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六十章 船只之重
    “你确定那人已经死了吗?”赵桓目光森然地盯着下面跪着一名侍卫首领。

    此时他的目光里充满了阴狠毒辣,完全没有了一个帝王应有的慈善和宽宏,他逆鳞就是自己的皇位,他甚至可以暂时容忍功高震主的李延庆,但在涉及自己的皇位问题上,眼里却揉不得半点砂子。

    眼前的侍卫首领叫做韦平,京兆人,已经跟随赵桓整整十年,是他最信任的心腹之一,赵桓登基后,便秘密成立了一个宫监局,便由这个韦平负责,由于人手暂时不足,目前他们的任务主要是秘密监视已经在外开府的九个皇子。

    父皇派来的许侍卫第一天和康王赵构接触后,便被韦平的手下盯住了,只是他们没有打草惊蛇,一直在暗中跟踪许侍卫。

    今天躲在军衙对面房顶上的探子就是负责跟踪许侍卫的人,只是他们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李延庆的亲卫发现了。

    韦平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小声道:“尸体已经找到,卑职亲自确认过,就是暗中接触郓王之人,他叫许恙,是太上皇身边的侍卫。”

    赵桓心中有点乱,父皇居然找到了李延庆,当然,找到李延庆是必然的,父亲不找他才是怪事,但李延庆为什么要杀死父皇的侍卫?就算他不想答应父皇,也不至于要得罪父皇,婉拒就可以了,赵桓只感到一头雾水,想不通里面的套路。

    这也是赵桓的薄弱之处,无论情商和智商都很平庸,加上他优柔寡断,缺乏做大事的定力和魄力,只是因为嫡长子才立为太子,赵佶虽然花天酒地,沉溺于享受,但在选继承人上却很清醒,他早就发现赵桓的平庸,所以对他极不满意,一心想把社稷交给三子赵楷或者九子赵构,只是国家剧变才使赵佶临时退位逃走。

    赵桓的视野和智力有限,他想不到李延庆在杀死信使后,还可以自己再派信使南下,相比李延庆的表态,太上皇赵佶是绝不会在意一个侍卫的死活。

    偏偏这种隐秘的事情,赵桓也不想让其他大臣知道,半响,他问道:“李延庆的手下发现你们了?”

    “绝不可能!”

    韦平肯定地说道:“如果是情报司斥候,或许会发现,但军衙内只是普通情报,我们都是在远处监视,他不可能发现我们,也没有丝毫发现我们后的表现。”

    韦平说的是实话,一般监视被发现后,对方很快就会来破坏,要么抓人,要么就把人迫走,总之,不会容忍他们再继续监视,但军衙那边什么反应都没有,那肯定是没有发现他们。

    常理这样判断是完全正确,只是韦平没想到他的对手是个近乎妖孽的人物。

    赵桓更加糊涂了,“李延庆为什么要杀死这个姓许的侍卫?”他自言自语,着实想不通。

    韦平想了想,小声解释道:“卑职觉得应该是李延庆不想和江宁府那边合作,但又不愿意得罪对方,索性杀人灭口,不承认见过这个人。”

    赵桓点点头,这个说法他能接受,也合情合理,应该就是真相了,李延庆最终还是选择拒绝了江宁府,这一刻,赵桓心中刚刚升起的对李延庆的杀机消失了,到目前为止,赵桓对李延庆的不满也只是打算剥夺他的军权,并没有想到杀他,毕竟李延庆在自己登基一事上也有拥立之功,及时阻止了童贯的宫廷政变。

    但如果涉及到皇位,李延庆如果是支持父皇抢夺自己的皇位,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无论如何,赵桓也非除掉李延庆不可,触犯到了赵桓的逆鳞,就算是亲兄弟他也不会容忍。

    这就是郓王和康王待遇不同的原因,郓王暗中私通父皇,已经被赵桓彻底软禁,而康王及时交出父亲的密旨,也算是撇清了态度,所以赵桓才会放他去京兆,让他彻底置身事外。

    沉思片刻,赵桓又对韦平道:“康王那边朕虽然放他去京兆,但并不是说就可以对他掉以轻心,你还是要派人去严密监视,尤其要监视他和京兆军方的关系。”

    “卑职遵令!”韦平行一礼,便悄然下去了。

    赵桓负手走到窗前,望着窗外自言自语,“父皇,皇位只有一个,请恕儿臣不孝。”

    ..........

    此时已经是二月初,黄河的坚冰终于开始融化了,河上坚冰逐渐破裂,不能再从河面上行走,但黄河上的浮冰也太多,行船也不方便,同时也不安全,至少要到二月底,才能在河面上行驶大船。

    这天上午,黎阳县来了一支千余女真骑兵组成的队伍,他们护卫之人,正是金国南征都元帅完颜斜也。

    完颜斜也刚从燕山府回来,狼主对他没有能攻下宋京明显不满,虽然也表达了对他攻城所作出努力的认可,但政治就是这么现实,尤其是一国之君,他只看结果,如果没有达成目标,就算做出再多努力也没有半点意义。

    完颜斜也目光有些阴郁,话也很少了,自从回来后,他脸上就没有出现过一丝笑容,跟在他身后的大将们都有点忐忑不安,每个人都感到了一丝无形的压力。

    今天完颜斜也来黎阳并不是视察仓城,仓城已被一把大火烧毁,还阵亡了八千余人,但这个结果却被完颜斜也隐瞒住了,他在战报中将阵亡八千余人改成了伤亡八千余人,性质就不同了。

    黎阳县除了仓城外,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那就是黄河渡口,这里是黄河上最重要的渡口,一半以上的黄河船只都集中在这里。

    完颜斜也立马在黄河岸边凝望着已经开裂的冰层,又看了看远处码头上还困在冰层中的数百艘船只,回头问:“现在黄河南岸还有多少船只?”

    黄河结冰后,船只都被冻在冰层中,有的在北岸,有的在南岸,金兵虽然极为看重这些船只,但也没有办法,这次完颜斜也来黄河视察,就是为了这些船只而来。

    负责镇守黄河北岸的大将是副元帅完颜阇母,这次金兵南下伐宋,除了都元帅完颜斜也外,还是四个副元帅,完颜宗望、完颜宗翰、完颜娄室和完颜阇母,完颜阇母排在最后,军中地位也比较低。

    不过他在家族地位中却不低,他是完颜阿骨打的十一弟,是宗望和宗翰两人的叔父,同时也是完颜斜也的之弟。

    完颜阇母连忙道:“启禀都元帅,黄河南岸的船只已不足百艘。”

    “为什么?”

    完颜斜也大吃一惊,他退兵北上时还特地派人清点过,从郑州到郓州这一线的大船至少有三千艘,怎么现在已不足百艘了?黄河还没有完全解冻,这些船只应该无法移动才对,为什么会锐减?

    他目光凌厉地向完颜阇母望去,让他给自己一个说法。

    完颜阇母苦笑一声,“半个月前,李延庆派出一支小队,将冻在黄河南岸的船只都一把火烧掉,我们得到消息时已经晚了。”

    “又是那个该死的李延庆!”

    完颜斜也狠狠一拳砸在马鞍上,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异常果断狠辣,是极难对付的角色,连狼主也认为,要想拿下大宋都城,必须要把李延庆干掉,就算干不掉也要彻底剥夺他的军权,他必须利用这次谈判向宋朝施压。

    “那北岸还有多少船只?”

    “卑职专门统计过,三百石以上的船只有一千二百六十艘,军方已经全部征用。”

    完颜斜也稍稍松了口气,还好,北岸的船只也有不少,否则自己真的难向狼主交代了。

    他随即对完颜阇母道:“不要等浮冰完全消失,只要船只能动,就立刻将所有船只聚拢到黎阳县这边来,再征集二十万民夫修建水寨,我再给你五万军队,要严防李延庆派军偷袭船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