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九十一章 杀将夺权
    殿前禁军最初是负责守卫皇城,在二十万宋军被女真骑兵全歼后,城内守军不足,两万殿前禁军便走出皇宫,否则守卫内城,内城四壁中,最重要的是南面的朱雀门和北面的景龙门,由于金兵主要从北面进攻,北城墙的三座城门:景龙门、旧封丘门和陈桥门便显得尤为重要了。

    殿前禁军的主要军营就位于景龙门附近,皇城内也有一座军营,目前驻军不多,只有两千人,但禁军军衙就设在这座皇城军营内,王道齐之前大部分时间都会呆住皇城军营内,但自从金兵攻破外城后,王道齐大部分时间都在景龙门。

    傍晚时分,王道齐正坐在房间内写一封密信,这封信自然是写给完颜斜也,他知道京城大势已去,金兵在一个多时辰内便攻破了外城,攻破内城应该也是举手之间,今天金人逼官家去军营谈判,很明显是想逼京城开城投降,以官家和文官的软弱,投降已是铁板钉钉之事,关键是自己怎样做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王道齐已经想通了这一点,与其随大流投降成为亡国奴,还不如自己主动投降,才能将自己的价值提前显示出来,从而得到金国重用。

    写完信,王道齐将信封好交给一名亲兵,仔细嘱咐他几句,亲兵揣好信便匆匆走了。

    王道齐当然不会擅自开门投降,他不能坏了完颜斜也的大事,王道齐心里有数,自己必须配合金兵的战术,金兵要求他什么时候投降,他便什么时候开城。

    送信士兵走了,王道齐一颗心放下来,端起茶细细品了一口,就在这时,军营外城忽然传来敲锣打鼓声,颇为热闹,让王道齐不由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他放下茶杯走出房门,一名士兵飞奔而来,单膝跪下禀报,“启禀都指挥使,军营外有百姓来犒军,拉来了几车猪羊和旗帜,高将军请都指挥使出去应酬一下。”

    王道齐眼中略有一丝惭愧,不过这丝惭愧只是一闪而过,他脸上立刻堆起笑容,呵呵一笑,“看看去!”他带着几名亲兵快步向军营大门而去。

    军营大门前格外热闹,几辆驴车上装满了宰杀好的猪羊,还有数十坛酒,几名老者正和副将高建功说话,百姓前来犒军自然是十分风光的事情,作为副将,高建功自然不能抢主将的民望,这是为副将者的基本觉悟。

    军营对面是烧成残垣断壁的一片废墟,而军队北面有一片池塘,阻止了火势向军营蔓延,使军营得以幸存,但军营对面的景桥瓦肆就没有这种幸运了,被大火烧成废墟。

    高建功有意无意地向向对面废墟望去,此时已是黄昏,视线不是太好,整片废墟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暮色,在军营大门正对面约八十步外有一堆残砖碎瓦,堆积如小山一般,近两丈高,最上面乱七八糟堆放着十几根烧成黑炭般的房梁。

    但就在这十几根黑炭中匍匐着一个黑影,如果不是高建功事先知晓,他压根看不出那里面还藏着一个人。

    高建功心中有点紧张,毕竟是八十步远,这需要非同一般的箭术,如果这一箭射不中,那也只能由自己出手了。

    高建功出手是李延庆的备用方案,但这个备用方案风险较大,能不用尽量不用,只是防止第一击不成功。

    为了这次行动,高建功做了周密的部署,军营前站岗的士兵都是他的人,不仅如此,距离军营大门最近的几排营房内也由高建功的直属军队,今天的行动只能成功,绝不能失败。

    “呵呵!高将军接待一下就行了,用不着我出面吧!”身后传来王道齐干涩的笑声。

    王道齐终于出来了,高建功心中一紧,迅速瞥了一眼对面的废石堆,随即满脸堆笑迎上前道:“难得有百姓的犒军,我出面有点承受不起百姓的拥戴,还是得王帅出面才行!”

    王道齐心中奇怪,这个高建功一向说话生冷刺耳,今天倒说得圆润,莫非他有求于自己,王道齐用眼角余光扫了高建功一眼,见高建公的笑容很勉强,显然是刻意装出来的,今天的客气果然是有所求。

    虽然不知道高建功想求自己什么,但王道齐的心情还是不错,他早就在等待机会收拾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了。

    这时,犒军的两个老者上前躬身行礼,“王将军率领士兵奋勇杀敌,保卫家园,我们心中感激不尽,这是大家凑的一点份子,数量不多,只是略表心意,恳请王将军收下!”

    王道齐微微一笑,“保家卫国是我们的本份,不需要大家感激,不过心意我收下了,谢谢两位老丈,谢谢所有乡亲父老!”

    十几名后生上前将东西卸下,众人便告辞走去,王道齐走到酒坛前,用脚踢了踢,“东西搬回去,今晚给弟兄们改善伙食!”

    他话音刚落,忽然感到一支黑影出现自己眼前,他一抬头,一支箭噗!射中他的面门,王道齐大叫一声,仰面摔倒。

    王道齐身后的几名亲兵扑上来,“大帅!大帅!”

    这时,高建功冲上来喝道:“一定是金兵奸细,来人,速去对面抓捕凶手!”

    士兵们纷纷向对面奔去,高建功推开几名亲兵,扶起王道齐喊道:“王帅,你怎么样?”

    这一箭正中颧骨,射得不是很深,但

    箭头淬有毒液,王道齐脸已经开始变黑,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高建功回头对几名王道齐的亲兵喝道:“还不快去请军医!”

    三名士兵醒悟,立刻慌慌张张跑进军营,高建功又打发另外两名亲兵进去抬担架,王道齐的五名亲兵都被打发走,高建功目光向四周扫过,都是自己的人,他低头冷冷望着王道齐。

    王道齐此时尚未断气,看见高建功凶狠的目光,他的眼睛忽然流露出巨大的恐惧,想挣扎却被高建功死死摁住,高建功迅速抓住箭杆,狠狠向下一戳,弩箭顿时戳穿了头颅,王道齐惨叫一声,当即毙命。

    高建功带着心腹将王道齐抬进营房,又派手下去通知王道齐的十几名心腹将领,只片刻,军医便匆匆赶来,不等军医进房,高建功将他拉到一边,附耳对他低声道:“王帅已死,不准你透露消息,假装抢救,否则要你的狗命!”

    军医吓得一哆嗦,“卑职知道了!”

    高将军一把将他推进屋子,又转身将几名王道齐的亲兵拦住,“让军医抢救,人多反而会坏事!”

    这时房门关上了,只见军医在里面高声道:“大帅还有希望,谁也不要进来惊扰我!”

    几名亲兵都不敢进去了,焦急在门口等候,不多时,王道齐的十三名心腹部将闻讯匆匆赶来,“大帅怎么样?”将领们急问道。

    亲兵指了指房间,“王军医正在抢救,不准我们进去打扰,说是还有救!”

    “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伏击大帅?”几名大将怒吼问道。

    两名亲兵连忙给他们讲述主帅中箭受伤的经过,这时一名士兵偷偷溜出来,对外面的高建功低声道:“都来齐了!”

    高建功点点头,回头一挥手,只见从几间营房内涌出上百名刀斧手,杀进了院子里,院子里一片惨叫,只片刻便安静下来,王道齐的十三名心腹将领全部被刀斧手斩杀,一个不留。

    “擂鼓集结!”

    高建功下达了命令,集结的鼓声轰隆隆敲响了,王道齐直属的一万士兵从四面八方迅速赶来校场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