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八十章 暗中攫权
    曹晟所说的潘岳正是李延庆几年前出任御史台侍御史时,在‘潘岳案’中和王黼打擂台救下的涉案主犯,潘岳康复后官复原职,潘家对他十分歉疚,便拿出重金替他打点官场,终于得到了高俅的器重,一步步被提升为殿前步兵都虞侯。

    目前潘岳是王道齐手下四名掌军大将之一,手中掌控了五千禁军,驻扎在内城东面的曹门附近。

    在曹晟的牵线搭桥下,李延庆在曹门城楼上见到了潘岳,潘岳年约四十岁,但看起来却十分老相,头发半白,眼角皱纹密布,给人至少五十余岁的感觉,这和他前几年在监狱里受的折磨有关系,不过潘岳身材高大,使其显得十分威猛,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潘岳相貌上的缺憾。

    潘岳见到李延庆,心中有点惭愧,毕竟他的军队也参与了前天针对李延庆的搜捕行动,李延庆可是他的救命恩人,若没有李延庆及时帮助,他恐怕早就死在监狱中了。

    曹晟看出了潘岳眼中的羞愧,便拍拍他肩膀笑道:“不用惭愧,我给李少保解释过了,你只是装模作样搜捕,莫说你明知碰不到李少保,就算真的碰到了,你也会保护起来,我说得没错吧!”

    潘岳点点头,“若真被我遇到了李少保,就算和他们血拼,我也不准他们动李少保一根汗毛。”

    这番话是潘岳发自肺腑之言,拳拳赤诚之心令李延庆十分感动,李延庆抱拳道:“潘将军的爱护,延庆铭记于心!”

    潘岳叹口气,“救命之恩不言谢,可惜潘某至今没有报恩的机会。”

    “老潘,谁说你没有报恩的机会!”

    曹晟在一旁笑眯眯道:“现在延庆不是来了吗?”

    潘岳顿时明白了,连忙抱拳道:“请李少保吩咐,潘岳必将毫无条件遵从!”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其实我是为潘将军的军队而来,我是希望潘将军的五千部众改听我的指挥,如果潘将军感到为难,也绝不勉强,总之,我完全理解潘将军的诚意。”

    潘岳的军队不是一般的军队,而是天子的亲军侍卫,要他转而效忠李延庆,这确实有点为难,潘岳一时沉吟不语。

    曹晟顿时怒道:“又不是让你效忠李少保,而是让李少保替代王道齐,这有什么为难的!”

    潘岳顿时醒悟,自己钻牛角尖了,李延庆又不是想自立为帝,只是想夺走王道齐的军队指挥权而已。

    他当机立断,躬身道:“愿听从李少保指挥!”

    李延庆欣然点头,“时间紧迫,现在我们就谈一谈内城防御。”

    潘岳拉过两把椅子,“李少保请坐,六郎,你也坐下,我们一起商量!”

    李延庆坐下,他整理一下这两天的思路,缓缓道:“我考虑可以先做一些必要的准备。”

    ..........

    三人一直商议到中午,李延庆和曹晟才告辞离去,“延庆,去我府上喝杯茶吧!”曹晟拉住李延庆的战马缰绳笑道。

    中午是喝茶的时间,但汴梁城的茶馆已悉数关门,只有几家低档的茶铺出售大碗茶,想喝上好的茗茶,还只能去贵族府中。

    李延庆欣然一笑,“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曹晟的驸马府位于皇城东南,是一座占地约三十亩的大宅子,不过似乎仆佣不多,李延庆只见到一个年长的老管家,还有几个小丫鬟,其他佣人都没见到了,使府宅显得空空荡荡。

    “其他佣人都逃到南方去了!”

    曹晟知道李延庆东张西望,便知道他在想什么,苦笑道:“我们也杭州也买了座宅子,帝姬体谅下人,便把他们先打发去了。”

    “那六哥怎么不走?”

    曹晟白了他一眼,“昨天还叫我六叔,今天就换六哥了?”

    “昨天不是求你办事吗?”李延庆笑嘻嘻道:“当然嘴里要拌点糖才行。”

    “得!回头我给蕴娘写信去,说你不尊重长辈。”

    “那我去给老爷子写信,说你不肯帮我。”

    两人瞪了半晌,顿时一起大笑起来,大哥哥不说二哥哥,都有把柄在对方手中呢!

    李延庆跟随曹晟进了内堂坐下,李延庆又道:“说真的,你们怎么不南下,至少你也应该把帝姬送走,她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李延庆很清楚历史上这些帝姬的悲惨命运,他就怕自己把握不住火候,让这些可怜的女人依旧沦陷在金兵手中。

    曹晟叹了口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赵桓登基后,就不准任何皇族离开京城,每个皇族身边他都派人严密监视,包括我和帝姬,每天都会交报告给他,只要我们稍有逃走的迹象,立刻会被关入冷宫软禁起来,就像赵楷一样。”

    “那今天你怎么不担心写报告的密探?”

    “从昨天开始,那个监视我们的人就撤走了,否则我也不会请你来喝茶。”

    曹晟说到这,一名宫女走进来给他们上了茶点,又对曹晟道:“夫人说,茶马上煎好了,请驸马和贵客再稍微等一会儿。”

    “多谢了!”

    宫女偷偷看了一眼李延庆,慢慢退下去,走到门口时,她又想起帝姬的吩咐,连忙补充道:“夫人让我转告驸马,茂德帝姬来了!”

    曹晟顿时大喜,“告诉夫人,我马上就过去!”

    宫女行一礼,这才转身走了,这时,李延庆淡淡问道:“六哥对延庆帝姬有兴趣?”

    曹晟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连连摆手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延庆帝姬能来,意味着宫里的管制松了,我想了解一下赵楷的情况,看看有没有可能把他救出来。”

    “六哥想要救赵楷还不容易吗?这件事可以包在我身上,不过.....六哥救赵楷出来,不会是想让他继位吧?”李延庆似笑非笑地看着曹晟。

    曹晟心中怦地一跳,他隐隐从李延庆话中感受到了什么,但又如雾中之花,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但又看不清晰。

    李延庆却不给他多想的机会,拍拍他的胳膊笑道:“快去吧!别让帝姬等急了。”

    “你小子!”

    曹晟指指李延庆,又摇了摇头,这才起身离去。

    李延庆见他离去,便随手拈起一块细腻香甜的白玉糕饼,一边品尝,一边沉思起来,他和曹家是利益一体不错,但并不代表什么话都可以说到台面上,有的事情得靠意会,就看曹晟能不能理解自己的意图了。

    ..........

    曹晟快步来到内宅,他脑海里还在想着李延庆那个暗示,且不说赵楷之事,是不是李延庆想动赵桓了?虽然说李延庆是有这个能力再立新君,但真的这样干,也太惊世骇俗了,这可是大宋,不是晚唐,换个皇帝跟玩一样的。

    不过曹晟心中还真希望有这一天,他因为和赵楷关系密切,以至于赵桓对他极为敌视,若不是自己有驸马的身份,恐怕自己就是第二个王黼。

    想到这里,曹晟又苦笑一声,以自己曹家的身份,赵桓应该还不敢动自己。

    刚想到曹家,曹晟猛地停住了脚步,他忽然明白了,李延庆刚才暗示自己,其实是想让自己帮他一起干,曹晟心中的一股热血开始慢慢沸腾起来。

    .........

    后宅内堂里,赵金奴给妹妹赵福金倒了一杯热茶笑道:“既然宫里已经不管你们了,那你就在我这里安心住下,也别回去了,回头我让人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送来,说实话,你留在宫里我还真不放心。”

    赵福金低头小声笑道:“你不是煎茶给姊夫他们吗?怎么自己喝起来了?”

    赵金奴一怔,她也笑了起来,“只管想你的事情去了,把他们给忘了。”

    她将一壶刚煎好的茶连同茶盏一起放进盘子,对一名宫女道:“把茶给驸马的客人送去,快去!”

    “是!”宫女上前端起茶盘快步走了。

    赵金奴见她走远,这才对赵福金抿嘴一笑,“你是关心你姐夫,还是关心另外一个人?”

    “去你的!”

    赵福金俏脸一红,伸手在二姊的手背上拧了一下,“自己怠慢客人,还想把责任推给我?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

    “正因为我是你二姐才关心你,你说说看,前段时间你总跑宝妍斋去做什么?”

    赵福金的脸更红了,连忙解释道:“女人跑宝妍斋不是很正常吗?”

    “那你脸红什么?你以为我真不知道,要我说出来吗?”

    “你这个死丫头,整天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拧你的嘴!”

    赵福金扑上去和二姐嬉闹起来。

    这时,院子里传来重重一声咳嗽,赵福金连忙坐回位子,一脸平静。

    只见曹晟眼角堆笑地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