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九十七章 深夜偷袭
    夜幕刚刚降临,一万金兵便借着夜色的掩护向西城悄悄推进,西外城的大部分民房没有拆除,使金兵有了遮蔽的空间,一万金兵便散布在西外城的大街小巷,在外城还有三万金国骑兵也已准备就绪,由大将完颜娄室统帅,他们藏身在外面的一片丘陵后,距离内城约五里之遥,在夜幕笼罩下,内城的宋军无法看见他们。

    这是攻打外城一幕的重演,完颜宗望颇为紧张,他们的震天雷只剩下五十枚,这是准备送回金国研究的专用品,现在不得不用它们来破城了,就在一个时辰前,完颜宗望接到了都元帅的破城命令,令他故技重施,利用夜色掩护,用震天雷炸开城门。

    完颜宗望此时就立马在外城州西瓦子大门口,他注视着城头上的守卫,他从之前攻破西外城的经验来分析,宋军会重视南北两边的城墙,而对东面和西面会略为忽视,城头上很安静,看不到巡逻的士兵,或许宋军以为谈判期间暂时不会攻城,完颜宗望暗暗思忖。

    这时,一名士兵猫腰奔来,低声禀报道:“启禀副帅,已经准备完成,随时可以出发!”

    完颜宗望看了看城头,又看了看夜色,夜色已足够浓厚,他便点点头令道:“行动吧!”

    百名身穿黑衣的士兵分成三队向城墙方向迅速进发,内城下面也有护城河,而且距离城墙百步内不准建屋,这使得百名金兵靠近城墙需要经过一段百步宽的空旷之地,但这也在完颜宗望的计划之中,三队金兵从小巷奔出,便立刻匍匐在地上,借助地上的杂草掩护,缓缓匍匐前进,后面还有三人拿着长长的木板,这是准备在护城河上搭桥所用。

    百名金兵无声无息地向城墙靠近,但他们却想不到,就在城头,一双冷淡的目光正注视着他们一举一动。

    城头上早已部署了专门的夜眺兵,由百余名夜视极好的士兵组成,他们负责在夜间盯住外城的动静,所以在一万金兵悄然进入西外城时,便被几名西城夜眺兵发现了,立刻通知了主将李延庆。

    李延庆已经看见了正在地上匍匐前进的士兵,他倒有点佩服完颜宗望的头脑,居然故技重施,而且还是西城,只是把西外城变成了西内城,当大家都认为不可能再发生西外城攻破之事,完颜宗望偏偏就这样做了。

    李延庆随手拾起了一支铁火雷,就在这时,驻守西城的大将周鳞快步上前低声道:“都统,水已经准备好了!”

    李延庆回头,只见千余民夫各挑一担水上城,城垛下已经摆了三排水桶,密密麻麻足有两千余桶,自从李延庆告诉大将们,水是震天雷的天敌后,几乎所有人都在水上面做足了文章,从今天上午开始,东西南北四面城下都蓄满了水桶,足有上万桶水之多。

    李延庆笑着摇摇头,两千桶水太多了,最多二三十桶就够了,不过他没有说出来,又笑道:“然后是弓弩!”

    “已经准备好了!”

    只见两千名士兵手执神臂弩,已经准备就绪。

    “援军到了吗?”李延庆又问道。

    “已经来了,就在城下等候。”

    既然已经判断出金兵要对西城下手,那么就不仅是奇袭那么简单,如果奇袭失败,很可能就会大举进攻,李延庆必须要做好应对准备,西城除了自身五千军队外,李延庆又从北城和南城各调来五千人,同时调来三万民兵备战。

    “让大家做好准备,随时听我的命令!”

    百名金兵已经到了护城河边,此时城头上依旧没有什么动静,他们便将长长的木板搭上护城河,从木板上奔过去,身体紧贴在城墙下。

    金兵有第一次炸外城门的经验,他们配合默契,很快三支队伍便融合为两支,分布城门两边,一南一北,南面约六十人,北面四十人,各携带十枚震天雷。

    今天金兵要对付的是梁门,这是西城的主门之一,南面还有有一座郑门,但因为郑门进入后是汴河,对骑兵是天然阻隔,所以金兵便将目标定在梁门上。

    百名金兵的爆破非常有章法,完全和第一次炸开外城西门一样,先炸第一颗,待第一颗震天雷将大门旁边的城砖炸松动后,再安放十枚震天雷,这样即使炸不开铜门,也能将铜门两边结构炸毁,使铜门完整地倒下来,至于带二十颗震天雷,是因为梁门是瓮城,他们还需要再炸开里面一道城门,不过那道城门就容易得多,一颗震天雷便可以解决问题。

    为首百夫长招招手,两名士兵飞奔上去,他们轻车熟路地将一颗震天雷安放在铜门和城墙之间的衔接口上,下一步就是点火了。

    这时,李延庆点了点头,立刻有十几名士兵拎起水桶向下泼去,十几桶水骤然泼下,就俨如天降瀑布一般,下面两名正在点火的士兵措手不及,被水淋了透湿,震天雷也被水波及,变成一颗湿淋淋的水雷。

    下面的金兵大吃一惊,就在这时,一枚铁火雷扔了下来,正好落在几名紧贴城墙的金兵中间,铁火雷骤然爆炸,两名金兵躲闪不及,竟被炸飞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泼水和爆炸顿时使百名士兵吓得魂飞魄散,不顾一切跳进护城河,十几名抱着震天雷的士兵则向小桥奔去,城头弓弩手一起现身,瞄准下面的金兵放箭。

    一时间,箭如雨发,金兵纷纷惨叫中箭,十几名抱着震天雷刚跑到木板边的金兵也被乱箭射翻,连同震天雷一起摔入河中,还有二十几名刚刚爬上岸的士兵也难逃箭雨,纷纷倒地身亡,只片刻功夫,百余名金兵全部都死在箭雨之下,没有一个活口。

    就在铁火雷爆炸的同一时刻,完颜宗望便知道他们奇袭失败了,那不是震天雷的爆炸,而且是在城墙下,紧接着无数黑影出现在城头,向城下放箭,完颜宗望恨得捏紧了拳头,但他很快就放松了,奇袭失败是很正常之事,他们用奇袭攻破外城,对方当然会有防备。

    完颜宗望随即冷冷下令道:“传我的命令,撤退回营!”

    他们没有携带攻城武器,只能撤退了。

    一万军队迅速向北面撤离,远处的三万骑兵也接到了撤退命令,迅速向大营方向撤退。

    金兵的北撤没有再掩饰,黑影涌动,马蹄声如雷,千军万马向北撤退,城头上士兵都看出了金兵今晚的企图,很多人都吓出一身冷汗,这竟然是一场大战。

    周鳞走上前不解地问道:“既然准备那么充分,却撤走了,令人不解啊!”

    李延庆微微一笑,“或许他们没有想到需要爬墙进城吧!”

    周鳞呆了一下,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

    元帅大帐内,完颜宗望心怀忐忑地向都元帅完颜斜也汇报了今晚的失利,他原以为完颜斜也会勃然大怒,却没有想到完颜斜也居然没有说话,而是显得心神不宁,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完颜宗望有点怀疑,都元帅根本就要没有听自己的汇报。

    “元帅,出什么事了?”完颜宗望小心翼翼问道。

    完颜斜也摆摆手,他心里很烦,不想解释,而是焦虑不安地来回踱步,完颜宗望不敢再问下去,只能陪着他静静地等待什么消息?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奔跑声,一名亲兵几乎是冲进大帐,“大帅,确诊了,是真的!”

    “啊!”

    完颜斜也顿时大叫一声,狠狠将桌上的东西横扫在地上,一脚踢翻了桌子,他忽然拔出剑,怒气冲冲离开大帐走了。

    完颜宗望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见都元帅走远,他连忙拉住一名亲兵问道:“到底出现了什么事?”

    “副帅不知道么?瘟疫扩散了。”

    “什么!”完颜宗望大吃一惊,急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亲兵苦笑一声道:“东寨和西寨昨晚都出现了上吐下泻的情况,但这些士兵害怕被送去隔离营,便隐瞒住了病情,结果今天晚上传来消息,东寨那边死人了,一个帐士兵全部死掉,初步统计,东寨和西寨大概有几千人出现腹泻症状,大帅便让军医去诊断,副帅刚才也听到报告了,结果是真的,全部都是瘟疫。”

    完颜宗望顿时浑身发冷,他很清楚瘟疫爆发对于一支密集居住的军队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