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章 生死大战(三)
    率先打头阵的依旧是渤海族金兵,这是金兵中仅次于女真族的强悍之兵,完颜斜也安排他们打头阵却不是因为他们战斗力强悍,而是渤海军的大寨是疫病最严重的地方,已经有两千余人染病倒下,死亡一百七十余人,完颜斜也是想抢在疫病没有把他们全部吞噬之前,在战场上把他们消耗掉。

    渤海军接受了打头阵的重任,同时也得到了都元帅的承诺,城破后,皇宫先给他们半天。

    两万渤海军的野性被激发出来,他们不顾一切地向城头冲来,这时,城头上的投石机发作了,长臂挥出,数十枚震天雷向密集的人群飞去。

    李延庆发现金兵掌握了躲避震天雷的技巧后,他也采取了应对之策,将发射红线再向下移一寸,这样,大多数震天雷就会提前在金兵头顶上爆炸,碎裂铁片的击中率就会大大提高,否则,震天雷在地上爆炸,敌军最多受冲击波影响,铁片基本上伤不到他们。

    震天雷呼啸着飞来,有专门的望雷兵大喊一声,士兵们纷纷趴下,双手捂住耳朵,用盾牌遮住要害。

    轰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在金兵头顶上炸响,爆炸声中还夹杂着无数士兵的惨叫,盾牌虽然护住了头胸等要害部位,但腰部以下基本上都露出盾牌外面,很多士兵被细小的铁片击中腿部,疼痛得惨叫起来。

    一次爆炸就有两千余人被铁片击中,伤亡率比从前增加了三倍,虽然只是轻伤,无法下战场去休息,但毕竟腿部受伤,会影响到接下来的战斗。

    几轮爆炸后,金兵受伤近五千人,绝大多数都是轻伤,这时金兵主力已经攻到了城下。

    城头上的箭矢如暴风骤雨般射来,金兵纷纷举盾抵挡,金兵的盾牌来自于辽国,双牛皮木盾,轻便结实,可以抵挡除了床弩和神臂弩以外的一切箭矢,但很多士兵的盾牌经过了震天雷碎片的冲击,内部已经出现了裂痕,导致不少士兵盾牌失效,被沉重的兵箭射穿,一时中箭倒地者不计其数,哀声四起。

    完颜娄室远远看见宋军弓箭犀利,金兵士气有不振,他立刻喝令道:“擂鼓助威!”

    “咚!咚!咚咚”激烈的战鼓声敲响了。

    紧接着数百支鹿角号一起吹响,低沉的号角响彻大地,金兵受到催战的鼓舞,开始不顾伤亡的奋力冲击,护城河搭上了木板,一架架攻城梯搭上城头,渤海军士兵一跃而上,无比凶悍地向城头冲去,视死神如无物。

    但迎接金兵却是一根根粗大的滚木,重达五六十斤,狠狠地从数丈高的城头上砸下来,金兵举盾抵挡,但他们的血肉之躯却无法和巨大的势能抗衡,顿时手骨断裂,整个身躯从梯子上飞出去,坠入护城河中。

    紧接着第二根滚木砸下,下面的士兵被承受不住滚木的撞击,惨叫着摔下梯子,但滚木和礌石并没有让金兵的杀气消退,在付出了两千余士兵被砸翻伤亡后,攻城梯上的渤海军金兵也一步步向城头逼近。

    完颜斜也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城头上的大战,身边的将领和亲兵都知道他心情不好,没有人敢来惊扰他,这时,一队骑兵从远处疾奔而来,他们打听了一下,有士兵指了指完颜斜也的方向,骑兵便催马赶来。

    “都元帅,好像狼主派人来了!”一名亲兵终于小声地在一旁提醒道。

    完颜斜也一愣,回头望去,只见几名骑兵正向自己这里而来,他立刻认为了为首的骑兵,狼主的贴身侍卫首领完颜鲁罕,从辈分上算起来,也是自己的远房侄子。

    “鲁罕,你怎么来了?”完颜斜也上前问道。

    完颜鲁罕在马上行一礼,“参见都元帅!”

    “不要这么麻烦了,快说,有什么事情?”

    完颜鲁罕没有犹豫,他从怀中取出金狼头军令,高高举起,“传狼主口谕!”

    金狼头军令是金国的天子令,代表着天子亲临,在金国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无论军政都必须听令。

    完颜斜也大吃一惊,连忙翻身下马,跪下听令,他心里命令,金狼头令出现,事情恐怕有点麻烦了。

    完颜鲁罕朗声道:“金兵南征已久,兵困马乏,伤病累累,金国财力难支,责令暂停攻打宋都,大军即刻渡河北上,不得拖延,令此!”

    完颜斜也眉头皱成一团,他感觉这里面还有未尽之言,他叩首行礼,接了狼头令。

    完颜斜也随即站起身,翻身上马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其实是为瘟疫之事。”完颜鲁罕冷冷道。

    完颜斜也大吃一惊,自己明明已经封锁了消息,狼主怎么会知道,是谁泄露的秘密?

    完颜斜也不由自主地向身边亲卫和将领望去,愤怒在他心中迅速燃烧起来,竟然有人在背后出卖自己。

    完颜鲁罕却很平静道:“都元帅不必太生气,这是一件大事,狼主不可能不知道。”

    完颜斜也心中叹息一声,这也对,基本上全军都知道了,消息传到狼主耳中也是情理之中。

    “我知道了,今天是最后一战,如果攻不下东京,我明天就撤军。”

    完颜鲁罕点点头,“我只负责传达狼主口谕,怎么撤军由都元帅自己决定,另外,我还有两件事,都是狼主特地吩咐。”

    “请说!”

    “第一件事,我要把宋朝皇帝和太上皇带回燕京府,都元帅没有问题吧!”

    完颜斜也点点头,“没有问题,你可以带走,我会派三千军队专门押送。”

    “第二件事,狼主想知道瘟疫的严重程度,请都元帅据实回答,不要隐瞒。”

    完颜斜也叹了口气,“事到如今,我也无法隐瞒了,我只能说,瘟疫很严重,到天亮时为止,隔离营已经关进去七千三百士兵,死亡已经超过千人,现在还不断有病人被发现,疫情已经有点失控,所以我今天打最后一战,无论胜负都要撤军了。”

    完颜鲁罕深深吸一口气,“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带人回去。”

    完颜斜也随即令手下配合完颜鲁罕去大营提人,又派三千骑兵押送宋朝皇帝父子以及诸亲王北上。

    待完颜鲁罕远去,完颜斜也再次下令道:“传令给娄室,再加上两万女真士兵攻城,只准进不准退,任何擅自回撤者,立斩!”

    完颜娄室原本打算下午才继续投入军队进攻,但在都元帅的施压之下,他不得不改变计划,下令东寨两万女真精锐士兵投入战场。

    此时渤海部金兵已经鏖战了一个多时辰,伤亡已经超过五千余人,主要原因是宋军的震天雷被掺有大量淬毒铁片,很多士兵原本只是被铁片击中腿部的轻伤,但随着毒性发作,很多士兵出现了腿部麻痹、眼花等症状,但这次攻城是不允许因伤撤下战场,很多士兵只得拼着毒发继续鏖战,战斗力大打折扣,不是死在宋军的箭下,就是死在城头的滚木礌石之上。

    但随着两万生力军投入战场,金兵的斗志再度变得昂扬起来,进攻更加犀利了。

    北城头上挂了一百五十架攻城梯,金兵如蚁群般攀在在梯子上进攻,攻城梯最上方的士兵正和城头士兵激战,金兵虽然凶悍,但他们处于仰攻的不利位置,再上只有一个士兵,所以很快便被几名宋军联手挑翻,惨叫着摔下城去,但立刻又有一名更加强悍的金兵杀了上来。

    李延庆站在城头观战,金兵虽然凶猛,但并没有占据上风,相反,宋军牢牢控制着局面,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士兵攻上城头。

    “第一队使用飞火雷!”

    李延庆见时机已经成熟,便下达了使用飞火雷的命令。

    由于攻城梯并不多,李延庆只让一百名士兵率先使用,第一队的百名士兵都是演习中表现优秀者,每个人配有两只飞火雷。

    接到出击的命令,百名投掷手迅速进入了自己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