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八十三章 立场再变
    御书房内,赵桓面无表情地听完了白时中的汇报,半响点点头道:“朕知道了,白相公先退下吧!”

    白时中顿时有点急了,他们等官家从宫里出来就等了将近半个时辰,现在距离天黑已不到一个时辰,哪里还有时间再磨蹭下去。

    “陛下!已经没有时间了。”

    “朕心里很清楚,退下吧!”

    “陛下......”

    “朕让你退下!”赵桓忽然暴怒呵斥道。

    白时中呆住了,只得低下头,“微臣遵旨!”他慢慢退了下去。

    赵桓转身回了内宫,脸色渐渐变得铁青,金兵竟然要自己宫里所有的女人,简直让他无法容忍。

    这时,耿南仲被一名宦官领了过来,他躬身行礼,“参见陛下!”

    “今天谈判是怎么回事?金人竟然要朕的宫女?”赵桓怒视耿南仲问道。

    谁也想不到,耿南仲才是赵桓的心腹,虽然孙傅和吴敏都曾经做过赵桓的师父,也得到了赵桓的回报,升任相国,可惜他们在察言观色和媚上方面却差耿南仲太远,耿南仲在东宫多年,早已摸透了赵桓的脾性。

    “刚开始金人确实提出了这个要求。”

    “什么叫刚开始,难道后面变了吗?”赵桓疑惑地问道。

    “陛下,刚开始只是金人漫天要价,就像五百万两黄金,最后我们只能给一百万两银子和五百万匹绢,对方也接受了,至于女人,对方也改口了,要一万名年轻少女。”

    赵桓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你是说,要朕宫中的女人是白时中自说自话?”

    “也不完全是,白相公向对方确认时,自己加了一句,是不是包括全部宫女?完颜斜也这才明确表态,一万名年轻少女中也包括所有宫女,如果白相公不多这句话,完颜斜也应该也不要求宫女!”

    “这个该死的混蛋!”赵桓咬牙骂道。

    耿南仲心中暗暗得意,但这一刀显得捅得还远远不够,他又低声道:“白相公在汇报太上皇之事时,还是和事实略有出入。”

    “什么?”

    “陛下,太上皇那句‘百善孝为先’的话并非完全是针对陛下的。”

    赵桓眉头一皱,“原话是怎么说的?”

    “太上皇说百善孝为先,希望他们能体会太上皇在金营中的苦楚,太上皇说的是他们,应该是指所有皇子,而不是单指陛下一人。”

    “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白相公担心陛下不同意宫女之时,所以主动向完颜斜也提出要见太上皇,他说只要太上皇答应了,陛下就不敢不答应。”

    ‘砰!’赵桓终于怒不可遏,重重一拳砸在桌上,如果说之前白时中在宫女之事应对不得力,还可以解释为他软弱无能,现在居然故意用父皇来压自己,这就触犯到赵桓的逆鳞了,令他无法容忍。

    “陛下,金兵要求我们黄昏前将财物和女人解押出城,我们该怎么办?”

    赵桓冷冷哼了一声,“你觉得朕会把宫女后妃送给金兵蹂躏吗?”

    耿南仲哑口无言,赵桓又喝令道:“传朕的旨意,送御膳去军营犒劳三军,只要守住东京城,士兵赏田五百亩,将领官升三级!”

    这一瞬间,赵桓又从妥协派变成了主战派。

    没有多久,宫中又传出旨意,升白时中为太傅,转任江南路宣抚使。

    白时中没有明显的把柄,当然不好直接罢相,赵桓便用明升暗降的手段夺了白时中的相权。

    赵桓随即又下旨,升耿南仲为右相,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

    黄昏已悄然降临,太阳早已下山,但天还没有黑尽,天空已渐渐变成一片深蓝色,只有远处还有一抹尚未褪色的明黄,苦苦支撑着夜幕的降临。

    在距离京城约三里处,五万金国士兵早已列队整齐,杀气腾腾,等待着进攻的命令,在他们中间跟随十架巨型云梯和二十辆攻城巢车,完颜宗望骑在战马上,神情复杂地打量着这座城池,这是他第二次攻打它了,第一次他以惨败而告终,那这一次呢?

    不过经过充分的准备和几个月的运作,他对自己已经有了强大的信心,他相信这一次一定能攻破宋朝的都城。

    “都元帅来了!”

    身后有士兵高喊了一声,完颜宗望一回头,只见军队纷纷让开一条路,都元帅完颜斜也在一千骑兵的护卫下缓缓向这里骑马走来。

    完颜宗望连忙上前抱拳行礼:“参见都元帅!”

    完颜斜也点点头,看了看远处的京城,问道:“城内有动静吗?”

    “如果是指谈判,没有任何动静,但他们的军队已全部上城,看样子是准备和我们决一死战了。”

    完颜斜也淡淡一笑,“看来还是需要再狠狠敲打他们一下,只有狠狠把他们打痛了,他们才会老老实实听我的话。”

    “难道都元帅真准备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

    完颜斜也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忘记我是怎么告诉你的吗?”

    完颜宗望吓得不敢再多问,完颜斜也这才冷冷道:“战争也好,谈判也好,勒索女人财物也好,不过都是一种手段,我们的目的是要让宋朝投降金国,彻底被我们征服!”

    “卑职彻底记住了。”

    完颜斜也又看了看天色,天边的最后一抹明黄已经消失,夜幕终于降临,完颜斜也长长叹息一声,“我本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时间到了,进攻!”

    “进攻!”完颜宗望挥刀大吼一声。

    ‘呜——呜——’

    低沉的鹿角声在原野里回荡,紧接着金鼓声震天响起,金兵如潮水般向城池杀去,中间卷裹着巨大的巢车和云梯。

    完颜斜也见军队已发动进攻,便冷冷下令道:“西城开始行动!”

    战场上异常惨烈,城头上的投石机不断挥动长臂,将一颗颗已经点燃的震天雷向密集的敌军群中抛去,五万金兵手执盾牌和战刀在旷野里狂奔,当一颗颗震天雷呼啸着从头顶上飞来时,有人大喊一声,周围所有士兵纷纷趴下,用盾牌遮住自己的要害。

    停战谈判这几个月完颜宗望可没有闲着,他一直在训练士兵们对付震天雷,他同时在每一队士兵中设立一名望雷兵,他们的职责就是专门盯住震天雷,一旦有震天雷投掷而来,他便大声叫喊示警,如果望雷兵阵亡,立刻会有新人接替他。

    震天雷惊天动地爆炸了,尽管声势骇人,但对趴在地上的金兵却杀伤力不大,只是靠近的爆炸点的十几人被冲击波震死,其他士兵都没有被弹片击伤,待爆炸结束,无数士兵又再次爬起向城池冲去.........

    新郑门外早已面目全非,所有的建筑都被拆得干干净净,树木也不见了踪影,更没有房舍,到处是光秃秃的一片,连宝妍斋的总部也不复存在,到处是一堆堆泥土残砖,几个月荒无人烟,杂草疯长,都已经快半人高了。

    这里也驻扎了一座金兵军营,就在虹桥北岸,有两万军队,这里的军队显然不是为了攻城,而是为了防止城内军队突围,以及勤王的军队杀进城去。

    此时夜幕已经很深,北城墙方向战鼓声隆隆,喊杀声震天,但新郑城外却格外安静,或许是宋军也知道西城外的驻军太少,西城不会是主战场,所以西城的防御军队也不多,只有四千余人。

    事实上,西城确实摆不开战场,主要是汴河就从城门不远处流过,没有太多空地给军队大规模集结。

    就在这时,一支百余人的黑影借着杂草的掩护,迅速向城门处靠近,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抱着一颗黑黝黝的震天雷,足有百颗之多。

    城头上的守军没有发现他们,很快他们便贴身在城墙之下。

    而就在西城外一里处,一支三万人的金兵已经准备就绪,躲藏在夜色之中,他们随时可以杀进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