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康王求助
    金兵北撤后,很多著名的茶馆开始陆续开业,这主要是大多是著名茶馆都要使用城外的山泉水烹茶,在城池被包围,泉水来源断绝的情况下,很多茶馆宁可关门停业,也要保证茶水的品质,维护自身的名声。

    朱骷髅茶馆也是如此,它取水于北山,水质对茶水品质至关重要,不过战争后的朱骷髅茶馆明显冷清了很多。

    在杭州西湖边上也有了一座朱骷髅茶馆,却是李大器所开,去年,李大器用五千两白银买下了朱骷髅茶馆的牌子,同时重金挖走了朱骷髅茶馆的大掌柜,二十几名当红茶妓和普通茶妓也南下加盟了杭州朱骷髅茶馆,使得杭州朱骷髅茶馆继续维持生意火爆的局面,而京城的朱骷髅茶馆却受战争影响,生意一落千丈。

    朱骷髅茶馆原东主是江宁府人,他们在去年秋天返回家乡江宁府,在江宁府也开了一家朱骷髅茶馆,但生意远远比不上杭州朱骷髅茶馆,使得绝大部分人都认为江宁茶馆只是一家分店,总店在杭州西湖边。

    位于御街的朱骷髅茶馆冷冷清清,大堂内坐了一半客人,二楼的雅室基本上都空关着,整座店里只剩下三名普通茶妓,坐在大堂也享受不到茶妓的点茶手艺。

    李延庆依约来到了朱骷髅茶馆,他直接上了二楼,二楼只有最里面的青梅堂有客人,伙计也没有多问,直接将李延庆领到青梅堂门前。

    “里面的贵客姓康,是客官约好的吧!”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姓康就对了!”

    伙计进去禀报一声,随即出来道:“客官请进!”

    李延庆推门进去,这是里外两间的套房,外面是煮水间,一名茶童坐在小凳上煮水,两名身材魁梧的大汉一左一右站在里间的门口,他们是侍卫穿着便服,两人见李延庆进来,一起躬身施一礼,推开了里间的门。

    里面房间面积很大,至少有三十个平方,布置十分雅致,中间摆放着一座仕女屏风,将房间一隔为二。

    靠窗处是一座两尺高的木榻,木榻上坐着一名年轻男子,穿着青衣小帽,身材高大魁梧,容貌俊美,正是康王赵构,他旁边坐着一名茶妓,正笑语盈盈和他说着什么。

    “很抱歉,我来晚了!”李延庆笑着走了过来。

    赵构连忙起身笑道:“今天打扰李都统了。”

    李延庆有点奇怪地看了一眼旁边茶妓,赵构笑道:“这位绿萝姑娘认识我,不用刻意隐瞒。”

    茶妓抿嘴一笑,也起身给李延庆施个万福礼,李延庆笑着点点头,上前在赵构对面坐下,“好久没有殿下的消息了。”

    “皇兄要求我们禁足两个月,大家都在自己府中,没有开府的皇弟就在宫里,前天皇兄才取消禁足,说是战事激烈,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也真要感谢他的‘好意’了。”

    “那今天殿下出来,他知道吗?”

    赵构点点头,“我们每人身边多了一位观礼内侍,负责记录我们的言行,不过今天算是开恩,没有跟随我出来,但要求我一个时辰内必须返回王府,否则他会向皇兄申请再度禁足。”

    旁边茶妓忍不住道:“这和坐牢有什么区别?”

    赵构苦笑一声,“一个月只准出门一趟,其实是软禁了,和坐牢确实没有什么区别,还不如你们自由。”

    赵构又指着茶妓,笑着问李延庆道:“这位绿萝姑娘想带父母去杭州,但她又害怕路上不安全,你给解疑一下。”

    李延庆微微笑道:“路上没有什么不安全,到目前为止,上百万汴京民众南下,还没有听说过谁遇到盗贼,所谓不安全只是官府的善意谎言,目的是为了劝阻百姓南下,事实上,只要准备五贯钱的沿途食宿盘缠,就能顺利抵达杭州。”

    说着,李延庆随手取过纸笔写了一张纸条,递给绿萝,“你到杭州后,拿这张纸条去朱骷髅茶馆,或者矾楼,都会得到很好的待遇。”

    赵构也不好意思,取出十两黄金递给茶妓,“送给你路上当盘缠,一路保重!”

    茶妓连忙施礼,“绿萝感谢两位相公厚恩,将来有机会,绿萝一定会给两位相公点茶!”

    她再行一礼,便慢慢退下去了,她知道两人有重要事情商谈,自己不宜在场。

    这时外间的两名侍卫也走到门口站岗,赵构压低声音道:“昨天我收到了父皇的密旨!”

    李延庆一怔,急忙问道:“怎么收到的密旨?”

    “是王府的一名侍卫偷偷塞给我,他兄长是父皇身边的心腹侍卫。”

    赵构眉宇间难掩忧虑,他似乎有点难以启口,还是低声道:“父皇密旨中居然承诺立我为新太子,希望我为自己梦想全力以赴!”

    李延庆一点不奇怪,赵佶为了复位可谓不遗余力,他手上有三万精锐的天龙禁军,这是支撑他复位的军事基础,但光有军事基础还是不够,他还需要得到朝廷百官和天下臣民认可。

    照李延庆看来,赵佶复位可以有两个方案,一个是划江而治,在杭州重建朝廷,一个就是发动政变,重新入主汴京,前一个方案风险最小,但政治代价太大,赵佶将成为分裂大宋的罪人,无论他在皇室还是在天下各地,都得不到民众的支持。

    而后一个方案比较艰难,在政治上的风险却最小,他可以在宗庙以太上皇的名义废除赵桓,自己重新登基,但这样做的前提是赵佶必须返回京城,并获得皇室以及大部分朝臣的支持。

    从目前情况来看,赵佶还是选择了后一个方案,目前他还在南方发力,在京城部署自己的人脉和力量,但赵桓的反击也迫在眉睫。

    李延庆知道赵构是希望自己能给他一个建议,或者说希望自己能帮助他。

    沉思良久,李延庆缓缓道:“所谓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官家和太上皇争权,最终的获利者将是金国,如果殿下不想成为皇权斗争上的祭品,我劝殿下选择离开。”

    “你是说我离开京城?”

    李延庆点点头,“殿下可以离开京城去京兆,毕竟殿下目前还是京兆留守,去京兆名正言顺。”

    “就怕皇兄不让我离开京城。”

    “那就看殿下怎么选择了,如果殿下把太上皇的密旨交给官家,并坦率告诉他,自己不想在父亲和兄长之间选边,想去京兆避一避,我相信官家会考虑殿下的意愿。”

    赵构默默点头,李延庆说得有道理,自己把父皇的密旨交出去,皇兄一定不愿意自己再留在京城。

    “就怕父皇一旦真的复位,会对我非常失望。”

    李延庆笑了起来,“我可以向殿下担保,太上皇的复位一定不会成功,不管斗争怎么激烈,最后的获利者一定会是金国。”

    赵构长长叹了口气,“你说得对,河北和河东还在金人的铁蹄下,这边就在开始争夺皇权,想想都令人不堪啊!”

    ......

    下午时分,一个消息震动朝野,相国孙傅弹劾前太宰王黼私通金国,出卖大宋利益,证据确凿,天子赵桓异常震怒,下旨将王黼打入天牢严审,同时大理寺在王黼书房搜到了完颜斜也写给王黼的亲笔信。

    当天晚上,王黼在天牢畏罪自杀身亡,而卷入王黼一案的前大内总管李彦也被赐死,而前太傅梁师成则被剥夺一切官职爵位,流放岭南。

    房间里,李延庆正在给远在江夏的妻子写信,这时,门外有亲兵禀报:“都统,卑职有事禀报!”

    “进来!”

    一名亲兵快步走进房间,躬身行礼道:“启禀都统,刚才有人送来一张纸条。”

    “是什么人送来纸条?”李延庆停下笔问道。

    亲兵摇摇头,“卑职不知,来人没有留名,给了纸条就走了。”

    亲兵将一张叠好的纸条呈给李延庆,李延庆接过纸条打开,见里面只有两个字‘京兆’,字迹十分熟悉,李延庆不由笑了起来,康王赵构在关键的时候离开了京城,自己的这步棋终于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