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三个要求
    由于完颜斜也最近一个多月不在大名府,第二轮和谈也并不太顺利,第二轮和谈主要是涉及金兵退出河北和河东,这是在第一次撤军协议的条款中注明的,双方同意以和谈方式解决河北和河东问题。

    但完颜宗望开出的价码着实让宋朝使者难以接受,金国要五百万两、银五千万两、绢彩各一千万匹,割让太原、真定和河间三镇之地,另外,每年的岁币涨到白银五百万两,绢五百万匹。

    但完颜宗望话中有所松动,等都元帅返回后,条件或许可以放缓。

    大名府城南官驿改名为贵宾馆,目前大宋谈判使者一行三十余人就住在这里,周围有千余名金兵站岗放哨,名义上是保护他们安全,实际上就是把他们软禁在这里,不准他们出门一步。

    张邦昌也很配合,进驻后便下令不准任何人外出,当然,这里面也有他们的苦衷,这里可是大名府啊!他们出去遇到宋民该怎么交代?

    这天上午,金国的谈判副使萧仲恭来到了贵宾馆,张邦昌闻讯亲自迎到了大门处,萧仲恭是辽国贵族,对宋朝使者颇为客气,而且修养极好,温文尔雅,当然远不是完颜宗望那种粗野的汉子能比,宋朝使者喜欢他也就是在情理之中了,人与群分,物与类聚嘛!

    “这些天让张相国憋闷了,真的很抱歉!”萧仲恭走进大门便笑眯眯道。

    “哪里!哪里!贵宾条件很好,我们这些天都养胖了。”

    张邦昌拉着萧仲恭又小声问道:“不知完颜都元帅回来了吗?”

    萧仲恭点点头,“昨天晚上都元帅回来了,所以我今天来见张相国,有些消息需要交流一下。”

    张邦昌顿时大喜,“快快请到中堂叙话!”

    萧仲恭被请到中堂,双方分宾主落座,除了张邦昌外,副使耿南仲也赶来中堂,耿南仲长期担任东宫官员,和当时的太子赵桓关系十分密切,赵桓登基后,耿南仲也被破格提拔为签枢密院事,从四品官猛升为从二品高官,升官速度之快甚至超过了李延庆。

    萧仲恭喝了口热茶,又低低叹了口气,这声叹息将张邦昌和耿南仲的心都悬了起来,难道又有什么不利于谈判之事吗?

    “不瞒二人,我家都元帅的心情很糟糕,这次他返回燕山府,被天子狠狠斥责,倒不是因为没有攻下汴梁,而是伤亡太惨重,前后已经超过六万多人伤亡,狼主极度不满啊!”

    张邦昌和耿南仲对望一眼,这让他们无言以对。

    “那该怎么办?”张邦昌小心翼翼问道。

    “很简单,都元帅希望贵国拿出诚意来,有了诚意,我们就可以继续谈下去,若没有诚意,谈判很难进行。”

    “不知都元帅所说的诚意是指什么?”

    “诚意有三,一是贵国停止一切庆祝;二是不准封赏任何杀金功臣;三是将李延庆和他的军队调离汴梁。”

    “这......”

    张邦昌有点犹豫,旁边耿南仲则轻轻踢了张邦昌一脚,张邦昌连忙道:“我马上就发鸽信向朝廷请示。”

    萧仲恭摆摆手,“你们听我把话说完,停止庆祝是一种态度问题,如果双方没有谈判,你们该怎么庆祝谁也管不着,既然贵国想和我们解决后续问题,那贵国最起码应该尊重我们,不能把军队的欢庆建立在金兵的哀痛之上,至于李延庆,他是老狼主驾崩的罪魁祸首,他是我们心头的一根毒刺,他的存在让我们无法容忍,之前我们曾提出把李延庆交给金国处置,现在想想也不现实,所以我们退一步,把李延庆和他的军队调离京城,或者让他出任文官,贵国的名将很多,你们用谁都可以,为什么偏偏要重用李延庆来羞辱我们,既然要谈判,你们就要拿出诚意来。”

    耿南仲连忙问道:“如果我们满足了贵国的要求,那贵国能否在和谈上适当让步?”

    萧仲恭微微一笑,“投桃以报李,都元帅说,如果贵方满足了我们要求的三点诚意,那我们可以先谈太原府,他可以做主,让贵国以一百万两银子的价格赎回太原。”

    张邦昌顿时大喜,“此话可当真?”

    萧仲恭点点头,“可以签署一份协议,白纸黑字,我们绝不会抵赖。”

    张邦昌和耿南仲商议片刻,张邦昌便对萧仲恭道:“原则上我们可以答应贵方的三点要求,我今天就发鹰信向朝廷报告,我们会尽快给一个明确的答复。”

    萧仲恭又道:“说到鹰信,我家都元帅还有一个正常的要求,我们会在汴梁长驻一名特使,为了方便通信,希望贵国能开放京城的鸽信和鹰信,双方的战争已经结束,我想这个要求应该不过份吧!”

    “没有问题,这个要求我现在就可以答应。”张邦昌连忙点头答应。

    萧仲恭欣然笑道:“我们特使今天就出发,你们也可以派人一起去汴梁,回头我会把正式协议送来,上面有我家都元帅的大印,你们可以带回汴梁作为依据。”

    “那我们就等萧侍郎的协议了!”

    萧仲恭随即告辞离去,张邦昌和耿南仲将他送出大门,两人又回到内堂坐下,耿南仲对张邦昌道:“之前金国明确要求割让太原,现在他们又愿意把太原还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们一定要抓住,要不然我回京一趟,我负责说服官家,争取把太原早日要回来。”

    张邦昌沉思片刻道:“你说得对,这确实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不可错过了。”

    .........

    当天晚些时候,宋朝拿到了有完颜斜也签字押印的正式协议文本,耿南仲带着主簿秦桧随即和金国特使吴孝民一起前往东京汴梁,吴孝民是辽国汉人,投降金国甚早,目前在金营内担任文书官一职。

    此时黄河冰面已经有部分融化,乘坐五百石以下的船只勉强可以抵达对岸。

    黄河南岸目前也有了驻军,由由姚平仲的手下部将张曲率两万人部署在开封府的黄河南岸,张曲立刻派一支五百人的军队护送耿南仲和吴孝民前往京城

    紫微宫御书房内,赵桓怔怔地望着桌上的两份文书发呆,两份文书,一份是中级以上将领的表彰封赏方案,而另一封则是金国提出的赎买太原的条件,当然,正式文本还在路上,这是从张邦昌鹰信上抄誉的文本,张邦昌一连发了三份鹰信,将谈判事宜说得很详尽。

    御书房内还有五名相国以及大学士唐恪,传阅完张邦昌的报告,众人都一时沉默了,这时,白时中轻轻咳嗽一声,打破了御书房中的沉默,他嘶哑着声音对赵桓道:“陛下,我觉得金国是对人不对事,他确实憎恨李延庆,之前他们要求交出李延庆就可见一斑,现在既然他们让一步,只要求调走或者撤销军职,我们可以抓住这次机会,其实正如张相国所言,我大宋又不止李延庆一个大将,将他调走,守城主将可以换人嘛!董将军和姚将军都可以,甚至可以让知政堂相国出任主将,为了一个臣子的面子而放弃太原,太不智了。”

    旁边何栗出列道:“陛下,微臣建议先解决大将封赏的问题,建议陛下和李延庆、董平等人再谈一谈,争取他们的理解,毕竟收回太原更重要。”

    赵桓沉思良久,把封赏方案放到一边,“这样吧!一个时辰后在偏殿召开知政堂议事,通知李延庆、董平和姚平仲三人一起参加。”

    众人都退了下去,赵桓却把吴敏留下,“吴爱卿,这件事不好办啊!”赵桓叹了口气道。

    赵桓在众人的反复游说下,已经不太想封赏李延庆的手下,这次金国的协议正好是个理由,但问题是,取消封赏李延庆手下,董平和姚平仲也势必将一同取消,得罪了李延庆不怕,就怕得罪了另外两人,失去整个军方的支持,这才是赵桓所担心的。

    “陛下,微臣觉得金国的重点还是在李延庆身上,只要把李延庆的事情处理好了,将领的封赏再低调变通一下,我想金国应该也能接受。”

    赵桓现在对李延庆很犹豫,如果说功劳震主,威望超过自己,这个只是情绪上的问题,若李延庆低调一点,自己未必不能忍一忍。

    但自从父皇派人找了李延庆后,赵桓忽然意识到李延庆在争位这件事上的重要性,李延庆虽然杀死了父皇的使者,算是一种站队,但这站队还是让赵桓不满意,毕竟李延庆没有直接回绝父皇的招揽,只能算是对自己表态,在父皇那边还是打了圆滑,并没有表明立场。

    相比之下,董平和姚平仲却态度明确,公开拒绝了父皇的拉拢,这让赵桓心中很不舒服。

    现在除了立场不明确外,李延庆似乎又被金国盯上了,金国明确要求撤销他的军权,两面夹击,赵桓已经下定决心,要动一动李延庆了,只是该怎么动,还有待商榷。

    吴敏还想再劝,赵桓却摆了摆手,“李延庆之事稍候再说,先把封赏之事解决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