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廷议之怒
    半个时辰后,紫微殿偏殿内便已济济一堂,不仅目前在京的知政堂五相都已到位,还包括李延庆、董平和姚平仲三个军方都统,另外还有赵桓最看重的大学士唐恪,以及刚刚赶到京城的耿南仲。

    金国特使吴孝民送去了鸿胪寺贵宾馆休息,而耿南仲连一口水也顾不得喝便赶来见天子赵桓,他便被直接带到了紫微殿偏殿。

    众人坐在各自的位子上,大殿里充满着一种压抑的沉默,还有一种愤怒的气息,这种愤怒气息是从左边三名将领身上散发出来,就在刚才,李延庆三人已经听白时中介绍了金国的要求之一,禁止对抗金将士进行封赏,他们没有当场翻脸,但是愤怒之情却溢于言表,尽管三人关系一般,但涉及到共同的核心利益时,三人立刻拧成一股绳。

    这时,李延庆缓缓道:“陛下可容微臣一言?”

    丑媳妇终归要见公婆,尽管赵桓很不希望李延庆开口,但他还是得面对现实,他自诩能说服董平和姚平仲,却对李延庆没有一点把握,李延庆若不表态,那今天的朝会就没有任何意义。

    “李爱卿请说!”

    “陛下,古人有千金买骨是谓义,商鞅变法又以百金移一木,是为信,正是有信有义,才有千里马辈出,才有秦国的强盛,最终统一天下,观之今天,京城有难,千千万万将士慷慨赴义,不惜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最终保住了京城,保住了朝廷,保住了大宋社稷,他们所做的这些,难道陛下真的要视而不见吗?如果真的伤透了将士的心,金兵第二次杀来时,谁还肯再替陛下出头卖命?”

    偏殿内一片寂静,李延庆的话字字诛心,直斥赵桓和朝廷无情无义,使众人十分难堪,就连本想支持李延庆的董平和姚平仲都不敢吭声了。

    这时,白时中呵呵一笑,起身道:“李都统的话太过于偏颇,朝廷有难,大家出力是做臣子的本份,金兵北撤,是知政堂和谈立下的大功,我们就从未想过问陛下要什么封赏......”

    “给我闭嘴!”

    李延庆怒视白时中,“不要用你们的妥协投降来玷污我的将士!”

    这句话顿时让偏殿内一片哗然,白时中气得胸膛都要炸开了,恶狠狠地盯着李延庆,如果说之前他恨李延庆很大程度是为了讨好赵桓而演戏,但现在,他就恨不得用眼光将李延庆千刀万剐。

    “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白时中颤抖着手指着李延庆大吼道。

    “李延庆上前一步,目光凌厉地盯着白时中,“金兵是因为你们的和谈才撤退?简直天大的笑话,金兵北撤时已经没有一架巢车,没有一架投石机,攻城梯被摧毁了九成,他们根本已经无力攻城,我们将士偷袭黎阳仓,烧毁金军的百万担草料,金国的战马已经支撑不了十天,这才是他们北撤的原因,和你们的所谓和谈没有半点关系!”

    李延庆眼睛里燃烧着怒火,朝廷文官集团的妥协退让和刁难敌视终于使他忍无可忍,这帮软骨头的文官从内心深处鄙视军功,他们可以看不起军人,但绝不能践踏军人的尊严。

    李延庆俨如狮子般的愤怒又仿佛一盆冷水,一下子浇灭了白时中的怒气,他心中忽然畏惧起来,他害怕今天晚上自己被一支冷箭射杀,他眼中闪过一丝胆怯,眼巴巴地向赵桓望去。

    此时,赵桓的脸色也极为难看,不过他也看出李延庆的怒火爆发了,这个时候自己若不妥协,和金国的谈判恐怕就会僵持住了。

    赵桓克制住了内心的强烈不满,对孙傅使了个眼色,孙傅也曾是赵桓的老师,对他十分了解,孙傅便站起身笑呵呵打圆场道:“李都统为部下争取利益的心情可以理解,不过请先息怒,有什么异议大家可以商量,白相公也先请坐下,听我说几句。”

    “好吧!既然我的话李都统不理解,那就请孙相公来说。”白时中找了一个台阶,坐了下来。

    李延庆也克制住了内心的愤怒,回自己位子坐下,眼睛却眯成一条缝,脸上再也看不到他的内心世界。

    孙傅见两人平静下来,便走出来语重心长道:“我们并不想委屈自己的将士,只是河东和河北还在对付的铁蹄之下,我们不得不暂时隐忍,如果一句话取消将领们的封赏,那就不会有今天的知政堂议事了,我们是想寻找一个折中的方案,既满足了金人的无理要求,也保证了将士们的利益。”

    这番话说到了赵桓的心坎上,赵桓连连点头,问道:“不知孙相公有什么好的方案?”

    “微臣考虑,可以把封和赏分开,先赏后封,之前我们不是已经拨出了十万顷上田,我们可以再增拨五万顷,专门用来奖励中层以上将领,这实际上还是之前的赏赐,并没有违反金国的条件,赏解决了,我们再说封,我建议知政堂可以先准草拟一个详细的方案,但暂时不要实施,等谈判完全结束以后再颁布施行,最多等一年,不知三位都统是否能接受?”

    孙傅目光期待望着李延庆三人。

    这时,姚平仲低声问李延庆道:“李都统,你觉得呢?”

    李延庆摇了摇头,“士可杀不可辱,为了满足金人的无礼要求而把将士们应得的利益无限期推延,这和杀了强盗反被强盗羞辱有什么区别,会寒了将士们的心。”

    旁边董平也小声道:“我也觉得不妥,拖延一年,最后还是会不了了之,这种事情朝廷干了不止一次。”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耿南仲却站起身道:“陛下,孙相公的方案恐怕不行!”

    一语惊四座,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耿南仲望去,赵桓眉头一皱,“为什么不行?”

    耿南仲上前行一礼,“陛下,金国所提的三个条件都有很明确的细节描述,我们今天讨论的是第二个,细节描述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不仅是中级将领的封官赐爵,普通士兵的赏赐也包括在内,也就是说,之前朝廷已经颁布的士兵赏赐方案也必须取消作废,这个问题我在路上和金国特使探讨过,他说得很明确,必须包括之前颁布的土地赏赐方案。”

    偏殿内顿时沉默了,孙傅也张了张嘴,说不下去了,金人的条件滴水不漏,他们根本就没有空子可钻。

    这时,李延庆冷笑一声道:“金人居然还提了三个条件,不知另外两个条件是什么?”

    “这.......”耿南仲满脸难色,第三个条件让他怎么开口。

    李延庆注视着耿南仲闪烁的目光,淡淡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其中一个条件应该和我有关,对不对?”

    “好了!朕有点疲惫了,以后再议,散朝!”

    赵桓阴沉着脸,神情沮丧,原本想到打擦边球的办法,也被耿南仲彻底否决了,一时间,他的心情坏到了极点。

    他站起身,一甩袖子,就从侧门扬长而去。

    姚平仲摇摇头,“真是荒唐,明明是我们胜利了,最后却要看金人的脸色。”

    他长长叹口气,转身走了。

    董平却低声问李延庆,“李都统觉得朝廷能以和谈的方式拿回河东路和河北路吗?”

    李延庆却冷冷道:“董将军还没有看出来,现在金人所做的一切,不都是在为第二次攻打东京做准备吗?”

    董平愕然,李延庆拍拍他肩膀,“抓紧时间去募兵吧!我们的个人荣辱不足为虑,只有实实在在的备战才是真正的应对之策。”

    董平点点头,“我今天就去蔡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