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零一章 生死大战(四)
    飞火雷投掷手的位子很有讲究,他必须在攻城梯的侧面,投掷时需要探身出去,还要防备城下的冷箭,所以出手必须要快,要冷静、果断,一击而中。

    在北城西段的一架攻城梯前,一名年轻的投掷手已经进入自己的位子,他叫做刘康,蔡州人,今年只有十七岁,是一千名投掷手中年纪最小的一个。

    此时,刘康距离一架金兵的攻城梯只有两丈远,这是最佳的距离,他仔细看了看攻城梯,随即蹲下,将两颗火雷并放在一起,火绳也轻轻捻在一起,如果没有经过训练,确实需要两个配合,一个负责点火,一个负责甩雷,但经过训练后,基本上所有人都能熟练地一个操作了。

    刘康半跪在地上,用后腰的火筒内抽出一支火折子,随手一甩,火折子顿时燃烧起来,他将火折子换到左手,点燃了火绳,两根火绳立刻点燃了,旁边十几名士兵都呆呆地看着他,不知他在做什么?

    刘康微微一笑,“这是新式火器,专门对付攻城梯!”

    众人眼前一亮,立刻围拢上来,刘康喊一声,“各位哥哥让一让,小弟出手了!”

    众人闪开,刘康左手扶着城头,待火绳燃到红线,他探身出去,看得十分准确,奋力一甩铜棒,哗!的一声,飞火雷的铁环从铜棒中滑脱而出。

    飞火雷盘旋着向攻城梯飞去,铁链正中攻城梯主管干,两个颗火雷随即将主干缠绕起来,只听轰!轰!两声爆炸,攻城梯顿时被炸成两段,梯子上的十几金兵惨叫着摔下城去。

    城头上的士兵顿时欢呼起来,简直是太神奇的火器。

    飞火雷出手不凡,除了三串飞火雷射偏失败外,其余九十七串飞火雷皆在攻城梯上爆炸,毁掉近百架攻城梯。

    消息立刻传到了完颜娄室耳中,事实上,完颜娄室亲眼看见攻城梯纷纷折断,虽然远处看不清梯子具体折断的原因,但梯子上纷纷冒起黑烟,完颜娄室也猜到了几分,待士兵向他汇报梯子是被一种新式火器炸断时,完颜娄室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再加两百架攻城梯上去!”完颜娄室当即下令道。

    尽管金兵有上千架攻城梯,百架攻城梯的损失对他们算不上什么,但如果宋军真有对付攻城梯的火器,后果就严重了。

    完颜娄室立刻拨马向都元帅大旗奔去,他刚到完颜斜也面前,便受到了完颜斜也的诘问:“攻城梯突然断裂是怎么回事?”

    完颜娄室抱拳道:“启禀都元帅,宋军启用了一种新式火器,似乎是专门对付攻城梯,非常犀利。”

    完颜斜也立刻变了脸色,半响道:“加大攻城力度,另外增加攻城方式,可以在混战中用震天雷炸城门,巢车也可以投入战场!”

    “卑职遵令!”

    完颜娄室刚要走,完颜斜也又叫住了他,“地龙计划进展如何?”

    “正在进行,已经快有眉头,最迟今晚上会打通,宗望那边正在组织民夫截断汴京的几条河流,大概下午会将护城河的水引走。”

    完颜斜也点点头,“这件事尽量隐蔽,力求稳妥,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步棋,不容有失!”

    “卑职明白!”

    完颜娄室行一礼,策马飞奔去了。

    完颜斜也又望向城头,喝令道:“用投石机再度火攻!”

    ...........

    金兵加大了进度力度,攻城梯增加到三百架挂城,三万五千大军如海潮奔涌,向城头杀去,宋军投下的震天雷不断在金兵头顶上爆炸,金兵伤亡惨重,与此同时,十部巢车的巨大身影也远远出现了。

    金兵又投入了一百架重型投石机,从两百步外向城头发射火油,不过金兵的重型投石机都是从外城的城墙上拆下,临时投入战场,不像之前的八十架巨型投石机是从大名府运来,金兵自己打造,无论设计和试验都十分完善,能够精确投中目标。

    但百架重型投石机则远远达不到这种效果,投掷效果并不显著,第一轮百只火油桶投出去,仅仅只有七只火油桶击中城头,其他大部分都偏离目标,要么越过城头飞进城内,要么就砸在城墙上,随着火球飞射而来,除了城头上略有几处起火外,城下反而成了一片火海,金兵纷纷向后撤退,不少金兵撤退不及,被大火活活烧死。

    “停止火攻!”

    完颜娄室立刻喝停了投石机火攻,他望着十几名浑身着火的金兵挣扎着逃回来,一头栽倒,被烧得蜷缩起来,完颜娄室的脸色十分难看,不满向完颜斜也方向望了一眼。

    作为都元帅,完颜斜也可以提出进攻方案,但具体怎么进攻却是自己的事情,应该由自己来安排,都元帅直接下令火攻,误伤己军不说,明显手伸得太长了。

    投石机火攻立刻停了下来,完颜斜也或许也知道自己考虑不周,便没有再干涉,完颜娄室随即命令十几名士兵带着五枚震天雷混迹在人群中,向旧酸枣门摸去。

    金兵的火攻失误也出乎李延庆的意料,火油是犀利的武器,可攻也可守,用火油防御当然同样是良策,比如用火油泼下去烧攻城梯,效果不会比飞火雷差,只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京城的火油仓库在外城,金兵攻破外城太快,数千桶火油来不及运回来,导致内城几乎没有火油存量,只有火器局仓库内有三百余桶试验火器用的火油,这便是内城所有的火油存量。

    望着城外熊熊烈火,李延庆不由暗暗叹口气,如果内城有足够的火油存量,便可使城墙下不断的燃烧,金兵还能攻什么城?

    金兵退到护城河外,开始增加弓弩手和城头对射,一万金兵同时向城头放箭,而城头也有八千弓弩手向城下射击,一时间,箭如疾雨,密集如雨点般的箭矢织成一张大网,又俨如铺天盖地的蝗灾来临,城上城下不断有士兵中箭倒地,不时有震天雷从城头抛下,落入弓箭手人群中,金兵弓箭手防备不及,顿时被炸得血肉横飞,死伤惨重。

    这是金兵伤亡最惨重的一刻,短短一刻钟,便有四千余人被震天雷炸死,到处是残肢断臂,到处是血流成河,护城河也被染成腥红色。

    金兵士气渐丧,开始后撤,完颜娄室则下令五千骑兵在后面监战,逃回者当即斩首,逼迫士兵重赴战场作战。

    一刻钟后,城下的火势渐渐熄灭,金兵低沉的号角声吹响,三万金兵扛起攻城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攀城进攻。

    徐宁负责东段作战,这时,忽然有士兵奔来禀报:“旧酸枣门下发现有金兵异常。”

    徐宁急忙跑到酸枣门下,探头向望去,一名士兵指着一群墙边的金兵道:“就是他们,鬼鬼祟祟,不太像攀城的敌军!”

    城墙边大约有十几名士兵,紧贴着城墙向城门一点点靠近,徐宁目光如炬,他发现其中五名金兵各背负一只大皮袋,皮袋内鼓鼓囊囊,俨如放了一只冬瓜,徐宁冷笑起来,不用说,金兵又想用震天雷炸城了,看来他们吸取了教训,用防水的皮袋来装震天雷。

    徐宁冷笑一声,转身令道:“用滚木砸翻他们,再用水泼下!”

    立刻有数十名士兵扛着滚木冲上来,不等下面十几名士兵反应过来,上方数十根滚木便向他们头顶砸来,下面的士兵措不及防,纷纷被滚木砸中,惨叫着倒地,几名携带震天的士兵更被砸得头骨碎裂,翻滚掉入护城河中。

    就在这时,城头上传来一片大喊声,只见远处,十部如巨兽一般的巢车正缓缓向城头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