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九十章 悄然来临
    李延庆并没有把八个帝姬送回宫,而是把她们送去曹晟驸马府,交给赵金奴照顾,赵金奴已在门口等着她们,赵福金等八名帝姬从马车里出来,众人搂抱在一起,再次放声痛哭。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先进府。”

    赵金奴安慰着八个妹妹,众女跟随赵金奴进府,这时,赵福金忽然抬头望着李延庆,眼中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她嘴唇动了动,却无法开这个口,李延庆对她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赵福金顿时俏脸一红,低着头快步进了府门。

    曹晟走上前重重拍了拍李延庆肩膀,“小子隐藏得很深啊!”

    李延庆一脸茫然,“六哥在说什么,我不懂!”

    “别装傻了!哎!最傻的人是我,我还居然求你去除掉蔡鞗,早知道我什么都不管,白白欠你的人情。”

    李延庆摇摇头,“当初你如果不找我,德茂帝姬就真的就嫁给蔡鞗了。”

    曹晟愕然,“不会吧!”

    李延庆笑了笑,“或许这就叫天意吧!我不可能事事都料到,就像我想不到她会把这个给我一样。”

    李延庆取出了赵福金给他的凤玉,上面刻着赵福金的名字,背后是她的生辰八字。

    曹晟叹口气道:“这叫本命玉,又叫驸马玉,是太上皇亲手制作,他的每个女儿都有一块,在洞房之夜,她会把这块玉交给驸马,金奴那块玉就在我手上,我怎么也想不到老四的心上人会是你。”

    说到这,曹晟推了他一把,“去看看她吧!给她一个说法。”

    李延庆点点头,转身向府门中走去,曹晟立刻吩咐管家带李延庆去内宅。

    这时,赵金奴已经安置好了八个妹妹,出来找丈夫,正好见管家带着李延庆向内宅中走去,她十分惊讶,但她也知道这一定是丈夫的意思,她便急匆匆跑出来找曹晟。

    “夫君,怎么回事,李延庆怎么进内宅了?”

    “我让他去找老四了。”

    “为什么?”赵金奴忽然想到她和四妹开的玩笑,心中隐隐有些紧张,难道那些玩笑是真的?

    “老四把本命玉给李延庆了。”

    “啊!”赵金奴惊得捂住嘴,她当然知道本命玉意味着什么?

    “原来她的心上人真是李延庆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曹晟有些不解。

    “这几年我发现她一直心事,我就知道她心中有人,但不敢说出来,上次在京兆我拿李延庆和她开玩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说到这,赵金奴眉头又一皱,“奇怪了,她应该没有和李延庆接触过才对,怎么会莫名其妙喜欢上李延庆?她可不是那种所谓仰慕英雄的女人。”

    曹晟低头沉思片刻,猛地一拍额头,“我知道了!”

    “夫君知道了什么?”

    曹晟激动道:“具体哪一年我忘了,大概七八年前吧!那时候好像李延庆刚进京没多久,他跟郓王一起去打猎,老四还是延庆帝姬,当时出了一件事,老四险些被猛兽所伤,是李延庆救了她,郓王说老四一直念念不忘,莫非这么多年,老四一直牵挂着他?”

    赵金奴也惊讶万分,不会吧!这么多年了,四妹真的一直对李延庆念念不忘?她心中一急,转身就走,“不行,我得问问她去!”

    曹晟连忙抓住妻子,“现在别去问,让他们说说话。”

    .........

    赵福金在驸马府有自己的院子,在后宅西院,她虽然被李延庆所救,没有被带去金营,但她依旧心事重重,笑颜难展,她独自站在一株梨树下,凝视着雪白的梨花。

    这时,她感到身后有脚步声,便道:“我想安静一会儿,等会儿再过去。”

    身后却没有人回答,赵福金一怔,转身望去,她的俏脸腾地变得通红,羞涩地低下头,李延庆慢慢走过来,柔声道:“这次是我关心你不够,让你差点出事!”

    赵福金的头低得更深了,轻轻咬着嘴唇,却没有说话。

    李延庆拉起她手,轻轻握住,微微笑道:“其实上次在虹桥宝妍斋遇到你,我心里就明白了。”

    赵福金声音如蚊子般的小,“我去宝妍斋买东西很正常呀!”话虽然这样说,她的手却没有抽回去。

    两人站了半晌,李延庆又道:“我家有妻室,恐怕给不你太大的名份。”

    赵福金脸色一变,目光随即黯然,小声道:“如果我进了金营,下场不知该怎么悲惨,连亡国奴都不如,我哪里还敢奢求名份。”

    李延庆放开她的手,在花园里缓缓散步,赵福金跟随着他,默默同行。

    “你最担心的其实并不是自己,而是皇室对吧!”

    赵福金点了点头,她心甘情愿跟随李延庆,不求名份,她唯一担心就是皇室,皇兄会答应自己成为李延庆的妾吗?

    “之前你父皇给了我一份圣旨,以书面承诺的方式把一个帝姬许配给我,不管将来是谁做了皇帝,他都不会干涉你我之事。”

    说到这,李延庆转身将她搂在自己胸前,目光炽热盯着她,赵福金紧张得心中怦怦直跳,又是欢喜又是羞涩,她将头深深埋在李延庆怀中,不敢抬起头。

    李延庆轻轻托起她的下巴,赵福金闭上了双眸,等待着幸福的降临,李延庆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赵福金浑身一震,紧紧抓住了李延庆的胳膊,李延庆却不管她的紧张,将她搂在怀中,如暴风骤雨般的吻住了她,赵福金渐渐地迷失了,双臂不由自主地挽住李延庆的脖子,主动地迎合他的热吻......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不舍地分开,赵福金低下头,羞涩地撒娇道:“就知道欺负人家!”

    李延庆笑了笑,问道:“有什么事吗?”

    赵福金吓了一跳,一回头才发现身后不远处站着一名侍女,神色慌张,有点不知所措,赵福金的俏脸蓦地通红,用指甲轻轻在李延庆的手背上掐了一下。

    “启禀李官人,驸马有急事找你。”

    “他现在在哪里?”

    “驸马在外书房,让奴婢带官人过去。”

    李延庆看了赵福金一眼,赵福金连忙道:“我也正好要看望三个妹妹,你去忙正事!”

    “好吧!晚一点我再来看你。”

    他轻轻握了一下赵福金的手,这才跟着侍女向中庭走去,“官人请这边!”

    赵福金望着李延庆远去,她慢慢在一块大石上坐下,今天的经历就仿佛做梦一般,从绝望到希望,幸福竟来得那么突然,在自己不经意的时刻,它便悄然来临了,一时间她竟痴掉了。

    “四妹,你让我好找!”身后忽然响起赵金奴的声音,顿时将赵福金从沉醉中惊醒。

    赵福金连忙站起身,只见赵金奴从一座小桥上匆匆走过来。

    “二姐,我....我是来随便散散步。”赵福金有些手足无措道。

    “你这个死丫头,到现在还瞒我,算了,以后再找你算账,现在先跟我去内堂,三个妹妹都到了,你等你一人。”

    赵金奴拉着赵福金快步向内堂走去。

    .......

    李延庆来到外书房,却发现莫俊也在房间内。

    见李延庆进来,莫俊连忙起身道:“都统,高建功那边有重要消息。”

    “什么消息?”

    “王道齐可能要降金!”

    这个消息着实让李延庆吃了一惊,今天他还亲眼看见王道齐对赵桓忠心耿耿,一转身就要降金,此人的心机也未免太深了。

    “消息可靠吗?”

    “应该可靠,王道齐身边有人被高建功收买了。”

    李延庆沉思一下道:“如果让王道齐身边人动手,成功可能性有多大?”

    莫俊摇摇头,“只能说有可能,但风险很大。”

    “那王道齐会在几时降金,这个能确定吗?”

    “这个也不能确定,我很担心今天晚上,如果王道齐决定降金,他是不会顾及赵桓的死活。”

    这时,曹晟在旁边道:“有没有可能金兵暂时不接受王道齐的投降,金兵不是彻底征服大宋吗?”

    李延庆叹息一声,“这些都有可能,问题是我们不敢冒这个险啊!”

    房间里一时沉默了,李延庆负手走了几步,他当机立断道:“去通知高建功,计划提前,今天就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