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七十五章 书生误国
    完颜宗翰率领三万骑兵孤军深入,杀到了中牟县,精准地拦截住了从颍昌府北归的十万新军,与此同时,董平也率八万新军从蔡州北上,向中牟县方向疾速赶来,一场中原歼灭大战正迅速拉开了帷幕。

    知政阁议事堂上,白时中、吴敏、孙傅、李邦彦、何栗以及刚替代张邦昌为相国的唐恪。

    谈判破裂,宋朝使者全部被扣为人质,只有耿南仲一人被放回来送最后通牒,要求宋朝再支付五百万两白银为免战银,否则金国将彻底灭了宋朝。

    六名相国正在就这场会战的提案进行投票表决,这是由东京防御使孙傅发起的提案。

    金兵并没有像预料中的那样大举南下,而是只下来一支三万人的骑兵,这便激发了孙傅胸中的宏图壮志,他要将这支孤军深入三万金兵全歼于开封府内,激发大宋军民的抗金士气。

    “金兵骄横狂妄,孤军深入,犯下了兵家大忌,我得到的最新消息,黄河那边并没有金兵主力集结,到目前为止,开封府境内就只有这支三万人的金兵,而我们的兵力除了十八万新募之军外,还有七万守城军,这就是二十五万大军,我提议以二十万大军参加这次会战,将三万金兵全歼于中牟县,这将是次扭转局势的一场大战,也是我大宋彻底扬眉吐气的一场会战。”

    孙傅慷慨激昂,热血沸腾,很快便感染了所有的参会者,除了五名相国外,还有各部侍郎、枢密院高官等等共计十余人同堂议事。

    “请问孙相公,这次会战主将何人?”兵部侍郎李棁问道。

    “主将由我亲自担任,董平将军和姚平仲将军为左右副将。”

    “孙相公出城,那守城军怎么办?”这是枢密院同知郑望之在提问。

    “守城军就暂由防御副使何相国统领,有五万军队守城,可保城池无恙。”

    孙傅见白时中有话要问,便道:“白相公有什么疑问?”

    白时中缓缓道:“我只是想知道,官家是什么态度?”

    “这个决定由知政堂做出,在提案通过后,我和何相公会向官家禀报,请求官家批准。”

    这一次孙傅吸取了从前几次的教训,在决策前期不再让赵桓参与,而是由知政堂、六部以及枢密院共同商定,再报天子赵桓批准。

    白时中点点头,“这个方案我完全赞同,只考虑守城不是为兵之道,兵者当攻守兼备,攻则为主动,攻而不胜方为守势,象那种只知道一味防守,则是自卑其心,军心低迷,士气不振,纵有百万大军又如何?”

    白时中又忍不住狠狠讥讽李延庆一把,李延庆极力主张守城防御,坚决反对和金兵在平原对决,让很多官员都心怀不满,从前是兵力不如对方,守城不战还说得过去,现在宋军几乎是十倍于金兵,还要强调守城,这就让群臣对他的怯弱深感不齿了。

    所以孙傅的会战歼灭方案,得到了参会者的一致赞成,知政堂的五名相国全票通过了孙傅的提案。

    孙傅与何栗随即赶到了御书房,向赵恒提交了知政堂的决议。

    赵恒看完了决议,沉思片刻道:“有征求过李少保的意见吗?”

    提到李延庆,孙傅和何栗的脸色同时阴沉下来,孙傅当然去问过李延庆,李延庆只回给他四个字:‘纸上谈兵’,令孙傅大为恼火。

    孙傅和何栗对望一眼,何栗摇摇头道:“李少保对这个方案持保留意见。”

    “为什么?”赵桓眉头一皱,他对这个方案也很赞成,但为何李延庆不赞成?

    孙傅冷冷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李少保是礼部尚书,当然不好对知政堂的军事决定指手画脚,如果他出任防御使,微臣相信他会第一个主张出城拒兵。”

    何栗又道:“这不仅是知政堂的决定,保留六部和枢密院我们都征求了意见,大家都一致同意和金兵会战。”

    赵桓又看了一遍提案,他的满腔热血也被会战的决议点燃起来,他重重一拳砸在桌上,厉声道:“敌弱我强,此战可行,若不给金兵一点颜色,他们还真以为我大宋是待宰之肥羊?”

    赵桓提朱笔在决议批复了一个大大的‘准’字。

    “朕期待孙相公的好消息!’

    ..........

    李延庆此时却在宗泽的府上,宗泽受李纲案的连累也被贬黜为闲职,赋闲于家中,不过由于金国失信,谈判破裂,赵桓渐渐转为主战派,他又被赵桓启用,被封为京东两路都兵马使,接替种师中执掌京东两路的厢军。

    宗泽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李延庆特地赶来送他。

    “李少保真不看好这次会战?”宗泽沉声问道。

    李延庆摇摇头,“孙傅是典型的书生误国,不懂兵还自以为懂兵,他把金兵当做箭靶子了,以为金兵会蹲在那里等他调兵遣将去包围,殊不知这是金人诱兵之计,故意示弱,引宋军上钩。”

    宗泽也叹口气,“金兵可是三万骑兵啊!怎么可能真和宋军会战,他们高速机动,等宋军集结时,他们早已跳出了包围圈,不知所踪了。”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恐怕宗老将军还是小看金兵了。”

    宗泽一怔,“此话是何意?”

    “我认为这是金国精心策划的一场诛心之战,以最精锐的三万女真铁骑来彻底摧毁大宋抵抗的意志,我很了解完颜斜也,此人常用一句话,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这一战就是他这句话的具体体现了。”

    宗泽顿时有点急了,“李少保,不如我们联名上书官家,要求官家取消这次会战!”

    李延庆还是摇了摇头,“孙傅之所以把六部和枢密院都拉去参与知政堂议事,就是要得到最广泛的支持,事实上,他也实现了图谋,几乎没有人反对他的会战方案,而且官家也批准了,我们反对非但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使大宋少了两个收拾残局之人。

    我已想通了,凤凰浴火方能重生,大宋百年积弊,一定要将各种桎梏彻底打碎后才能重新站立,这是历史的必然轨迹,我们不必过于干涉,只要我们有一颗重建山河之心就足够了。”

    宗泽默默点头,他忽然抬头注视着李延庆道:“延庆,跟我一起去京东西路吧!留在京城,你会成为最终的替罪羊,若孙傅兵败,投降派必然会卷土重来,我担心你会被他们交给金人求和。”

    李延庆淡淡道:“这些我都想到了,我已经留了后手,绝不会让他们奸计得逞。”

    “就怕官家也同意他们混帐意见!”

    “我的后手不是一般的后手,就算官家答应他们也没有用。”

    宗泽隐隐猜到了李延庆的后手,但有也没有说破,便笑道:“既然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这时,大群百姓推着粮车匆匆从大门前走过,宗泽望着这些百姓,忍不住长长叹口气,“战争打到最后,可怜的都是百姓啊!”

    李延庆沉默片刻道:“我之所以决定留在京城并非为我自己,就是为了京城的七十万百姓,只要我李延庆在京城一日,就绝不会让他们沦为金人肆意屠宰的鱼肉。”

    宗泽重重拍了拍李延庆肩膀,“国破山河在,就像你说的,大宋还是需要我们这些愿意挺身而出收拾残局之人,你自己保重吧!”

    说完,宗泽走出大门,翻身上马,对十几名手下道:“我们走!”

    宗泽带着随从催马向东城门疾奔而去,李延庆默默地注视他远去,双手抱拳,向他的背影深深行了一礼。

    .........

    次日五更时分,孙傅便亲率两万军队出了西面的新郑门,浩浩荡荡杀向中牟县,而董平率领的八万大军也抵达了京城以南一百二十里外的咸平县,正加速向中牟县赶去。

    按照孙傅的方案,这次会战,将以中牟县西面的白仓镇为中心,金兵背后是汴河,不怕他们北上突围,姚平仲的军队负责西面和南面,自己和董平的军队负责东面以及南面一部分,这样三面夹击,在狭窄的范围内,金兵根本就施展不出骑兵的优势。

    孙傅有信心一战将三万金兵全歼。

    孙傅率领的两万军队是原来姚平仲的军队,最初是陈州、蔡州和开封府的厢军,在第一次东京围城战中,姚平仲被封为四壁巡检使,率领三万军队负责城内的治安和维持秩序,并没有参与守城战,守城战是李延庆的京兆军和董平的新北军负责。

    这次姚平仲率一万军队去颍昌府训练新兵,另外两万人由部将张曲率领留在城内,正好被孙傅带出来参与中牟会战。

    两万大军一路疾奔,中午时分,距离中牟县还三十里,大地忽然震动起来,只见远处天空已变成了黄黑色,俨如沙尘暴来临,士兵们放慢了脚步,惊恐地望着远方一条黑线向这边迅速翻滚而来。

    孙傅忽然明白了,“我的天啊!”他忍不住惊叫一声,回头大喊道:“准备迎战!迎战!”

    但没有士兵听他的命令,两万军队调头狂奔,部将张曲拉着孙傅的战马向北面的汴河方向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