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五十八章 封赏不平
    两天后,朝廷内下达了第一批封赏旨意,以李延庆、董平和姚平仲三人防御京城居功至伟,加封李延庆为太子少保、同枢密院事,赐爵楚国公;董平封殿前都指挥使、左卫上将军、赐爵凉国公;姚平仲封殿前副都指挥使、金吾卫上将军、赐爵鄜国公。

    消息传出,令满朝文武哗然,一方面固然是封赏力度惊人,三人居然都封了国公,而且都是从二品官阶,居然封王只有一步之遥,不过想到天子刚刚登基,需要封重爵来笼络功臣,确实是有必要。

    而另一方面,不少朝廷中的重臣也发现了封赏中的一丝诡异之处,那就是李延庆虽然名字靠前,但无论官阶还是爵位都和其他两人完全一样,这与其说是在破格提升董平和姚平仲,不如说是在暗中打压李延庆。

    消息传出去,令京兆军上下都气炸了肺,王贵和牛皋带着一群将领赶到军衙,吵吵嚷嚷,李延庆听到外面动静,快步走了出去。

    老远便听见门外王贵在大声怒吼,“我们拼死杀敌,死伤最为惨重,金兵大大小小四十多次的攻城,九成以上都是我们顶住,董平只守了一次,姚平仲甚至连金兵的影子都没有看见,凭什么凭什么封高官国公?”

    “王贵,你说够了没有!”李延庆一声厉喝,从大门内走了出来。

    众将领见主帅出来,纷纷围上前,七嘴八舌议论,李延庆摆摆手,让众人安静下来,他又怒视王贵,“大家都同殿为臣,有像你这样指名道姓的吗?”

    王贵硬着脖子道:“他们做得,我就说不得?”

    李延庆狠狠瞪了他一眼,又对众将领道:“这次击败金兵,守住京城,不是我李延庆的功劳,而是千千万万将士和诸位的功绩,我自己封什么官职,我不会在意,但我要保证诸位将军的利益不被损害。”

    “就怕都统上不去,我们也上不去!”牛皋话不多,却一针见血。

    李延庆也知道牛皋说得有理,他缓缓道:“利益是争取来的,我会全力为大家争取应得的利益,大家先回去耐心等候,不要再妄议朝廷了。”

    主帅发话,众将也只得各自回营,李延庆又瞪了王贵一眼,“你尤其要管住自己的嘴,再敢乱说话,你就别呆在京城了。”

    王贵脸色铁青,明显心中不服,他转身就走,不多时,将领们都散去了,这时,刘錡低声问道:“都统准备怎么做?”

    李延庆想了想,“先去趟枢密院见见高枢密使,再进宫去谢恩,然后提一提诸将之事。”

    刘錡犹豫一下道:“其实我觉得王贵说得也不错,在这件事上,我们不能表现得太软弱,否则知政堂还会继续捏拿我们,大家固然是为了抗金报国不假,但也希望能升官发财,若朝廷做得太过份,恐怕会寒了将士的心。”

    李延庆点点头,“我知道,我会为弟兄们极力争取。”

    ..........

    李延庆其实真的并不在意他这次封什么官爵,他知道现在的封赏远远不是最后的结果,只是斗争刚刚拉开序幕。

    李延庆随即来到了枢密院,找到了枢密使高深,枢密院的两大巨头,童贯被处死,高俅被免职,高深便被升为知枢密院事,赵桓的心腹重臣耿南仲出任签枢密院事,而同枢密院事这个职务空缺,李延庆被封为同枢密院事,也算弥补了最后一个空缺。

    “现在枢密院可没有什么实权啊!”

    高深亲自给李延庆倒了一盏热茶,端给他笑道:“难道你真的要把桌案搬到枢密院吗?”

    “如果朝廷把防御使军衙裁撤了,我不来也得来。”

    “你还别说,今天知政堂就为这件事激辩了一个上午,白、吴、李三相都赞成裁撤防御使军衙,但何犟头和孙傅却坚决反对,知政堂没有能达成一致。”

    何犟头便是大学士何栗,他替代李纲出任门下侍郎,进知政堂为相,也是历史上有名的抗金派,以脾气倔强而出名。

    按照知政堂议事规则,裁撤东京防御使这种重大军国决定,必须要一致通过才能实施,至少没有反对意见,既然何栗和孙傅反对,裁撤方案就通不过了,除非天子否决知政堂决议,用皇权来强行下旨裁撤,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宋朝的历代皇帝都不敢轻易使用这种激烈的手段,否则会站到文官集团的对立面,政治代价太大,更何况是刚刚登基的新帝。

    所以李延庆并不担心防御使军衙被裁撤,这件事对李延庆极为重要,一旦防御使军衙被被裁撤,按照宋朝的例制,他手下的三万京兆军就要回归禁军,他的军权也就被剥夺了。

    这还真不是何栗、孙傅在帮他,而是金兵在河北虎视眈眈,任何一个稍有头脑的人都不会自断手足,白时中、吴敏和李邦彦是想献媚天子,借这次裁撤机会将李延庆军权剥夺,然后再视形势变化重新任命防御使就是了,影响也并不大。

    李延庆喝了口热茶,沉吟一下道:“张相国那边有消息吗?”

    张相国就是张邦昌,他在三天前已经奉命出使大名府和金国谈判金兵从河北、河东的撤军问题,张邦昌是主使、副使是耿南仲和马政,这也是之前金国答应之事,金国北撤后会尽快启动第二轮谈判。

    高深摇摇头,“暂时没有消息,不过听说完颜斜也不在大名府,而是由完颜宗望主持谈判,我估计不会那么快结束。”

    李延庆暗暗思忖,完颜斜也必然是回燕山府面见金国狼主去了,攻打宋都失利,于公于私完颜斜也都要给金国狼主一个交代,可一旦完颜斜也从燕山府返回,那就是金国第二次宋国攻势的开始,对金国的战略走势,李延庆明若观火。

    李延庆点点头,这些都是他随口问一问,他今天来枢密院是有正事,他双拳紧握,放在桌上,身体略略前倾问道:“黄河南岸的防御方案有结论了吗?”

    这是李延庆目前最关心之事,眼看黄河解冻在即,如果能及时在黄河南岸部署强有力的防御,那么金兵就基本上过不了黄河。

    高深脸色露出一丝尴尬之色,李延庆立刻看出来了,连忙问道:“难道有阻力?”

    高深点点头,“阻力非常大,主要是财力消耗太大,完成这项部署,至少要三四千万两银子,打造投石机和火砲以及震天雷也需要很长的时间,还有工事修筑、民夫征用,牵涉面太多,知政堂和朝廷的反对声音都很大,官家也不太赞成,只有在招募新兵一事上知政堂达成了共识。”

    李延庆也不指望朝廷能立刻批准自己的方案,他只是希望赵桓和朝廷能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就算不主动进攻金兵,但必要的防御还是应该有。

    历史上,李纲就是因为这件事被贬黜,赵桓和朝廷心怀侥幸,不肯在黄河南岸的防御上耗费财力,李纲极力坚持,最终触怒了赵桓和文官集团,没想到,朝廷还是那么短视,李延庆脸上露出了极度失望的神情。

    高深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已经尽心尽力了,奈何金兵撤离京城的谈判太顺利,官家和知政堂对金兵北撤同样抱有极大的希望,你现在提出沿岸防御,就有点不合时宜了。”

    李延庆无奈,只得长长叹了口气,“那招募军队呢?怎么决定的?”

    这是赵桓唯一采纳的方案,虽然和李延庆的计划相差甚远,但总算聊胜于无,现在宋军在京城只有十三万军队,就算自己不提出募兵方案,赵桓也会主动招募军队。

    “方案已经定了,由兵部全权负责,从开封府、应天府、颍昌府、郑州、蔡州、陈州、颍州、汝州等三府五州共招募二十万新军,董平和姚平仲出任左右新军统帅,各自负责训练十万大军。”

    “那就是没有我的事了?”李延庆冷笑一声道。

    高深缓缓点头,“不仅没有你的事,也没有我的事,顺便说一句,我已被任命为梓州路和成都府转运使,三天后离京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