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九十二章 金营漏洞
    “这么说高建功已经完全控制了王道齐的军队?”李延庆负手在房间里似笑非笑问道。

    莫俊点点头,“确实已经完全控制住了!”

    李延庆现在就在军营隔壁的一座民宅内,他的三千精锐军队已经在四百步外集结待命,一旦高建功搞不定王道齐的军队,他便会立刻接手,莫俊告诉他已经控制住了,让李延庆松口气的同时,也不由有些遗憾,没想到高建功还真点有本事。

    “那个高建功是个狠人!”

    莫俊继续道:“他利用王道齐受伤的消息将王道齐的十三名心腹将领全部引来,在院子里集中杀掉,所以才没有任何人敢反对他。”

    “那就请他明天来军衙找我一趟。”

    停一下,李延庆立刻否定自己的计划,“算了,我还是现在就去找他。”

    “都统,会不会不安全?”莫俊有点担心,毕竟高建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李延庆摇了摇头,“他是高深的侄子,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他就算杀了我,他又能左右曹晟和徐宁、张清?”

    “都统说得对,是卑职多虑了。”

    李延庆离开民宅,很快便来到了军营,高建功闻讯亲自迎了出来,他上前单膝跪下行礼,“卑职高建功参见李少保!”

    “高将军不必客气,都是自己人,请起吧!”

    高建功又给李延庆介绍了身后的一班将领,众人纷纷行礼,李延庆点点头,“我们上城头!”

    高建功和众将领上了城,这还是李延庆第一次走上内城的北城,就算他从前担任东京防御使时也没有上来过,不过城墙本身没有什么让李延庆感到新奇之处,和南城墙完全一样,城墙高达三丈五尺,宽达两丈,异常厚实坚固。

    不过城外情形却让李延庆暗吃一惊,城外可是外城的北大街啊!也是东京的一处繁华热闹之地,景龙瓦肆、景龙酒楼、精良珠宝铺、百盛银铺、张老羊正店等等京城赫赫有名的店铺和瓦肆都消失不见,变成了一片废墟。

    高建功叹息一声,“北外城基本上已经被完全拆毁了,金兵正驱赶民夫清理砖石瓦片,否则巢车、云梯都无法靠近。”

    李延庆指着城外的砖石瓦片问道:“清理干净需要多少时间?”

    “他们速度很快,卑职估计最多一两天就能清理干净。”

    李延庆想了想道:“高将军,我们今天晚上就换防,北城我来守,你率军去守南城。”

    李延庆语气很平淡,但不容拒绝,高建功稍稍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卑职遵令!”

    李延庆淡淡一笑,“等金兵北撤后,你来接任王道齐的官职!”

    高建功顿时大喜,王道齐可是正四品殿前副都指挥使,而自己不过才是从五品步军都虞候,足足升了三级,他再次躬身行礼,“多谢少保提携!”

    李延庆拍拍他的胳膊,低声道:“我是曹家之婿,提拔高家子弟很正常!”

    高建功虽然性格刚烈,但并不代表他不懂官场之道。

    曹、高两家世代联姻,早成了一家人,虽然他是高深的侄子,而高深是曹评的小舅子,按辈分来说,他还比李延庆高一辈,不过李延庆现在是太子少保、鲁国公,高建功难以望其背颈,他没有资格在李延庆面前摆长辈的架子。

    高建功默默点头,对李延庆道:“卑职现在就率军去南城!”

    王道齐之死没有任何影响,尽管还有士兵在装模作样搜查金兵探子,但在连相国都不幸阵亡情况下,一个四品武将被金兵刺杀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收服了王道齐的军队,李延庆基本上已经控制了内城,目前内城有四万五千军队,李延庆随即令曹晟率五千士兵负责皇宫和内城的治安,又将两万军队和三万民军分别交给潘岳、周鳞和高建功,令他们三人守卫东、西、南三面城墙,李延庆则亲率两万军队以及五万民军坐镇北城,又令徐宁和张清为左右副将,分别守卫北城的东西两端。

    入夜,李延庆站在城头,眺望着两里外的金营,外城靠城墙的百步内早就被李延庆拆成一片平地,加上金兵又清理出大片空地,完颜宗望便在蔡市桥两边的空地上扎下一座军营,驻扎了三万人。

    李延庆再向北望去,外城北城墙已经被拆毁,视线没有了阻挡,可以看见更远的城外,可惜外面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但李延庆脑海里却出现了一幅清晰的地图,这是他白天看到的情形,是金兵的驻营地图。

    他白天就发现了金兵驻营的一个漏洞,只是现在夜深人静,这个漏洞在他脑海里变得格外清晰。

    这时,徐宁慢慢走过来,沉声问道:“都统觉得金兵还会攻城吗?”

    李延庆点点头,“一定会!”

    他不由又忍不住冷笑一声道:“等他们发现官家前往金营议和捞不到任何好处时,他们就会恼羞成怒,大举攻城!”

    “都统说得对,只要有我们守住城门,金兵就休想从城内得到任何好处。”

    徐宁又叹息一声,“就怕金兵用震天雷炸开城门!”

    外城失陷太快,徐宁的心中有了一丝阴影,李延庆淡淡道:“知道震天雷最怕什么吗?”

    “卑职听人说过,震天雷最怕水。”

    “震天雷其实不仅怕水,而且也怕火,无论水火都是破解震天雷的最好办法。”

    “都统想到什么方案了吗?”徐宁若有所悟,他感觉都统话中有话。

    李延庆的脸上闪过一丝诡秘的笑容,望着远处的军营道:“你没发现金兵的驻营受地形限制,出现了一个不该有的漏洞吗?”

    徐宁浑身一震,连忙凝神向金营望去,他在京城生活了近二十年,对京城的大街小巷都十分熟悉,他看了半晌,忽然脱口道:“五丈河!”

    李延庆点点头,“金兵居然跨五丈河驻营,这是上天给我们的一次机会。”

    徐宁顿时兴奋起来,“那我们该怎么办?”

    李延庆想了想,回头对亲兵道:“把张顺给我找来!”

    张顺正式投靠李延庆后,被李延庆任命为裨将,裨将属于中级将领的最低一级,比都头略高,这两天他参与训练民兵,不过他心中憋了一口气,一心想立功升为偏将。

    片刻,张顺匆匆上城,单膝跪下行礼,“卑职参见都统!”

    “张将军这几天还习惯吗?”

    “卑职已经习惯了,只是......”

    “只是什么?”李延庆笑问道。

    张顺深深吸一口气道:“卑职渴望立功升为偏将!”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想升为偏将,仅立小功还不行,必须要立下大功!”

    “卑职只恨没有机会!”

    李延庆微微笑道:“我找你前来,其实就是有一个很好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

    张顺大喜,连忙道:“请都统下令!”

    李延庆点点头,“今天晚上你就去给我做一件大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