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五十六章 事态升级
    李纲罢相无疑像一块巨石落入水塘,在朝野掀起了巨大的波澜,而李纲被罢相的理由竟是阻止南迁不力,这显然不能服众。

    大规模的南迁从去年开始,权贵、巨商都南迁殆尽,现在忽然又想阻止普通百姓的南迁,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最后以一个相国罢相为代价,这让人不得不生出某种阴谋论的猜测。

    这让人更联想到了诸多后续谈判问题,李纲罢相无疑是主战派遭遇的重大挫折,尤其替代李纲出任相国的是主和派主力耿南仲,这便使朝野众臣对未来的谈判产生了很多担忧。

    李纲是在夜间离开京城,没有惊动任何人,夜晚,新郑门缓缓开启,李纲和几名随从骑马走过瓮城,向城门走去,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京城,心中充满了壮志未泯的惆怅。

    就在这时,后面忽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一支骑兵穿过内城门,向瓮城内疾奔而来。

    “伯纪兄请留步!”后面有人大喊。

    李纲停住了战马,他听出了这个声音,正是李延庆在喊他。

    他心中忽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鼻子变得酸楚起来。

    片刻,李延庆骑马疾奔而来,勒住了战马,略有些不满道:“伯纪兄怎么会在夜里离京?”

    李纲叹了口气,“朝廷要求我今天务必离开京城,白天要收拾,要办理去职手续,只有晚上离京了。”

    “但从城门向西五十里内荒无人烟,连宿处都没有,如果遇到盗贼,后果不堪设想,难道伯纪兄没想到这里面潜在的危险吗?”

    李纲脸色一变,他当然明白李延庆暗中所指,不是什么盗贼,而是有人会假装盗贼暗害自己。

    李延庆又道:“我会派一队骑兵护送伯纪兄前往京兆,另外到了潼关,那边会有人迎接,保证伯纪兄一路安然无恙!”

    李纲心中感动,拱手道:“感谢李都统的关照,李纲当铭记于心!”

    “伯纪兄保重,相信我们还会有并肩抗金的机会。”

    李纲点点头,“金人奸诈无信,朝廷妥协派横行,望李都统好好保护自己,也是保住我大宋的一线生机,保重了!”

    说完,李纲调转马头,催马冲出了城门,一队百余人的骑兵也紧紧跟上,护卫李纲向西而去。

    李延庆站在城门处,默默注视着李纲远去,李纲的去职,使朝中的抗金派变得异常孤立。

    李延庆并没有感到沮丧,历史的悲剧并不是某个偶然因素造成,它是多年积弊的必然结果,也不会在短时间就能被扭转,但自己在奋力推动历史巨轮,让它稍稍在原有轨迹上偏向那边一点点,或许就是那句话,不破则不立。

    ..........

    次日上午,李延庆和往常一样来到军衙,这几天他正在忙碌筹划黄河沿岸防御方案,这是继京城防御后的另一个重大举措,李延庆初步计划投入三千架巨型投石机和一万架火砲,部署二十万重兵和三十万民夫,同时要制造十万枚震天雷,这只是初步预案,形成最后的上报方案还需要做大量细致全面的计算。

    具体的筹划当然不是李延庆亲自所为,而是莫俊带领三十几名军衙文官负责编制。

    李延庆来到军衙,却发现军衙内有点冷清,似乎少了很多人,他便问站岗士兵,“莫先生还没有到吗?”

    “启禀都统,莫先生今天一早和十几名文官去黄河南岸了。”

    李延庆拍了拍脑门,自己最近的记性着实有点问题,莫俊前天才给自己说过,今天要去黄河南岸实地视察三天,自己居然忘记了。

    “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刚才康王殿下派人来送了一封信,放在都统官房内的桌案上。”

    李延庆微微一怔,康王赵构居然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他沉吟片刻便快步向自己官房走去。

    房间桌上果然放着一封信,信皮上没有署名,只写着‘东京防御使李都统敬启’一行字,李延庆撕开信皮,里面竟是一张纸条,约他中午在朱骷髅茶馆喝茶,李延庆一眼便认出,确实是康王赵构的笔迹。

    自从赵桓登基后,无论赵构、赵楷还是其他皇族都表现得十分沉默,几乎从不露面,赵桓的所有封赏中也都未涉及皇族,双方似乎都保持着某种默契,但李延庆知道,皇族之所以沉默,是因为赵桓对他的兄弟都安排了严密的监视,所以李延庆今天接到赵构的纸条,多多少少有些意外。

    这时,外面有亲兵禀报:“启禀都统,孙相公来了!”

    李延庆连忙收起纸条,迎了出去,在院门口迎面看见孙傅走了进来,李延庆笑着行礼道:“孙相公到来,延庆有失远迎!”

    孙傅呵呵一笑,“是我来得唐突,应该是我抱歉才对。”

    “孙相公不必客气,请进来坐!”

    李延庆将孙傅请到官房隔壁的会客堂,两人分宾主落座,一名亲兵进来奉了茶。

    孙傅也是赵桓的师父,在朝廷中属于中间派,和李纲最初的立场一致,主张可以与金国议和,但要保证大宋的利益,尤其不能割让土地,他和大学士何栗、枢密使高深一起成为中间派的三大支柱。

    孙傅坐下对李延庆道:“今天一早官家已经正式批复了将士的赏赐军功册,从决定从江南东路和荆湖北路的官田中拨出十万顷上田奖励有功将士以及抚恤阵亡士兵,同时免赋税三年,由于朝廷财力拮据,又要面临大量募兵,实在拿不出金银钱帛作为赏赐,这一点请都统谅解。”

    李延庆微微笑道:“以土地奖励军功之前已成为朝野及三军共识,只要朝廷能及时拨付奖赏土地,我没有意见。”

    “多谢李都统理解,户部会很快拿出土地分割的具体方案,枢密院会在一个月内拨付到个人头上,各州县也会积极配合,保证土地赏赐顺利衔接,另外关于将官封升的方案还在讨论之中,大概会在十天之内出结果,请李都统转告各位将领稍安勿躁,朝廷会尽力保证公正公平。”

    李延庆只是淡淡一笑,他原本的战功册报告只有一份,却被朝廷一拆为二,不用说他也能猜到,在随后的将官封升中一定会出幺蛾子,他也会拭目以待。

    “昨天李相公被罢相,不知孙相公有什么感想?”李延庆把话题引到了李纲身上。

    孙傅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其实他很清楚李纲被罢相的原因,官家已经决定用妥协和谈的方式结束宋金战争,自然不能容忍知政堂内再出现李纲这样的搅局者,其实李延庆也是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李延庆手握军权,恐怕也一样会被官家赶出京城了,将李纲赶走,首先就拆散了李延庆和李纲这对军政联盟。

    孙傅苦笑一声道:“最近朝廷的局势很复杂,官家登基后就面临东京保卫战,很多原本要做的事情都放下了,现在战争结束,以前耽误的事情也重新提上台面,李都统可以理解为官家在整顿朝纲。”

    “整顿朝纲就是让李相公罢相?”

    李延庆目光锐利地注视着孙傅,“我实在无法理解,能否请孙相公解惑?”

    孙傅沉吟一下道:“今天或者明天,一些在金国南侵之事犯下严重错误的重臣和内宦将被清算,但这势必会引起太上皇的严重不满,为平息太上皇的怒火,官家只能先委屈李相公,这样便能堵住很多人的嘴,也让太上皇心中稍感平衡。”

    “孙相公是在泄密吗?”李延庆笑道。

    “也谈不上泄密,李都统是军方主帅,有权知道这件事,我也是提前来给李都统打一个招呼。”

    “不知哪些人会被清算?”

    “王黼首当其冲,其次是梁师成和李彦,还有就是蔡京,不过蔡京年事已高,官家可能会放他一次,还有就是蔡攸和高俅,他们也难逃这次清算,尽管他们不在朝中,但并不影响朝廷对他们的惩处。”

    李延庆沉默片刻道:“高俅手握重兵,对他宣布惩处,是否会对社稷安稳有利?这一点还请知政堂好好斟酌一下。”

    “我一定会把李都统的意见带给官家和知政堂,时间不早,我先告辞了!”

    “请孙相公稍候!”

    李延庆回到自己官房,取了一封信回来交给孙傅,“情报司昨天抓捕了一名金国密探,这是从他身上搜到一封信,是王黼写给完颜斜也的回信,这也是王黼勾结金国的铁证。”

    孙傅大喜,接过信问道:“金国密探在哪里?”

    李延庆摇摇头,“很抱歉,密探已经服毒自尽了,不过你们现在搜查王黼家中,一定还能搜到完颜斜也给他的信件。”

    “多谢李都统,我告辞了!”

    李延庆笑了笑又道:“替我转告官家,梁师成虽然在关键时刻站错了队,但他曾经保住了郑偏妃的性命,希望官家酌情处理。”

    孙傅深深看了一眼李延庆,“我会如实禀报官家!”

    他向李延庆拱手行一礼,便拿着信匆匆离去,李延庆将孙傅送出了大门,望着孙傅的马车远去,李延庆又回头问道:“什么时候了?”

    “启禀都统,快到中午了。”

    李延庆点点头,“我出去一下,有什么事情下午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