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八十一章 新式火器
    “驸马,你不去招待客人,跑来我这里做什么?”赵金奴笑着问丈夫道。

    “这不是五妹来了吗?我想问问她宫里的情况。”

    “姊夫想问哪方面,是想问我皇兄吗?”赵福金也笑问道。

    曹晟叹口气,“你是知道的,我就想问问老三的情况。”

    老三就是赵楷,被赵桓软禁在冷宫里,如果赵桓感到帝位不稳的话,恐怕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赵楷,曹晟和赵楷交情很深,他当然担心赵楷的安危。

    赵福金嫣然笑道:“三哥的情况我也不清楚,要不过两天我回去帮你打听一下。”

    曹晟又向妻子望去,见妻子点点头,他才起身谢道:“那就麻烦三妹了。”

    这时,赵金奴又十分担心问道:“驸马,外面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听说这次金兵来势汹汹,京城保得住吗?”

    “放心吧!一定能保住,我们也在积极应对,今天上午我还和延庆去安排防御。”

    赵金奴眉头一皱,“你就这么相信他?”

    “二姐!”

    旁边赵福金忍不住插口道:“这不是姊夫信不信的问题,如果连李少保都保不住京城,那别的人更没有希望了,你忘记京城几十万百姓挽留他的事情吗?”

    “好了!好了!惹不起你小姑奶奶,我只是随口问问,驸马,你去招待客人吧!”

    曹晟看了一眼赵福金,转身快步离去了。

    这时,赵金奴低低叹了口气,慢慢喝茶,情绪明显变得低沉起来。

    “二姐是在担心京城?”赵金福极为聪明,一下子猜到了二姐情绪低沉的缘故。

    “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赵金奴神情黯然地摇摇头,“听说宋军败得很惨,二十万大军全军覆灭,城内只剩下五万军队,一旦金兵攻进城,我们该怎么办?”

    赵福金也低下头,这也是她最害怕的事情,她只是压在心中不敢说出来,她很清楚一旦金兵攻破了城池,对她们这些公主,意味着什么?

    她忽然站起身,“二姐,我不太舒服,想休息一下。”

    不等赵金奴多问,她转身便向自己的房间快步走去,赵金奴怔怔望着妹妹忽然间变得惨白的脸庞,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一次低低叹了口气。

    ...........

    从驸马府出来,李延庆在曹晟和潘岳的陪同下,走上了内城的南城墙,虽然李延庆每天都会经过内城,但他还真没有仔细研究过内城的防御情况。

    不过凭借李延庆身经百战的经验,不用仔细研究,他也知道内城的高大坚固绝不比外城差,甚至还要强于外城,内城实际是东京城最初的城墙,建于后梁,已历经两百余年,不断地进行修葺和完善,内城本身的坚固程度已经极为强大。

    不过弱点也有,那就是后来东京扩城后,修建了外城墙,内城墙的防御功能便慢慢减弱了,现在要重新拾起防御功能还需要一点时间进行部署。

    “潘将军,你的军队还是负责守东城,别的地方不用你操心。”

    “可是守这一段城墙也用不了五千军队。”潘岳尤其

    李延庆摇摇头,异常严肃地对潘岳道:“那是因为你经验还不足,想守东城,光靠五千人还远远不够,至少要两支五千人的军队,还要一万民夫为后勤支援,也就是需要两万人,至于最后能活下多少人,一半还是更少,我也不知道。”

    潘岳沉默半响,缓缓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李延庆感觉到了潘岳承受的压力,但没有压力就不会有成就,李延庆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岔开了话题笑问道:“潘将军,我们说说内城具体情况吧!我发现东城头似乎比南北城头都要窄一点,这是什么缘故?”

    .........

    结束了对内城防御的研究,李延庆又马不停蹄地赶去了火器局工坊,火器局工坊位于外城西北角,是一片荒地,由一座城隍庙改造而成,主要负责震天雷和铁火雷的装配制造,目前这里的负责人是军器监少监何昉。

    火器局由于制造震天雷,目前是一个十分特殊的部门,名义上属于军器监,但实际上是由天子直管,这也是赵桓的私心,他也知道震天雷的威力,想把它牢牢捏在自己手中。

    不过事情都有双面性,赵桓野心**强烈的时候,何昉几乎每天都要写奏折上报,但现在赵桓已被金兵屠杀十余万宋军的凶残吓得魂不附体,丢权给知政堂,象鸵鸟将头埋进土里一样,将自己关在皇宫内等待着谈判的结果,火器局反而没有人过问了。

    李延庆和十几名亲兵骑马赶到了火器局,门口站岗的士兵都认识他,立刻向他行一礼,李延庆摆摆手问道:“何少监可在?”

    “何少监就在里面!”

    李延庆翻身下马,快步向工坊内走去,正好遇到何昉迎面走来,何昉连忙行礼道:“卑职参见李少保!”

    火器局工坊同样也是李延庆最看重的部门,何昉就是他任都统时一手提拔起来,赵桓也曾考虑找个借口换掉何昉,还没有等他找到合适人选,金兵便杀来了,这件事便耽误下来。

    李延庆笑问道:“何少监知道我要来?”

    “卑职估计少保今天或者明天就该过来了。”

    “何少监果然是聪明人,好了,时间不多,给我说说震天雷的库存情况。”

    李延庆见何昉有点犹豫,不由眉头一皱,“怎么,没有库存了?”

    “不是这样!”

    何昉连忙解释道:“是卑职还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向李少保汇报,我们研制出一种新式火器。”

    李延庆一摆手,“事情一件件说,还是先说震天雷的库存,这对我是第一重要。”

    “李少保随我来!”

    何昉带着李延庆走侧巷来到了后面的仓库,仓库占地足有十亩,是用大青石砌成,就算燃爆一颗震天雷也会安然无恙。

    走到大门前,何昉欠身笑道:“仓库内严禁火石,少保知道这个规矩,我就不多事了。”

    李延庆点点头,“没事,我身上没有带火石。”

    他随即给几个手下使个眼色,士兵们都留在了外面,何昉打开铁门,一摆手,“少保请!”

    李延庆走进了火器仓库,仓库内光线很暗,只有两扇气窗透进一点光,只片刻,李延庆的眼睛便适应了仓库内的光线,只见仓库内竖起着一排排铁架子,大概有一百多排,铁架子上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只只黑黝黝的震天雷。

    “启禀少保,这样的库房一共有三间,每间库房内有一百二十排铁架,这间库房是专门放置震天雷,目前每排铁架子上有三十枚震天雷,一共三千五百枚左右,今天上午何相公要我把震天雷全部调去外城。”

    李延庆眉头皱了起来,“外城没有震天雷吗?”

    “当然有,有三千枚震天雷,但何相公说不够,要我们把全部震天雷都运过去。”

    李延庆当即摇头,“三千枚震天雷足够了,这边全部留给内城!”

    “卑职明白了,本来震天雷就必须有官家的手谕才能调动,卑职上午就这样告诉他。”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在库房内走了一圈,这才走回门口问道:“你刚才说发明了新式火器,是什么?”

    何昉连忙笑道:“是工匠们捣鼓出来的,专门针对攻城梯。”

    李延庆顿时大喜,“在哪里?让我看看。”

    “就在隔壁!”

    李延庆跟随他来到隔壁库房,这间库房和隔壁的布置完全一样,只是铁架子上大多空空荡荡,只有两排铁架上放有物品。

    何昉走上前,取了架子上的一件火器递给李延庆,“就是这玩意儿,少保请看!”

    李延庆接过这件新式火器,实际上是一根细长铁链子拴了两只小震天雷,一头拴上一只,所谓小震天雷其实就是去了柄的铁火雷。

    “我们叫它飞火雷,将它向攻城梯扔出去,或者抛射出去,它就会缠在梯子上,很快便会瞬间将梯子炸断,效果非常显著!”

    李延庆顿时又惊又喜,劳动人民的智慧果然是无穷的,居然发明了这种守城利器。

    他连忙问道:“现在试验吗?”

    “完全可以,请少保随我来。”

    何昉带着李延庆向东面的试验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