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七十四章 突袭永城
    策划这次袭击赵佶的始作俑者正是完颜斜也的幕僚梁方平,这个方案十分大胆,而且一旦成功,会产生奇效,为了这个方案,完颜斜也专门返回燕山府向金国狼主完颜晟汇报,完颜晟最终批准了这个方案。

    完颜斜也返回大名府,又继续完善了这个方案,最终决定利用宋朝内斗的机会,用支持赵佶复位为诱饵,诱引赵佶返回东京,他们在半路上实施突袭。

    温文尔雅的萧仲恭不辱使命,成功地骗取了赵佶的信任,又重金收买蔡攸,最终使赵佶同意与金国合作,在四月中旬在东京汴梁进行政变。

    突袭赵佶的两万骑兵是由完颜宗望率领,他们是从小王庄秘密渡过黄河,全歼了那里的三百驻军,只是后来点火为号时烧毁了三百士兵驻扎的军营,却无意中引发了藏在军营中的三颗震天雷,惊动了种师中。

    完颜宗望率领两万骑兵一路疾奔,终于在第二天晚上赶到了汴河,正好遇到在永城县过夜的太上皇赵佶。

    赵佶是住在永城县一户巨富人家,一更时分,他和两名妃子相拥而眠,睡得正香甜,一阵剧烈的敲门声顿时将赵佶从梦中惊醒。

    “什么事情?”

    他极为恼火地吼了一声,他作皇帝几十年,还从未遇到半夜敲门这种情况,惊扰了他的睡眠。

    只片刻,一名宦官连滚带爬奔外间,万分惊恐道:“陛下,大事不好,金兵杀来了!”

    赵佶吓得大叫一声,翻滚下床,两名妃子也吓得尖叫,四下寻找自己的衣裙。

    赵佶顾不得两名妃子,光着脚跑到门口,颤抖着声音问道:“金兵.....金兵到哪里了?”

    “金兵已杀到西面十里外,高太尉率军迎战去了,陛下赶快走!”

    这时,两名妃子已经穿上衣裙,拿着赵佶的官服跑过来,几名宦官也进来,七手八脚替赵佶穿上了衣服,两名贴身侍卫几乎是一左一右架着赵佶向门外奔去,大门口已经准备了几匹战马。

    赵佶刚出大门,蔡攸奔来禀报,“陛下,高太尉的军队已经全军溃败,金兵已经杀到汴河西岸了。”

    赵佶被惊得魂飞魄散,他被侍卫扶上战马,催马便没命地向北城奔去,两名妃子目瞪口呆地望太上皇一行人奔远,根本就没有人管她们,她们居然被太上皇抛弃了,两人又慌又怕,只好跑回宅子向房主乞求避难。

    赵佶此时莫说是两个新妃子,就算是亲生子女他顾不上了,他和蔡攸奔出北城,正好遇到范琼率五千军队赶来,接到了赵佶。

    “陛下,南面也有金兵,微臣建议去应天府避难!”

    应天府府治宋城县是距离永城县最近的一座城池,相距大约一百五十里左右,那里的城墙高大坚固,城内还有几千厢军,是最理想的避难之地。

    赵佶早已吓得没有了主意,连声道:“那就去应天府!”

    范琼率五千士兵护卫着赵佶,趁着黑夜向北方应天府宋城县方向奔去。

    ......

    天渐渐亮了,汴河西岸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三万天龙禁军几乎被两万凶悍的女真骑兵屠戮殆尽,这里面包括战场上被杀的八千人以及投降后被屠杀的两万余人,主将高俅父子也死在乱军之中,高俅的人头被悬挂在完颜宗望的马颈下。

    金兵将禁军士兵的随身财物洗劫一空,又将上万具尸体扔进汴河,搭成了一座‘尸桥’,两万金兵踏过尸桥,又风驰电掣般向北面追去。

    完颜宗望已得知赵佶已被士兵护卫北上,估计是逃去应天府,宋城城池高大坚固,自己没有带任何攻城武器,根本无法攻城,他心中也焦急起来,顾不得洗劫县城,立刻挥师北上,躲在城内的数千江南厢军竟侥幸地躲过了金兵屠杀,待金兵北去,数千被吓得魂不附体的士兵纷纷逃出城,没命地向南方逃去。

    永城县的数万居民也被城外的屠杀惨象吓坏了,他们害怕金兵再度杀回,开始收拾细软,扶老携幼逃离县城,开始大规模向南逃难,赵佶的两名新妃子也躲在一辆牛车中逃回江宁府娘家,她们同时也将太上皇出事的消息带回了江南。

    奔逃了一夜,士兵们都已精疲力尽,赵佶也累得快晕厥过去,中午时分,他们抵达一座小镇,小镇叫做会亭镇,只有三四十户人家,已经进入应天府境内,不过距离宋城县还有七十里。

    跟随赵佶北逃的这支军队并不是禁军,而是江宁府的厢军,他们对天龙禁军的高待遇本来就心怀不满,这个时候,范琼也懒得管他们,随便他们自己去解决早饭,士兵们早已饥饿难耐,一进镇子便开始挨家挨户抢掠食物,镇子里顿时鸡飞狗跳,叫骂声、哭喊声响起一片,赵佶对士兵们的抢掠也视而不见,他还指望这支军队保护他宋城县,没必要得罪他们。

    赵佶坐在镇中心的一家酒馆里休息,身边只剩下一名宦官和五名侍卫,还有就是蔡攸以及蔡攸的两名心腹家丁。

    这时,范琼送来两盘粗面饼,“陛下,只找到这点食物,先垫垫肚子吧!”

    赵佶叹了口气,只好拾起一只干面饼,一边啃一边喝水,面饼十分干涩,难以下咽,赵佶一回头,见蔡攸坐在一旁,便勉强笑道:“蔡爱卿也来吃一点吧!”

    蔡攸警惕地看了一眼范琼,摆摆手笑道:“陛下,微臣先休息一下,等会儿再吃。”

    “陛下,微臣去打听一下消息。”

    范琼转身便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却迅速盯了一眼两名家丁身边的几口木箱,转身走了。

    范琼是童贯的部将,曾跟随童贯与梁山军作战,后来又跟随童贯南下江南,镇压方腊造反,战争结束后被童贯推荐为江宁府兵马使,执掌江宁府的三千厢军,赵佶抵达江宁府后,他得到重用,被封为左卫将军、江南东路厢军都指挥使,统帅一万厢军。

    范琼走进一间茶馆坐下,便命人将两名手下将领叫来。

    三人坐在小桌前,范琼阴阴笑道:“给你们透露一个消息,那个蔡攸逃命也要带上三口箱子,你们说里面会是什么?”

    两名手下眼睛一亮,“当然是金银珠宝!”

    “应该是黄金,他的两个家丁卸下箱子时,我听见有金属撞击的声音,这个发财机会咱们可不能放过。”

    一名将领犹豫一下,“杀蔡攸无所谓,但太上皇怎么办?”

    范琼重重拍了拍他肩膀,“离宋城县还有七十里,你还真以为弟兄们的两条腿跑得过金人骑兵的四条腿?”

    “将军的意思是.....投降?”

    范琼叹口气道:“我想了一夜,这次要么就死在金兵刀下,要么咱们就能升官发财。”

    “把太上皇绑了献给金兵?”

    范琼眯起了眼睛,缓缓道:“蔡攸的金子咱们三人平分,把赵佶献给金人,咱们一起升官发财,干还是不干?”

    “干了!”两名手下重重一拳砸在桌上。

    .........

    赵佶有点心神不宁,回头对一名侍卫道:“你去告诉范将军,恐怕金兵会追来了,我们得赶紧走!”

    “陛下,我们马上就走。”

    大门外涌进来一百多人,为首之人正是范琼,赵佶吃一惊,连忙站起身,“范将军,你这是要做什么?”

    范琼向旁边一名将领使个眼色,将领立刻带着十几人向蔡攸走去,笑嘻嘻道:“蔡相公,我们来帮你搬箱子!”

    蔡攸慌忙摆手,“箱子不要你们搬,我们自己就可以。”

    他话音刚落,只觉胸前一阵剧痛,他低下头,只见一柄剑已经刺穿了自己的胸膛,蔡攸大骇,指着杀他的将领,“你....你.....”

    “你个狗屁!敬酒不吃吃罚酒,去死吧!”

    将领拔出剑,又狠狠一剑刺进蔡攸右胸,两剑皆中要害,蔡攸当即毙命,十几名士兵上前砍翻两名家丁,劈开一口箱子,‘哗啦!'滚出数十块金锭。

    “真是黄金!”将领惊喜喊道。

    赵佶眼睁睁看着蔡攸死在自己眼前,几乎要吓晕过去,这时,范琼一挥手,士兵一拥而上,将五名侍卫悉数杀死,只留下了浑身发抖的赵佶和一名老宦官。

    范琼大笑,高喊一声,“请陛下上牛车!”

    .........

    地动山摇,尘土遮天蔽日,完颜宗望率领两万骑兵风驰电掣般杀来,距离会亭镇还有三里,只见远处有人在挥动白旗,完颜宗望大喊一声,“放慢马速!”

    士兵敲响减速鼓,两万骑兵开始缓缓减速,骑兵的惯性又奔出了两里,两万骑兵才终于停住。

    这时,范琼赤着上身,上前跪下道:“宋将范琼,愿为金国效力!”

    完颜宗望用马鞭指着他厉声喝问:“赵佶在哪里?”

    范琼回头一指身后的牛车,“就在牛车内,末将将他献给大将军!

    完颜宗望回头看了一眼萧仲恭,萧仲恭立刻翻身下马,飞奔而去,他打开车门看了片刻,回头向完颜宗望竖起大拇指。

    完颜宗望顿时仰天大笑起来,憋屈了近半年,自己终于亲手抓住了宋朝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