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八十八章 百官威逼
    耿南仲回京第一件事便是召开知政堂议事,目前知政堂六相中,何苗已战死,白时中被罢相,只剩下耿南仲、吴敏、李邦彦和唐恪四人。

    耿南仲将金国的条件提了出来,议事堂内顿时沉默了,半晌,吴敏沉声道:“让官家去军营谈判,他不会答应的。”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和大家商量,这件事该怎么办?”

    “一定要让官家去吗?”唐恪小心翼翼道:“能不能再和金兵协商一下,换一个条件。”

    “可以,那就由唐相公去和金兵协商,怎么样?”耿南仲冷冷瞥了他一眼。

    唐恪立刻紧紧闭上嘴,让他去协商,不就是让他去送死吗?

    耿南仲看了三人一眼,恶狠狠道:“这是金国给我们的最后一个机会,如果再不答应,金兵杀进城来将鸡犬不留,这是完颜斜也亲口说的,你我死了也就罢了,恐怕你我的妻女也会被送去金营,这样的后果你们愿意看到吗?”

    三人脸色大变,他们是朝官,不像权贵巨富都把家人送去了南方,他们的妻子儿女都在京城,破城后果他们不敢想象。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李邦彦缓缓道:“要不然就发动百官劝说官家吧!反正城破官家也一样逃不掉,还不如劝他去谈判。”

    唐恪也道:“太上皇沦陷金营,作为长子,官家应该去换回父亲,我支持李相公!”

    三人又望向吴敏,吴敏点点头,“刚才耿相公也说了,完颜斜也愿意担保官家的安全,我觉得官家去一趟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明天一早我们就召集百官,一起劝说官家吧!”

    .........

    当天晚上,两百多架投石机轰隆隆靠近了内城的北城墙,在距离两百五十步外停下,随着完颜宗望一声令下,两百架投石机同时发动,长臂挥出,两百多只火油桶腾空而去,向北城墙飞去。

    金兵的目的并不是攻城,而是向朝廷施压,只见无数小黑点越过城墙,落入城内,有的落在屋顶,有的落在院子里,有的落在街头,油桶落地便破裂,大量的火油倾泄而出,住在城墙边的民众看见四处流溢的火油,他们立刻意识到不妙,惊恐地向城内奔逃。

    尽管金兵的目标并不是城头,但还是有十几只火油桶落在城头,城头守军一阵大乱,主将王道齐急声大喊:“用泥沙掩盖!”

    这时,副将高建功上前献计道:“敌军投石机只有两百五十步,如果我们用床弩,可以将它们全部击毁!”

    如果是一般将领出这个计策,王道齐早就破口大骂了,但高建功是高深的侄子,又是自己的副将,他得留几分面子,王道齐摇摇头道:“现在宋金正在谈判期间,我们不能触怒金兵,我下令不准任何人放箭就是这个道理。”

    “可金兵却没有任何忌惮攻击我们!”高建功十分不满道。

    “我知道,但这是知政堂的命令,我们必须执行!”

    “狗屁知政堂,一帮软骨头!”

    高建功怒气冲冲地转身走了,王道齐脸色极为难看,这时,五千金兵弓弩手如潮水般冲上前,一名士兵愤怒难忍,张弓搭箭,一箭射了出去,心情郁闷的王道齐顿时大怒,上前一刀将这名士兵斩首,他厉声喝道:“谁敢再放箭,立斩!”

    高建功望着被斩杀的士兵,他慢慢咬紧牙关,眼睛恨得要喷出火来。

    紧接着,城下的火箭如雨点般射来,吓得城头宋军纷纷蹲下,一支支火箭掠过城头,向城内射去,火箭点燃了火油,城内各地顿时燃起了烈焰。

    这时,城外的投石机再次发射,将一桶桶火油砸进城内

    大火烧了整整一夜,熊熊烈火点亮了半个夜空,滚滚浓烟弥漫在京城上空,浓烟中透出血腥的红色,俨如末日来临,强烈的恐惧笼罩着每个人内心,天子赵桓也惊惧得一夜未眠。

    天终于亮了,外城的金兵和投石机都已撤退,大火也渐渐熄灭。

    内城的北城主要豪宅大户为主,亲王府、权贵府、功勋重臣府,包括曹府也距离北城墙不远,这场大火几乎将内城的豪宅区烧成了白地,距离北城墙一里内已看不见一座完整的房宅,到处是残垣断壁,西北角的梁师成和王黼府第占地太大,现在依旧有火焰在燃烧。

    与此同时,一百余名中高层官员在知政堂四名相国的带领下前往紫微宫向天子赵桓施压,逼他前往金营谈判。

    这个消息第一时间便通过曹晟传给了李延庆。

    李延庆忍不住笑了起来,在这一点上历史并没有走样,历史上,赵桓确实是被文官集团逼去金营谈判,宋朝权势最大的并不是皇帝,而是文官集团,赵佶为了和文官集团对抗,不惜重用梁师成、童贯等宦官,但权相蔡京依旧几起几伏,赵佶拿他没有办法,不得不重用他稳住朝政。

    平时文官集团或许不敢和皇权对抗,但在切身利益面前,皇权便被孤立了,最后不得不向文官集团妥协。

    “延庆,你说官家真的会被逼去金营谈判?”

    “他一定会去,这就是金国以打促和目的,他们要逼迫宋朝投降,从精神上击垮宋朝!”说到最后,李延庆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曹晟没有注意到李延庆目光的变化,他怔怔望着窗外,似乎想到了什么,沉思半晌,他才低声问道:“你迟迟没有对王道齐动手,莫非就是在等待这个机会?”

    李延庆收回凌厉的目光,恢复了平淡,他点点头,“你说得一点没错,我之前把康王送走,也是在等待这个机会,赵桓若是个寻常亲王也就罢了,偏偏他是个不合格的皇帝,我也没有选择余地了。”

    曹晟虽然早就意识到李延庆有重换皇帝的心思,但他今天这样直白地说出来,还是让曹晟有点受不了,他低下头沉吟不语。

    李延庆明白他的心情,知道他需要时间想通,但曹晟代表曹家,曹家是自己的道义后盾之一,他需要让曹晟知道并参与这件事,把曹家彻底栓在自己的战车上。

    李延庆拍拍他的肩膀,起身走出了房门。

    李延庆刚走出房门,莫俊便匆匆迎上来,“我刚刚接到宫里的消息,赵桓答应去金营谈判了!”

    “这么快?”李延庆有点惊讶,他还以为赵桓会坚持几天,没想到才一个时辰就妥协了。

    莫俊冷笑一声,“他本来意志就不坚定,估计昨晚金国的烧城也将他吓坏了,不敢不答应金国的要求。”

    “有反对赵桓去金营议和的官员吗?”

    “有不少,但主要是下层官员,他们要求和金兵决战,反对议和,但他们的反对并没有什么效果。”

    李延庆点点头,“由他去,高建功那边有消息吗?”

    “暂时还没有,如果都统需要,我派人去和他联系一下。”

    “去吧!现在他是整个局势的关键,能不能稳住军队,就靠他了。”

    .........

    赵桓最终屈服了,大臣们轮番上前逼迫,使他空前孤立,他不得不宣布将亲自前往军营谈判并探望父皇,但赵桓也提出了一个条件,他要求带着所有的兄弟一同去探望被金人囚禁父皇。

    “他是什么意思!”

    曹晟着实愤怒了,“他还是天子,还是长兄吗?我没有见过这么自私冷血的人。”

    “只因为他是皇帝!”李延庆淡淡道:“他心中只有皇位,早已没有什么亲情,他怕被自己金兵扣押,我们再立别的皇子为帝,京城内没有了皇子,我们只能想方设法赎他回来。”

    曹晟呆住了半晌,最后轻轻叹息一声,“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康王送走,你是早就想到会有这个结果,对吧!”

    李延庆点点头,“我只是猜测,但为了防止万一,我必须留一条后路。”

    “那就让他们去金营?”

    李延庆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别人去不去他不在意,但赵桓一定要去。

    曹晟明白李延庆的意思了,他只得暗暗叹了口气,既然李延庆已选择了康王,赵楷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就在这时,一名亲兵快步上前禀报道:“启禀都统,外面来了个老宦官,说有紧急之事求见都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