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七十八章 临时部署
    就在徐宁刚离去,站在一旁的亲兵便上前禀报道:“王贵将军派人来了。”

    “速带上来!”李延庆连忙道。

    片刻,一名报信被带了上来,单膝跪下行礼,“参见都统!”

    “京兆军现在在哪里?”李延庆问道。

    “启禀都统,他们今天中午过了虎牢关,现在应该抵达管城县了。”

    李延庆眉头稍稍一皱,才抵达管城,京兆军最快也要明天晚上才能赶到汴梁,而这个时间点,极可能会遭遇到女真骑兵伏击,金兵主力应该是明天下午左右抵达了京城,而之前的三万精锐骑兵也是这个时候返回,京兆军这时候进京,风险极大。

    他负手踱步几圈,他现在需要做一个抉择,是让王贵冒险抢入京城,还是稍稍缓一缓,现在他当然希望三万京兆能够出现在自己眼前,可真遭遇三万女真骑兵,三万京兆军也逃不过全军覆灭的命运。

    沉思良久,李延庆回头对报信兵道:“你立刻回去告诉王将军,让他在外围寻找机会,不可强行入京!”

    “遵令!”

    李延庆又让亲兵拿几羽信鸽给报信兵,有了京城的信鸽,王贵就能随时和自己联系了。

    亲兵匆匆走了,李延庆这才回头问等候在一旁的张虎,“情况怎么样?”

    张虎奉命出去探查周围的情况,刚刚才赶回来,张虎叹了口气,摇摇头,“战场太惨烈了,陈尸遍野,基本上都是无头尸体,如果不及时处理,今年中原必然会爆发大瘟疫。”

    李延庆冷笑一声,金兵从来都是不管不顾,最好爆发瘟疫,他们也一样躲不过。

    “都统,从现在到天亮是最后逃离京城的机会。”张虎又小声补充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虎踌躇一下,小心翼翼道:“都统没有想过让天子撤离吗?”

    李延庆一时无言以对,他也曾经想过,如果赵桓只是普通亲王或者太子,或许自己会帮助他离去,但偏偏他已经登基,这半年的表现实在让人失望,反复无常,听信谗言,骨子里软弱无能,今天朝廷内忠直大臣被贬黜,奸佞小人占据高位,赵桓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样的昏君是大宋的不幸,也是千千万万无辜百姓的不幸,与其一路哭,还不如一家哭。

    想到这,李延庆淡淡道:“从他下旨全城搜捕我的那一刻起,他就丧失了最后的逃亡机会,这就是天意,逆天意而行,必遭天谴!”

    “卑职明白了!”

    李延庆瞥了他一眼又补充道:“天亮后你发鹰信去京兆,请康王立刻出发赶赴京城!”

    张虎行一礼匆匆走了。

    李延庆缓缓拔出剑,眯眼凝视着剑上的寒光,这是一场惊天豪赌,赌赢了,他将改变历史那悲惨的一幕,若赌输了,他李延庆也将交代在这里。

    ............

    不出李延庆所料,天亮后没有多久,徐宁便满脸怒气地回来了,一见到李延庆,徐宁便愤恨道:“真该听你的话不去,今天肺都要气炸了!”

    “又遇到那帮妥协派了?”

    李延庆微微笑道,他心里有数,如果只是赵桓拒绝,那徐宁最多满脸沮丧,可现在怒气冲冲回来,不用说,肯定是遇到了知政堂那帮人。

    徐宁恨声道:“我真不知道那帮人的头脑是怎么长的?吃了多少亏,还是相信金兵的所谓承诺,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和谈上。”

    徐宁又叹口气,“官家不肯见我,只让人带话给我,有什么事让我向知政堂汇报,这个时候,白时中和吴敏便赶来了,生怕我真的影响了官家,结果我一怒之下和他们大吵了一场。”

    “他们没有让你把我交出去?”李延庆又笑问道。

    “真有点奇怪,他们似乎已经不在乎你了,从我的话中很明显能猜到你的下落,但他们却根本没有提到把你交出来之类的话。”

    李延庆也觉得奇怪,他沉思片刻笑道:“或许是金人的条件变了,不需要再把我交出去。”

    徐宁点点头,“应该是这样,否则还真找不到理由。”

    其实两人都没有猜到真实原因,白时中等人因搜查不到李延庆,眼看最后时限已到,便不得不实施了备用方案,将一颗酷似李延庆的人头交给梁中书带走了,这个时候若李延庆再出现,那他们的行为就是性质比较严重的欺骗了,会使谈判受重挫,这个关键时刻,他们当然希望李延庆最好销声匿迹。

    事情就是这么滑稽,两个时辰前,他们还恨不得掘地三尺,将李延庆挖出来,但仅仅两个时辰后,他们又恨不得掘地三尺,把李延庆彻底埋进去。

    徐宁抱着一线希望,希望官家能重新重用李延庆,将五万军队都交给他,或许京城还有守住的可能,但现在他终于不得不面对严峻的现实,官家已经彻底被求和派绑上了妥协的大船。

    “都统,你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才是最现实最关键的问题,李延庆沉思片刻问道:“南城墙有多少投石机?”

    “南城投石机不多,一共只有四十二台。”

    “把一半送到内城去,直接送到曹府,最好派士兵守住。”

    李延庆很清楚库存情况,几乎所有的投石机都部署到城头上,仓库内已经没有存货。

    徐宁没有任何疑问,立刻派人将二十架投石机卸下,送回内城,但他心中却不好受,李延庆做出这个安排,就显然不看好外城的防御了。

    李延庆明白他的心思,又缓缓道:“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我的唯一担心的就是震天雷,金国的震天雷威力很小,而且哑雷的比例占到一半以上,所以上一次他们进攻京城就没有怎么使用震天雷,而这一次我不知道他们手上有多少缴获的震天雷,但据我所知,他们在黄河南岸就应该缴获了数十枚,关键是太原,我离开太原时,在太原留了五千枚震天雷,不知最后有多少枚震天雷落入金兵手中?”

    徐宁眼睛一亮,笑道:“都统有点不太自信,是担心金兵手中的震天雷,对吧?”

    “应该是吧!”

    其实李延庆不仅担心震天雷,还担心金兵的火油,为了防御火油,京兆军可是进行过针对性的专门训练,就不知新北军有没有过这样的训练。

    别的方面李延庆也有点担心,但并不是很严重,他知道新北军训练有素,也经历过两场攻城战,如果能发挥出色,倒也能和金兵一战。

    徐宁又笑道:“但都统并不知道金兵手上实际上有多少震天雷,我说也没错吧!”

    李延庆点点头,“我只是估计他们有一到两千枚左右,但实际上有多少,我也不知道?”

    “说不定金兵手中并不多,种副帅那边不用说,在危急时刻,我相信他会毁掉手中的震天雷,而太原那边,我记得守城宋军可是退出太原的,那会不会在撤退之前将带不走的震天雷全部炸毁或者水毁?”

    李延庆低头不语,他承认徐宁的推断有一定道理,震天雷非常娇气,想毁掉它非常容易,基本上是遇水则毁,而且最便利的办法就是直接拔掉火绳,但震天雷的壶口比较特殊,是一种螺口,要想重新装进去,一般的火器匠还做不了,只有十名特殊的火器匠才能装入,这十人中七人在京城,另外三人在京兆府,太原和大名府都没有这样的工匠。

    更重要是,螺口底部装有引火火药,一旦拔掉火绳,引火火药就直接漏进雷体,而这种引火火药是绝密配方,目前只有李延庆和郝大、郝二三个人知道,就算金兵找到最高明的火药匠,堪破了螺口的秘密,但配不出引火火药,一样引爆不了。

    半晌,李延庆微微点头,“从太原撤退的两支军队中,韩世忠我不担心,就怕姚古对震天雷的认识不足,没有及时将它们销毁,不过你说得不错,金兵手上的震天雷应该不多,一到两千枚是有点夸张了。”

    说到这,李延庆又道:“我的亲兵对金兵作战的经验都十分丰富,不如把他们全部编入新北军,让他们和之前一样出任都头,对抵御金兵应该有很大的帮助。”

    这个方案非常及时,徐宁顿时大喜,“我现在就去和何相公商量!”

    徐宁转身刚要走,李延庆按住他肩膀笑道:“顺便说一句,主帅是何相公,不是我,我是礼部尚书,这个原则可要给何相公说清楚了。”

    有些事情若不说清楚,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在大战来临之际,这种误会往往会引发致命的错误,很多重大失误都是由细小的疏忽一点点发酵导致,李延庆虽然不能做到面面俱到,但至少他能考虑到的疏忽都会尽量避免。

    尤其在关键细节上不能有丝毫差错。

    徐宁听懂了李延庆的意思,沉声道:“我明白了,安插亲兵之事我直接和张清商量,不通过何相公。”

    李延庆点点头,这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