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九十八章 生死大战(一)
    天刚刚亮,远处便传来了闷雷般的战鼓声,听到战鼓声,刚在军衙内小睡醒来的李延庆顿时脸色一变,金兵这是要攻城了,联想到昨晚金兵的偷袭,李延庆忽然感觉到金兵有点急切了,把对方皇帝都骗过去了,完全可以从容玩弄,可金兵什么都没有得到就开始攻城,这不符合常理。

    难道是.....李延庆忽然想到了燕青的神秘任务,他开始隐隐感觉到,或许燕青任务成功了,金营内爆发了瘟疫。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金兵为什么这样急切地想攻城,他们想狠狠掳掠一票就北撤了。

    想到这,李延庆心中暗暗激动起来,他大步走到喝令道:“传我的命令,所有军队上城,准备和金兵决一死战!”

    咚!咚!咚!高亢的鼓声敲响了,巨大的鼓声在京城上空回荡,这也同样也是集结的命令。

    京城内开始全面动员起来,一队队士兵从军营奔出,身穿盔甲,手执长矛,杀气腾腾向城头跑去,四万士兵本来已经有两万士兵在城头上,现在又有两万士兵奔上城头。

    与此同时,八万民兵也开始向各自的岗位集结,八万民兵中,三万人是北城的后备军,其他三面城墙各有一万人,而剩下的两万是后勤支援军,负责运送物资、搬运伤兵、上城送餐等等,如果金兵只攻北城的话,那他们主要就负责北城的支援。

    激昂的鼓声感染下,不仅是民兵,数十万城内居民也动员起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纷纷走出家门,准备参加和金兵的殊死之战。

    李延庆奔上北城头,北城头上安装了四十架投石机和三十架火砲,这是从外城南城墙拆来的防御重器。全部安装在北城头上,其他三面外城的房舍还没有拆除,小打小闹还勉强可战,但如果是大规模进攻那就不够了,只能在北城外才行,这也是金兵拆城的原因,否则光攻城梯就很难从哪些狭窄的小巷通过,更不用说巢车、云梯等大型攻城武器了。

    北城头上的投石机都已经反复检测过了,基本上都是全新投石机,至少十几轮投射不会出问题。

    “防火的泥土准备好了没有?”

    李延庆走了一圈,没有看见泥土袋,不由有些不满地问道。

    张清上前躬身道:“泥土袋上城会很杂乱,卑职便把它们放在城下,有需要可以随时运上城。”

    “不行!”

    李延庆断然拒绝,“一旦火油出现在城头就要立刻掩埋,晚一刻就会来不及,泥土必须放在城头,每隔三十步放十袋,可以紧靠女墙放置。”

    李延庆军令如山,张清不敢再耽误,立刻命令民兵将泥袋运送上城。

    李延庆来到北城西段,又发现床弩太少,他立刻对徐宁道:“速将南城的床弩全部搬来!”

    徐宁小心翼翼道:“就怕南城那边也会有投石机进攻。”

    “南城可能性不大,少留几架就行了,北城更需要床弩对付巢车和投石机!”

    徐宁点点头,立刻安排人去运送床弩。

    这时,又一偏将找到了李延庆,“启禀都统,城内数十万民众都走出家门要求参加守城战,曹将军不知该怎么办?请都统指示!”

    李延庆一阵头大,其实守城军队已经足够了,四万正规军加八万民兵,对于一座内城已经绰绰有余,况且对方很可能只攻打北城,就算打几个月的持久战也足够了,如果几十万民众也加入进来,那就叫过犹不及了。

    但几十万民众的热情也不能一盆冷水泼下去,想到一盆冷水李延庆顿时眼前一亮,他立刻对偏将道:“你去告诉曹将军,金兵很可能会火攻内城,让民众们负责在城内救火,守城就不需要了。”

    “遵令!”偏将行一礼便匆匆去了。

    李延庆又继续视察城头,除了泥袋和床弩两个缺陷外,其他准备都很充足细致,城头上有专门的监视士兵,专门盯住金兵的震天雷,防止金兵趁乱用震天雷炸城门。

    另外,一千名飞火雷的投手都已到位,迄今为止,火器局造出了一千一百枚飞火雷,其中八百枚是铁链雷,三百枚是绳雷,这就可以保证每一个投手都有一枚飞火雷,能不能成功就看他们临场发挥了。

    咚咚咚

    呜

    缓慢而沉闷的鼓声从北面传来,伴随着低沉的鹿角声,黑压压的金兵终于出现在守城士兵的视线内,前面是五万大军,五万大军分成五个方阵,大旗如云,长矛如林,逶迤着向南面而来,俨如漂浮在水面的五幅巨大地毯,上下波动起伏。

    后面还有杀气腾腾的数万骑兵,夹杂着巨大的巢车和投石机,在旷野里轰隆隆行走,格外地震撼人心。

    这一次金兵出动了五万精锐大军以及四万后备军,一共九万大军,近千架攻城梯,百架重型投石机以及数十辆巢车,金兵几乎将所有的攻城武器都拿出来了,投入了巨大的血本,对京城势在必得。

    指挥主将由完颜宗望改成了完颜娄室,完颜斜也倒并不是信不过完颜宗望,完颜宗望在攻打辽国时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但在和李延庆对抗,却基本上没有赢过,完颜斜也担心他会心生暮气,束手束脚,所以让刚从太原过来的完颜娄室来指挥作战。

    完颜娄室也是金国的一员猛将,作战果断,血拼不惧,意志力十分坚强,擅长打硬战,这才完颜斜也换他来主导攻城,也是抱有不惜代价攻破东京的决心,而完颜宗望过于体恤士兵,不太适合这种生死之战。

    北外城已经完全清理干净了,所有的沟壑都填平,多余的碎石烂砖也悉数运走,驻扎十万大军也没有问题,

    金兵陆陆续续到位了,在距离城池一里外布下了大阵,在一杆巨大的帅旗下,完颜斜也目光阴鹜地注视着东京城,瘟疫在军营中爆发使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染病倒下的士兵已超过五千人,死亡四百余人,而且染病人数还在不断增加,已经有失控的风险,完颜斜也没有时间拖下去了,所有谈判计划都统统作废,他现在只能孤注一掷,不惜代价攻破东京城。

    虽然他手中已经抓住了宋朝的皇帝和太上皇,但攻破宋都却更有意义,才使他这次南征完满结束,否则就会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传令给完颜娄室,先震慑宋人!”

    命令传给了完颜娄室,完颜娄室立刻喝令道:“投石机到位!”

    包括外城墙上缴获的投石机以及金兵这段时间自己打制的投石机,足足有三百余架,其中巨型投石机就有八十余架,不过最让完颜斜也遗憾的是,他们的震天雷基本上都被宋军偷袭毁掉了,使他们今天只能用火油进攻,这也是完颜宗望被免职的最主要原因。

    在一声声命令中,三百多架投石机开始向北、东、西三面城墙而去,南城主要受地形影响,投石机过不去,否则今天金兵就将四面攻城了。

    三百多辆投石机已逐步到位,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