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八十二章 天价条件
    试验场上已经架起了一架攻城梯,两名演练士兵站在一座高台上,演示着守城的场景,他们距离攻城梯约三丈远,就仿佛从城墙侧面袭击攻城梯。

    何昉在下面给李延庆解释道:“用手抛需要技巧,还要练习才行,为了方便新手不用学就能掌握发射技巧,郝大便想到一个办法,在靠近其中一个火雷处做了一个铁环,插在一根铜棍上,只需士兵挥出铜棍,飞火雷就出去了。”

    李延庆看得很真切,何昉在旁边解释一下,他更加明白了,生手的话需要两个人操作,一个人点火,一个人负责抛射,不过操作熟练后也完全可以一个人独立操作。

    这时,一名士兵点燃了两根火绳,待引火燃烧到红线处时,手执铜棍的士兵猛地向攻城梯一掷,铁环滑出铜棍,飞火雷盘旋着向攻城梯飞去,‘砰!’的一声,飞火雷的铁链砸在攻城梯木腿上,左右盘旋,将木柱紧紧缠绕住。

    “好!”李延庆忍不住大声喝彩,太高明的构思创意了。

    一连两声爆炸,黑烟弥漫,攻城梯的一条腿被炸成了两段,李延庆忽然发现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装,便不解地问道:“毒铁片、毒针怎么没有?”

    “回禀少保,这只是试验飞火雷,真正的飞火雷完全和铁火雷一样。”

    李延庆点点头,这也对,铁片毒针只是连带伤人,演示场上确实没有必要用,他想了想道:“为什么不用一只实心雷,一只火雷,这样一个人就可以操作了。”

    何昉摇摇头,“这个方案我们也试验过,一是两端重量不一,会失去平衡,其次就是担心一颗火雷会出意外,两颗火雷就可以保证爆炸没有问题。”

    “这个飞火雷有几成失败的可能?”李延庆又问道。

    “如果砸中攻城梯就不会失败,除非是脱离了目标。”

    “这么有信心?”

    “卑职已经试验了上百次,不断改进,最初是绳索,但会被敌军斩断,就换成了细铁链子,本钱很大,可是几乎百中百炸,无一落空。”

    李延庆点点头,“但我在仓库里发现似乎存货不多?”

    何昉微微叹了口气,“现在大概有五百二十枚,其实最大的问题就是铁链子供应不上,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三天之内还可以再增加三百枚。”

    “那就用绳索或者牛筋暂时替代,现在形势危急,必须先把存量拉上去。”

    “卑职明白了!”

    .......

    就在李延庆紧锣密鼓在内城进行作战准备之时,在城北的金兵主营内,宋金之间也开始了第一次和谈,宋朝方面由宰执白时中亲自领衔,副相国吴敏和耿南仲为左右谈判副使,而金国则是由完颜斜也坐镇,两名辽国前贵族耶律余睹和萧仲恭为左右副使。

    和谈的内容和节奏完全由金国控制,第一个抛出的谈判内容并不是停战撤军,而是犒劳金兵和赔偿军费。

    完颜斜也坐在高座上,傲慢地对白时中等人道:“我们金兵爱护百姓,不夺民间女子和财物,河北的一些灾情完全是由溃败宋军掠夺导致,我们严整秩序,杀了不少掠夺民财的败兵,但金兵也是人,有正常的男人需求,也要养家糊口,这样吧!我需要贵方提供三千名官妓和宫女犒劳士兵,其次,再提供黄金五百万两为士兵军费,你们必须先答应这两个条件,我们再继续谈停战撤军问题。”

    白时中等人面面相觑,脸上都骇然变色,这第一个前提条件就让他们无法承受,三千宫女官妓,宋朝皇宫的宫女本来就不多,一共只有三千余人,金人比如知道这一点,才提出这个苛刻的条件,莫说自己做臣子的无法决定后宫的事情,就算能决定,这种遗臭千年的奇耻大辱又怎么能在自己身上发生,况且还要五百万两黄金,这让自己去哪里搞到?

    白时中唯一能答应的就是提高每年给金国的岁币,以未来的财政收入解决目前的困境,所以金国一下子提出拿出五百万两黄金,白时中等人根本就办不到。

    白时中叹了口气道:“朝廷的税赋从去年开始就没有押解进京,目前朝廷国库空虚,实在拿不出五百万两黄金,请都元帅能否顺延一年半载,待朝廷税赋解押进京后,我们在支付金国。”

    完颜斜也呵呵冷笑一声,“这只是我的一个前提条件,连前提条件都无法答应,可见你们毫无诚意,那就没必要谈了,我们攻进城去自己取!”

    完颜斜也起身要走,白时中连忙道:“请都元帅稍坐!”

    完颜斜也站住身形冷冷道:“白相国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五百万两黄金实在太高,就算掘地三尺东京城也拿不出这么多,这是实话,绝非虚言。”

    完颜斜也当然知道对方拿不出五百万两黄金,他狮子大开口,当然也给对方还价的机会,他便冷冷道:“那你们能拿出多少?”

    “朝廷左藏库中目前还有一百万白银.......”

    “呸!”

    不等白时中说完,旁边耶律余睹便狠狠啐了一口,“你们把金国大军当叫花子了吗?”

    完颜斜也一摆手止住他,“左藏库没有,但内库应该有吧!”

    “都元帅有所不知,内库中铜钱和金银差不多已消耗殆尽,只剩下五百万匹绢和不少名贵货物,以及一些名石名瓷,还以一些金石器皿。”

    “那就一百万两银子和五百万匹绢,另外,年轻女子人数要增加,而且人数不能低于一万人,我要特别提醒你,这一万女人中可是包括所有的宫女。”

    白时中就怕他提到宫女,他哪里能做主,这时,耿南仲在他耳边低声道:“如果太上皇答应,官家也无法反对!”

    白时中无奈,只得对完颜斜也道:“能否让我们去见一见太上皇,如果太上皇答应,我们也能回去向天子交代。”

    完颜斜也点点头,“你们可以去见他,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没有耐心等候,今天天黑前若不答应,我们就开始攻城!”

    .........

    距离都元帅大帐不远,有一座被营栅包围的小营,占地只有五亩,里面有四五座毡帐,被一百名金兵严密守卫,这里便是赵佶的囚禁处。

    赵佶虽是俘虏,但因为他特殊身份的缘故,完颜斜也待他还算不错,除了完全失去自由外,其他吃穿用度都按照万夫长的标准给予,还有两名少女专门服侍他。

    在最大一座营帐内,白时中等人见到了被俘虏的太上皇赵佶,三名相国含着泪水,向赵佶跪下磕头,“微臣白时中、微臣吴敏、微臣耿南仲拜见太上皇陛下!”

    赵佶脸色苍白,目光阴鹜,他坐在桌案后目光平静地望着三名旧臣,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赵佶才平静道:“与金人的谈判如何了?”

    “回禀太上皇陛下,对方漫天要价,还没有开始谈,他们就先要五百万两黄金和三千宫女,现在朝廷哪有五百万两黄金?”

    “朝廷没有,但民间有!”赵佶冷冷打断他的话。

    白时中三人都愣住了,太上皇居然是这个态度?半晌,白时中又低声道:“后来对方稍稍让步,提出了一百万两白银和五百万匹绢,以及一万名年轻女子,包括所有宫女,然后谈判才能继续进行。”

    停一下,白时中又继续道:“刚开始,金兵就索取这么高的价码,就怕后面的价码越来越高,朝廷无法承受啊!”

    赵佶沉默片刻道:“大宋现在还有选择余地吗?”

    “微臣明白了,只是金人规定天黑前答复,时间紧迫,微臣要赶回去了,太上皇还有什么话要微臣转告?”

    赵佶半晌道:“替朕告诉吾儿,百善孝为先,朕在金营里受苦,朕希望他们能身同感受,让朕早日回京城。”

    “微臣一定.....劝说官家尽早把太上皇接回宫中。”

    赵佶点点头,随即闭上了眼睛,三人又行一礼,这才告辞了。

    这一次金兵没有扣押他们三人,而是让他们三人返回了京城。

    “白相公!”

    耿南仲停住马低声道:“关于宫女之事,白相公打算怎么说?”

    “我还能怎么说,照实说呗!反正太上皇答应了。”

    白时中叹了口气,他忽然警惕地问道:“难道你有办法?”

    耿南仲连忙摇头,“我哪有什么办法,一切以白相公为主导!”

    白时中暗暗骂了一声,只得催马快行,现在已经是下午,天黑前必须给正式回复,他们时间已经不多了,但白时中却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过身时,耿南仲的目光里竟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狠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