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八十五章 再求和谈
    外城的战火足足燃烧了一夜,战鼓声、喊杀声、低沉的号角声,这一夜几乎所有的百姓都无法入眠,天刚亮时,外城失陷的消息便传遍了内城,一时间,京城民众和百官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京城内再次出现抢购风潮,米、油、酒、盐、茶等等,一切生活物资都在抢购。

    不仅如此,黄金和白银也成了百姓最渴盼物品,在金兵的刺刀面前,黄金白银或许能保住一命,黄金早已没有了影子,但白银还在黑市上还能偶然兑换到,但价格已经飞上了天,从最初一两银子兑换六贯到八贯钱,一下子疯长到一两银子兑换三十贯钱。

    以此相应,珠宝首饰等值钱物品也被一扫而光,城内到处是步履匆匆的行人,每个人都沉默寡言,心事重重。

    但沉默和躲避只是一小部分人,更多民众是要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家人,天刚亮时,数万京城百姓便自发地来到城墙边,队伍浩浩荡荡,蔚为壮观,沿途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为首是几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们再一次来到了南城朱雀门,上一次他们是恳求李延庆留下,而这一次他们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

    在朱雀门上方插了一杆大旗,上面写着八个大字,‘保家卫国,匹夫有责!’正是这面大旗将十几万百姓吸引出来,他们也要参加与金兵的战斗,保卫自己的父母妻儿。

    这时,李延庆出现在城头,很多百姓顿时惊喜交加的喊了起来,“是李都统!”

    顿时,十几万人欢呼起来,很多人激动得泪流满面,李延庆的出现使他们又看到了保住城池的希望。

    李延庆挥挥手,人群的欢呼声渐渐平息下来,李延庆深深吸一口气高声喊道:“金兵的残暴大家有目共睹,他们要抢走城中的女人,我们的妻子,我们的女儿,我们的妹妹,我们要抢走城中的一切,包括我们最后一点点果腹的粮食,他们杀死老人,掠夺青壮去北面世世代代为奴,这不是我们的命运,有血性的大宋男儿请站出来,随我李延庆,拿起刀枪和金兵血战到底,保卫我们的家园,保卫我们父母妻儿!”

    无数人被李延庆的号召点燃了激情,他们满腔的热血沸腾了,数以万计的青壮男子振臂大喊道:“保卫家园,保卫父母妻儿!”

    李延庆待十几万民众稍稍平静,他又继续道:“我们还有四万军队,还有上万颗震天雷,还有坚固的城墙,更重要是,勤王的诏书已传遍天下,很快就有上百万军队赶来京城,只要我们坚守一个月,金兵就一定会被被迫撤军!”

    李延庆鼓舞了士气,又给他们一颗定心丸,接下来就是要直接招募八万民军,这件事他交给徐宁,徐宁是禁军教头出身,募兵编制以及训练,他都是得心应手。

    朱雀门下很快摆起了长桌子,数十名文官开始登记,这次招募民军没有什么要求,只要是青壮男子便可以接受。

    李延庆却来到西城,找到了张清,内城的四面城墙,殿前御林军负责北城和东城,而退回来的二万五千新北军则负责西城和南城,虽然没有正式任命,但现在城中乱成一团,已经没有人管这一摊事,这其实是一种实力的默认。

    “张将军,听说你昨晚撤回来时遇到了麻烦?”

    李延庆是昨天晚上就知道这件事,只是他昨晚太忙,一时顾不上过问,今天一早才赶来。

    张清昨晚愤怒异常,不过过了一夜,他也慢慢冷静下来,最初那种杀人的冲动已经消失了,但这件事却使他和王道齐结下了梁子。

    “其实也没有什么!”

    张清很平静道:“他的做法我可以理解,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他也没必要为我冒这个风险,请都统放心,这件事我会记在心上,但现在我不会去找他麻烦。”

    李延庆点点头,他要的就是张清这句话,现在大敌就在眼前,他们经不起内斗了。

    “都统觉得这次我们有多大把握守住京城?”张清沉声问道。

    李延庆沉吟一下缓缓道:“说实话,最多只有两成希望。”

    张清俨如一脚踏空,心猛地沉了下去,半晌,他低声问道:“可徐宁告诉我,至少有四成希望。”

    “那是因为之前有勤王军队,所以希望大一点。”

    “难道现在没有勤王军队了吗?”

    “有是有,但比从前少了很多,我昨天接到鸽信,宗泽率领五万京东路军队赶来京城勤王,却遭遇到完颜宗翰的骑兵阻击,军队损失近半,不得不撤回郓州,还有西夏似乎和金兵达成了某种妥协,开始大举进攻陕西路,牵制住了西军,这原本是我们最大的希望,现在西军无法勤王,所以我只能告诉你,最多只有两成希望。”

    张清狠狠咬了一下嘴唇,“但毕竟还是有希望!”

    “是有一线希望,你别忘了我在外线还五万精锐军队,如果他们直接攻打大名府或者燕京,会怎么样?”

    “都统是说围魏救赵?”

    李延庆点点头,“本来京兆军已经要到开封府了,但我改变主意,让他们渡河北上,横扫河北金兵,我就不相信完颜斜也会真的无动于衷?况且......”李延庆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

    张清有点明白了,其实不止是两成希望,只是都统说得比较保守,而且都统手上似乎还有杀手锏没有说出来,想到这,张清绷紧的心终于轻松了不少。

    李延庆又拍拍他肩膀笑道:“金兵当我们是只待宰羔羊,不会一下子攻下内城,还会玩他们的谈判老把戏,等把我们戏耍够了再下口,可惜这一次他们错误了,抓紧这个机会训练士兵和民军,要让金兵知道,我们不是羊,也是一头狼!”

    “可官家和朝廷那边恐怕和我们不是一条心......”张清有点担忧道。

    李延庆淡淡一笑,“是不是一条心不重要,这是一盘棋,他们的存在也是必要的棋子,否则金国的谈判游戏找谁玩去?”

    .........

    外城失陷的消息使赵桓彻底崩溃了,他之前因为金兵索要宫女而触怒他的逆鳞,使他又变身为主战派,贬黜了极力求和的白时中。

    可赵桓做梦也没有想到,才短短一个时辰,外城就被金兵攻陷了,给他带来巨大的震撼,更让他坚信,金兵是不可战胜。

    尤其让他抱着巨大希望的何栗居然自刎身亡,仿佛赵桓依靠的大厦崩塌了,何栗倒是一死百了,那自己怎么办?

    巨大的恐惧笼罩在赵恒头顶,使一天一夜未眠,也水米未进。

    这时,一名小宦官悄悄走进御书房,低声道:“陛下,耿相公有紧急之事求见,他说好像和谈判有关系。”

    赵桓正要挥手说不见,但小宦官说出的‘谈判’两个字,俨如鱼钩一样,霍地将他钓住了,他仿佛沙漠中断水的旅人看到了一汪清水,腾地站起身,“快快让他进来!”

    小宦官飞奔而去,赵桓拍拍额头仰天叹道:“天不绝我啊!”

    这时,一名老宦官连忙收拾御书房,拉开窗帘,一股白亮的光线扑进了书房内,赵桓只觉眼前一片明晃晃的,他怔了半晌才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老宦官将一壶茶放在御案上,小声道:“启禀陛下,现在是中午时分了。”

    “哦!”

    赵桓轻轻答应一声,坐下来喝了口茶,沉吟一下他又对老宦官道:“去告诉曹总管,清点一下宫中究竟有多少宫女,包括掖庭宫和东宫的也算。”

    “老奴这就去!”

    老宦官转身便走了,这时,小宦官在门口道:“陛下,耿相公来了!”

    “宣他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