昌将一份已经由双方签字加印的谈判文本呈给了赵桓,赵桓反复看了几遍,对方果然只要二十万石马料。

    赵桓大喜过望,谁说谈判没有用,用不着惨烈的战争,和谈一样能解决问题,而且只付出极为轻微的代价,区区二十万石马料黑豆。

    “张相国真是我大宋的栋梁之材啊!”赵桓由衷地赞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