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五十五章 李纲罢相
    就在白时中夜访吴敏的同一时刻,张虎也在防御使官衙前翻身下马,快步向官衙内走去,由于李延庆的家眷不在京城,目前李延庆便暂时住在官衙后面的一座小院内,张虎来到小院前,对两名站岗士兵道:“速替我禀报都统,说我有急事!”

    “参军请稍候!”

    士兵快步进去了,片刻出来道:“都统让你进去!”

    张虎连忙走进了院子,李延庆此时并没有睡觉,而是坐在书房内看书,只听门外张虎道:“都统,卑职张虎求见!”

    “请进!”

    张虎快步走进房间,单膝跪下行一礼道:“参见都统!”

    “这么晚,参军有什么急事吗?”

    “启禀都统,刚才贺楠来找卑职了。”

    贺楠就是金国在东京情报头子,被李延庆捏住把柄,目前扮演双面间谍的角色,既替金国挖掘宋朝的情报,同时也替李延庆暗通消息。

    李延庆顿时有了兴趣,“贺楠那边有什么消息?”

    “今天下午,完颜斜也派一名使者秘密来见贺楠,要求他务必搞到震天雷的完全配方和制造图纸,另外,还让贺楠陪同他去拜访王黼。”

    ‘王黼?’李延庆微微一怔,拜访这个过气权臣做什么?

    张虎笑道:“说到王黼,恐怕还有一件事需要向都统禀报,今天上午,有人从江南过来,先后拜访了蔡京、王黼和梁师成,这个人卑职已经查到他的底细,他叫做朱忠,是一名宦官。”

    李延庆顿时醒悟,“难道是赵佶派来的人?”

    张虎点点头,“应该是这样,卑职认为他是来送信,所以拜访时间很快,一刻钟内就结束了。”

    李延庆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是在意料之中,赵佶退位本来就是想推卸责任,并非真心退位,现在京城居然守住了,他恐怕又想重新复位了,赵佶最大的软肋就是朝中无人,象蔡京、王黼、童贯、李彦、梁师成这些旧臣,死的死、罢官的罢官、退仕的退仕,不过他们在朝中人脉还很强大,如果赵佶利用得当,还真有可能翻盘。

    不过李延庆更感兴趣的是,金人居然也找到了王黼,难道王黼是金国的奸细?

    一种直觉告诉李延庆,就算王黼不是金国奸细,之前他也一定替金国做过什么事。

    “金国使者找王黼做什么?”李延庆问道。

    张虎摇摇头,“贺楠只是陪同使者去见王黼,他说使者给了王黼一封信,他也不知道内容是什么?”

    “那贺楠认为会是什么内容?”

    “他认为应该还是和新老皇帝的权力斗争有关系,金国恐怕是想挑起宋朝的内乱。”

    李延庆沉思片刻道:“你继续派人监视蔡京和王黼,我估计他们不会自己出面,而是派家人替他们出头,所有人都要密切监视,不得有遗漏,另外,金国特使可秘密抓捕,等候我的发落。”

    “卑职遵令!”

    张虎行一礼匆匆走了,李延庆陷入了沉思之中,历史上赵桓除六贼,实际上就是他和赵佶之间一次激烈的权力斗争,皆民怨将赵佶的重臣都铲除掉,虽然历史因为自己而产生了一些偏差,除六贼没有按时上演,但两帝之间的权力斗争却没有消失,那么,赵桓又会用什么手段来铲除赵佶在朝廷中的旧势力呢?

    ......

    内宫御花园内,赵桓负手在一条幽静的小路上散步,吴敏就跟在他的身后,不远处的二十几步外是数十名侍卫,就在一个时辰前,蔡京派儿子蔡脩找到了吴敏,向他泄露了一件大事,太上皇已经在秘密联系旧臣,在做复位的准备了。

    吴敏随即赶入宫中,向赵桓报告了此事,并呈上了赵佶写给蔡京的亲笔信,赵桓顿时又惊又怒,他本来就对父皇诸多不肯放权的小动作十分不满,现在父皇居然要考虑重新复位,还付诸于行动,这让赵桓是可忍孰不可忍。

    “陛下,这件事虽然看起来很严重,但要想真正达成目标并不容易,陛下是以太子身份名正言顺登基,又有太上皇的退位诏书,没有正当理由不可轻废,卑职反复考虑,太上皇要想复位,实际上只有一个办法。”

    “继续说下去!”赵桓冷冷道。

    “陛下,且不谈年代久远之事,三百年前的唐朝就给了我们很多启示,从武周到玄宗,天子换如走马灯,背后却是一场接一场的宫廷政变。”

    “你是说政变?”

    吴敏缓缓点头,“只有政变才是太上皇复位的唯一机会。”

    “要政变得有军队才行啊!”

    “陛下,太上皇手中就有高俅统帅的三万天龙禁军,战斗力十分强悍,对太上皇忠心耿耿,微臣觉得,目前对陛下最重要的,还是忠心耿耿的军队。”

    赵桓负手走了几步,忽然问道:“你觉得李延庆如何?”

    吴敏淡淡道:“其实要我选,我偏向于董平。”

    “可董平也是高俅一手提拔。”

    “这个具体是谁提拔其实并不重要,从这次和谈就可以看出,董平对陛下确实是忠心耿耿,更关键是陛下能控制住他。”

    “控制是指什么?”

    “董平的妻儿父母目前都在京城,在陛下的恩泽之下,这就是控制,而李延庆则不是,曹家在杭州,他的父亲和妻儿也不在京城,这里面就有很多陛下看不到的东西,我相信太上皇肯定已经派人秘密接触过他们了。”

    赵桓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他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他完全相信吴敏所言,父皇一定派人接触了曹家和李大器,父皇要想复位,李延庆就是他不可逾越的一块大石。

    自己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着实有点疏忽了。

    “那朕该怎么办?直接剥夺李延庆军权?”赵桓急声问道。

    “陛下不可!若操之过急,必然会反受其害,这件事须徐徐图之。”

    吴敏太了解赵桓,性格懦弱而没有主见,很容易听信谗言,这也是白时中前来拉拢自己的原因,他是赵桓之师,赵桓对他几乎是言听计从。

    吴敏又道:“陛下可先提携董平,使手中有一支忠诚的军队,其次是铲除王黼等祸患,使太上皇在朝中失去助力,第三步才是对付李延庆,同时陛下要极力拉拢白时中、耿南仲、张邦昌等重臣,使朝臣能完全效忠于陛下,此消彼长,陛下皇权就能稳固下来。”

    赵桓长长叹了口气,“吴相公说的前几步都容易做到,朕感觉处理李延庆才是最棘手之事。”

    “陛下,李延庆一定要徐徐图之,不可操之过急,更不能打草惊蛇,陛下可以利用白时中和他的矛盾来逐步削弱他在朝中的内援,使他感觉是白时中在对付他。”

    赵桓点了点头,“白时中弹劾李纲处置南逃事件不力,这件事朕已经有言在先,若处置不力,朕必将追究责任,朕不想食言,不过朕念其在军议堂有功,就让他自己辞相吧!”

    吴敏心中大喜,但他不能让赵桓发现自己针对李纲的意图,便又立刻道:“陛下,除了李纲之外,还有高深,他可是曹家的坚定同盟,也是李延庆在朝中最得力的内援,微臣建议调高深去巴蜀,出任梓州路及成都府转运使,为朝廷筹措财力。”

    赵桓沉思片刻,“这件事先不急,等除掉王黼等人后再说!”

    赵桓随即令道:“传朕旨意,让李纲来御书房见朕!”

    ......

    当天上午,李纲以处置京城民众南迁不力,向天子赵桓辞去了相国之位,赵桓随即下旨,任命李纲为京兆知府,立刻离京赴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