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九十三章 夜探金营
    东京汴梁是迄今为止商业最繁华的一座都城,这种繁华不仅表现在大宋朝廷对商业的重视,也不仅表现在瓦肆商铺众多,同时也表现交通之发达,陆路四通八达,水道也密如蛛网,汴河、蔡河、金水河、五丈河、护城河以及城内运货漕河,其中水道最长、分布最密的便是运货漕河,它就象章鱼的触角,遍及城内四面八方。

    在内城旧酸枣门旁边有一座不大的水门,这是沟通内外城水路的一条漕河通道,河道不足一丈宽,最大也只能并列通过两艘百石的货船,水门有三座铁栅门,里面还有一条暗道通往城头,若敌军从水门来袭,可以直接在水门内投掷火油。

    张顺带着两名水性最高的手下从水门处下水了,仿佛三条人鱼一样,无声无息地向外城游去。

    外城地形复杂,而金营占地规模太大,不像城外可以找一处一望无际的旷野驻扎,在城外驻扎,必然会遇到密集的河道,很难避开,外城的金营就遇到四条河道,其中三条是漕河,而一条是五丈河,金兵用房舍的瓦砾泥土将三条漕河填实了,只留下一条五丈河,便于取水和运输。

    五丈河从金营的南北方向纵穿而过,将军营一分为二,西面军营是大头,用以驻扎军队,东面军营面积稍小,用来屯集物质,而军营东西的通道是一座石桥,叫做蔡市桥,就算在从前,蔡市桥也是一座标志性的桥梁,这里曾是汴京最大的黑市,各种地下交易在蔡市桥一带非常活跃,尤其在银价暴涨之时,京城内所有人都知道蔡桥黑市。

    虽然金兵已经将军营内的漕河全部填掉,但五丈河本身就是漕河的一条母河,从内城通过漕河同样可以很容易地抵达五丈河。

    三更时分,经过近一个时辰的潜游,张顺和三名手下沿着五丈河抵达了军营外,一路上,五丈河的两边都是黑黝黝的荒无人烟,但到了军营前,五丈河两边便开始热闹起来,两岸树上挂着灯笼,巡逻士兵川流不息。

    但对于宽达三丈的五丈河而言,两岸的巡逻就显得十分薄弱了,而且金兵没有船只,无法在河中巡逻,使金兵军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防御漏洞,敌军士兵可以轻易从水中潜入军营。

    其实完颜宗望也意识到了这个漏洞,只是金兵清晨才刚刚驻营,还找不到合适的办法填补这个漏洞,更重要是宋朝皇帝和相国都去了金营谈判,这就相当于最大的人质,宋军绝不敢在这个时候有任何轻举妄动,金兵对宋军骨子里的蔑视使他们有点轻敌大意了。

    张顺和手下潜入军营内,一直到蔡市桥下从水底潜出,他们躲在桥拱下,四下观察敌军动静。

    这一带张顺很熟悉,他来京城后,大部分时间都耗在蔡市桥旁边的黑市内,但现在外面已经面目全非,所有的房舍都消失了,不远处只有一顶顶帐篷,张顺不由暗骂一声。

    但让张顺头疼的是,桥头通往西营的路上有两支巡逻士兵来回巡视,他从水中爬上去就会发现,如果是一个两个士兵倒也无妨,但岸上至少有二十余人,风险太大,让张顺一时有点难办了。

    “大哥,就二十一人,我们一人对付七个,应该问题不大!”张顺的一名手下小心翼翼建议道。

    张顺摇摇头,“不是杀人的问题,而是怕惊动军营,让我们的行动露陷。”

    “那可怎么办?”

    张顺咬一下嘴唇,“再等一等,看看有没有别的机会。”

    就在这时,一阵大车的轱辘声从西面传来,只见三辆牛车正摇摇晃晃从西面军营向桥上驶来,张顺眼睛一亮,要什么就来什么,天无绝人之路啊!

    张顺低声嘱咐两名手下几句,他纵身一跃,抓住了桥下的一根铁箍圈,象只壁虎一样向桥上爬去,这是三辆给军营送酒的牛车,空车返回东面物资大营,当牛车缓缓从桥上经过,只见一个黑影迅速从桥栏下窜出,隐入了最后一辆牛车下面。

    三辆牛车毫无阻拦的驶过了巡逻区,进入了物资营,物资营内有几百顶大帐,里面堆放着各种物资,粮食、兵器、弓弩、盔甲、帐篷、锣鼓、旗帜、火油、火器等等,另外还有大量攻城武器堆在露天,里面有二十几支巡逻队在营区来回来巡逻,戒备十分森严。

    牛车刚进营地不久,张顺便找到一个机会,他见前后无人巡逻,便从车底翻身跃出,一个骨碌便滚进了最近的一顶大帐中。

    这是一顶放置盔甲的大帐,一捆捆牛皮甲堆积如小山一般,散发着陈腐的气息,张顺脱去了水靠,里面穿着一身紧身武士服,后腰鼓鼓囊囊,绑扎着一只用猪膀胱做成的防水袋,袋口扎得很紧,里面滴水不漏。

    张顺将头上和身上的水渍抹干,这才从皮靴中拔出匕首,划开了防水袋,取出一只用油布裹紧的火石和三支火折子,张顺用敲打火石,点燃了火折子,随即吹灭,将它放入火折筒中。

    此时火折子虽然吹灭了,但里面却是星星火点,一吹便可以燃烧起来,军用火折子制造很费力费时,加有硝粉、硫磺粉和松香等物,最长可以使星星火点坚持三个时辰不灭,是军队行军夜袭必备之物。

    张顺的匕首异常锋利,是他在黄河上打劫一个大户的船只时得到,这把无名匕首样式很简单,却斩金截玉,削铁如泥,张顺用它切断船底毫不费力,是张顺的最心爱之物。

    张顺很快爬上了小山一样的皮甲堆,轻轻一纵身,攀住帐顶,匕首轻轻一挥,嗤!一声,帐顶上出现一个大口子,张顺慢慢探头出去,居高临下,他可以看清周围的情形。

    几乎所有的大帐都是一个模样,看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物资,不过张顺却从巡哨士兵的分布看出一点端倪,西北角的数十顶大帐旁竟然有七八支巡哨,格外密集。可见那边有金兵重要的军事物资。

    这时,只见一名醉醺醺的金兵百夫长摇摇晃晃向这边走来,手中拎着酒袋子,口中哼着小曲,张顺顿时有了办法。

    他飞身下来,将大帐划开一个大口子,隐藏在口子旁,当百夫长经过时,张顺扑上去,勒住对方的脖子,将他拖进大帐,随即匕首一挥,切断了士兵的喉咙。

    片刻,穿着金兵百夫长盔甲的张顺从大帐内走出,大摇大摆向西北角走去。

    虽然穿了金兵的盔甲,张顺还是不敢大意,他尽量隐秘而行,不被巡哨金兵发现,当张顺潜入一顶大帐时,果然不出他所料,里面堆满了火油桶,至少有数百桶之多。

    张顺一连潜入四座大帐,里面都是火油,当他潜入第五座大帐时,他终于长长松了口气,里面不再是火油,而是一排排铁架子,双面摆满了黑黝黝的铁疙瘩,外形俨如一只只大冬瓜。

    张顺一眼便认出,这就是他今天的目标,震天雷,这一刻,张顺仿佛看见偏将的山纹顺水甲在向自己招手了。

    张顺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迅速清点了一下,十排铁架,每排放二十余枚,这座帐篷内就有两百余枚,张顺想了想,又从另一头钻出了大帐。

    别看大营内戒备森严,巡逻队不断,但实际上只要掌握了巡逻的规律,根本就不怕被对方发现,他索性脱去了笨重碍事的金兵将领盔甲,想想自己也是多此一举,万一哪个金兵问了自己一句,自己不会女真话,岂不是同样露陷?

    不过张顺想了想,还是又重新穿上了金兵将领的盔甲,他逃跑时需要这身盔甲掩护。

    张顺又进入另外一座大帐,大帐内还是震天雷,数量同样是二百余枚,张顺心中顿时有点兴奋起来,自己还以为只有两百多枚,看样子远远不止,肯定还第三座营帐。

    张顺又连闯周围的五座大帐,只看到三座大帐内是震天雷,其中最后一座大帐内只有百余枚,张顺便判断出金兵的震天雷共有约千枚左右,是大买卖啊!

    张顺探头向外看了看夜色,已经快四更时分,再不动手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