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七十七章 留有后手
    夜色中,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在街头奔跑,潘楼街、大相国寺、州桥、东大街、西大街、三条甜水巷等等,所有内城街道都有士兵在挨家挨户搜查,尽管激起了城内百姓的极大愤怒,由于这次搜查是发生在夜间,并没有形成大规模的街头抗议。

    搜查逐渐从内城蔓延到外城,从三更时分开始,内城搜查完毕,内城门关闭,一万军队开始在外城搜查,外城却人口稀少,绝大部分都是空宅,军队更加迅速,仅仅一个时辰,便将外城搜查了一遍,但依旧一无所获。

    知政堂的目光终于盯住了新北军,从一开始,白时中便怀疑李延庆就藏身在新北军中,毕竟他的百余亲兵都曾在新北军中担任过军职,在新北军人脉极深,而新北军都统领董平被金兵击溃,弃官而走,新北军实际上就被徐宁和张清控制,就算相国何栗也未必能完全指挥这支军队。

    五更时分,白时中和李邦彦在数百名士兵的簇拥下骑马来到了新封丘门,何栗站在城头上冷冷地望着从远处过来的白时中一行。

    何栗原本是中间派,但在局势日益恶化的今天,他已经没有选择余地,要么坚定不移地抗金,要么就像白时中等人,为了妥协求和而不惜最大限度地出卖大宋的利益。

    何栗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士可杀不可辱,他宁可死在金兵刀下,也绝不会屈服于金兵,何况他们现在还有五万军队,还有坚城和强大的防御武器,为什么不能和金兵血战到底?

    当然,何栗也知道白时中前来所为何事?军队在京城内翻腾了一夜,估计没有找到李延庆的踪影,便把主意打到自己这里来了。

    “何相公,有事情要拜托了!”

    白时中没有出面,他和李延庆有私怨,不像被何栗抓住这个把柄,便安排由李邦彦出面交涉。

    李邦彦翻身下马,走上前高声道:“奉官家的旨意,来新北军内寻找一人。”

    何栗冷笑一声道:“真是官家的旨意吗?我怎么觉得是李相公假传圣旨!”

    李邦彦脸色一变,“何相公,这种话可不能乱说!”

    “官家的玉玺被知政堂掌握住了,是不是知政堂加个印玺就可以宣称是圣旨?”

    李邦彦一时哑口无言,这种假传圣旨之事骗骗其他人可以,但何栗却骗不了,他什么内情都知道,再拿圣旨说事就有点自欺欺人了。

    白时中暗骂一声,只得催马上前道:“何相公,二十万宋军被金兵全歼之事你也很清楚,我们根本就不是金兵对手,现在金兵二十万大军来袭,我们却只剩五万守军,怎么可能守得住京城,这是显而易见之事.......”

    不等白时中说完,何栗便冷冷打断他的话,“那之前怎么守住了?”

    “这......”

    白时中尴尬了一下,又继续道:“没有人愿意大宋灭国,我们只是希望以另一种方式保存大宋,只要我们表达出足够的诚意,谈判退兵不是不可能,请何相公理解我们保全大宋的苦心。”

    “既然如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道不同,不与之谋,白相国请便吧!”

    白时中一夜未睡,心中已经焦躁万分,偏偏何栗与他说话毫不留情,他心中怒火升腾,但又不得不克制住即将喷发的爆发,又对何栗道:“与金兵谈判,需要先交出一人,我们已经寻找了一夜,最后就剩下外城墙了,请何相公能否让我们上城查看?”

    “你们要找的人是李延庆吧!很抱歉,他不在外城墙上,你们就不用再看了。”

    “你——”

    白时中的怒火终于爆发了,怒喝一声,“何栗,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何栗一摆手,城上千余士兵刷地举起了弓箭,何栗冷冷道:“你再敢出言不逊,就别怪我不念同僚之谊了!”

    这时,李邦彦连忙道:“何相公这是何苦,你的妻儿也在城内,一旦金兵破城,你我为国尽忠罢了,但不能不考虑家人的安危,我们也只是尽力挽救大宋,如果二十万大军不灭,我们又何苦低声下气去自取其辱?”

    “你们要去和金国谈判,我不反对,但我说了,李延庆不在新北军内,你们不要费力找他。”

    “但城门已经搜遍,都不见李延庆踪影,只剩下新北军未搜。”

    何栗呵呵一笑,“这么大的京城,七八十万人口,你们一夜就能搜完?况且你能保证每个士兵都对你们忠心耿耿,你能保证他们不被李延庆用重金收买?还有昨天宗泽和李延庆在一起,李延庆有没有随同宗泽一起离去?还有皇宫,你们也搜过了?这么多漏洞摆在面前你们视而不见,却就只盯着新北军,我看你们是居心不良才对!”

    白时中和李邦彦无言以对,他们确实搜得太粗糙,找不到李延庆也正常,只是白时中就怀疑李延在新北军中,可现在他们却无计可施了。

    “怎么办?”

    白时中心中焦急万分,对方给出天亮为时限,现在五更已过,眼看要来不及了。

    “白相公,实在不行,就用备用之计。”李邦彦小心翼翼建议道。

    所谓备用之计,就是他们找到了一名长得颇像李延庆的男子,容貌有七八分相似,只是身材对不上,但他们可以宣称李延庆自尽,然后把人头交给金兵,说不定也能糊弄过去。

    白时中叹口了气,他心中也明白,如果李延庆真的有心藏起来,这么大的京城,还真的很难找到,只要李延庆随便化化妆,他们根本就无从查找了。

    “先回去再说!”

    白时中暗暗一咬牙,两人调转马头,向内城催马奔去........

    白时中其实猜得没错,李延庆此时就在新北军中,虽然他之前婉拒了赵桓让他为防御副使的暗示,但并不代表他真的对军权无动于衷,李延庆之所以同意京兆军暂驻洛阳,是因为他还留有后手,这个后手就是徐宁的军队。

    金枪将徐宁在十几年前就和周侗的交情十分深厚,李延庆等人初到京城后,徐宁又受周侗之托继续指点他们的武艺,和李延庆以及岳飞等人有半师之缘,更重要是徐宁出任新北军统制实际上就是李延庆的提名,李延庆将亲兵安插在新北军中也是在徐宁的军队里贯彻得最彻底。

    徐宁和董平的关系不和,董平被任命新北军主将后,几次想把徐宁换下去,都是被李延庆力保才没有得逞。

    尽管后来董平大力清理李延庆安插在新北军的心腹,但也只是清理了他和张清的部众,而在徐宁的部众中依旧保留了三十名李延庆的亲兵心腹,出任各营都头。

    李延庆站在南薰门城头,他已换了一身盔甲,头戴凤翅兜鍪,身穿顺水山纹甲,腰挎一柄长剑,他站在南城门,目光凝视着黑漆漆的城外。

    这时,徐宁走到他身边,沉声道:“都统似乎很担心?”

    李延庆轻轻点头,“震天雷只部署在东京、京兆和太原三城,黄河南岸也有少量部署,现在太原和黄河南岸失守,我怀疑金兵手中至少拥有千枚以上的震天雷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金兵就算有震天雷又何妨?”

    李延庆笑了起来,“你说得对,金兵有震天雷也只是增加我们守城的难度罢了,不用怕它!”

    徐沉默片刻,又低声道:“刚刚得到消息,白时中刚才去了新封丘门,想在新北军搜捕你,被何相公一口回绝了。”

    李延庆微微一笑,“他倒不傻,知道我会在新北军中。”

    “听了城内已被他们闹翻了天,我真不明白,就算他们把你交出去,金兵就不会攻城了?还以为可以收买金兵退兵,真是痴心妄想了。”

    李延庆脸上露出淡然的笑容,“在国家危难之时,有慷慨赴义的勇士,也有贪生怕死的卖国者,但更多的是不切实际、心抱幻想的妥协求和派,白时中他们要比郭药师、董才、梁方平等汉奸要好一点,但他们的危害性一点不比郭药师等人小,如果不是他们消极备战,一心妥协议和,宋军也不至于败得如此之惨。”

    徐宁叹了口气,又对李延庆道:“我估计官家现在已经幡然醒悟,不如我现在去找官家,要求官家把军权全部交给你,我觉得还是有守住城池的希望。”

    “你觉得官家真的已经醒悟?”李延庆看了他一眼。

    “不管怎么说,总要去试一试才知道,我虽然很尊重何相公,可说实话,他守城的指挥能力我真不看好。”

    李延庆点点头,“既然你觉得有希望,那就去试一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