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零三章 金兵北撤
    内城西面和北面的城墙下方迅速埋下了数百口大缸,两千士兵爬在大缸上听地下的动静。

    李延庆终于想到了金兵排干护城河水的原因,一定是金兵准备从地道入城,由于地形影响,东面和南面护城河的水很难排干,而且地下水丰富,李延庆基本上可以肯定金兵会从北面或者西面打地道入城,由于北面地面建筑都被拆除,打地道很容易被守军发现,迄今为止,北城外没有看见任何打地道的痕迹,李延庆也排除了北城。

    而西外城大部分建筑都保存完好,这便给金兵打地道提供了极好的掩护,而且最近的建筑距离城墙不过百步,金兵只需要挖掘一百余步便能进入城内。

    李延庆将重点放在西北角,这里地势最高,土质最为结实,从这里掘洞也最不容易坍塌。

    就在宋军全面防护的同时,金兵大营的疫情又进一步恶化了,疫情最为严重的北寨到夜间为止,病倒士兵超过万人,死亡近三千人,光今天就死亡了两千余人,是疫病爆发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这还只是一个军寨的情况。

    其他几个军寨也有数百人到数千人病倒,总发病人数达一万五千人,死亡四千余人,其中最少的一个军寨是中军寨,病倒只有四百余人,尚无死亡病例,这也是中军寨的汉人军医有经验,最早要求女真人改变饮用生水的习惯,使疫病没有在中军寨大规模爆发。

    完颜斜也在撤军后便下令中军寨的五万军队率先北上,其他大军等待落实最后一步攻城后再考虑拔营北归。

    夜幕下,完颜斜也站住高台上远远注视着东京城,月色微暗,只能隐隐看见一个城池的轮廓,完颜斜也脸色凝重,久久沉默不语。

    这时,完颜娄室低声惭愧道:“卑职无能,辜负了都元帅的期望。”

    完颜斜也摇了摇头,缓缓道:“你知道为什么女真骑兵能以三万精兵击溃二十万宋军,自己只损失数百人,而攻打京城却恰恰反过来,我们二十万大军却攻不破三万守军驻守的城墙,这是什么缘故,你考虑过吗?”

    完颜娄室想了想,小声道:“或许是因为攻城不是我们长处。”

    “那太原城为什么能攻下来?东京外城为什么又能攻下来?”

    “难道是因为李延庆......”

    “其实你说对一部分,与我们不擅攻城有关,也和李延庆的能力有点关系,但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汉人的性格,他们往往会在绝境中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就是这个道理,同样的军队,在他们陷入绝境时,得到一个名将的指挥,他们就不会再退缩,而是背水一战,置死地而后生,这就是我们失败的原因。”

    “可我们俘虏了宋人的皇帝和太上皇,其实也不算太失败。”

    完颜斜也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汉人最不缺的就是皇帝。”

    说完,完颜斜也转身向哨塔下走去,远远传来他的命令,“让西寨也北撤吧!”

    完颜娄室忽然有一种感觉,其实都元帅并不看好今晚的最后一击。

    .........

    金兵之所以决定用掘地道入城的办法也是一次偶然,一队金兵搜寻财物时,无意中在紧靠内城西北角的一座大宅内发现了一条秘道,秘道长约五十步,距离护城河只有十几步。

    完颜斜也得到消息后,便决定由士兵继续挖掘,挖出一条通往内城的地道,金兵便可从地道进入内城。

    但头顶上护城却是一个巨大威胁,完颜斜也考察了地形后,便派完颜宗望带领十万民夫截断了汴河,护城河失去了河水补充,地势较高的西面和北面护城河水便消退了,从黄昏时开始,五百金兵在一名千夫长的率领开始大举掘进地道,进度十分迅速,短短半个时辰,地道便越过了头顶上的护城河,开始向城墙进发。

    城内,两千士兵正全神贯注地将耳朵贴在大缸上细听,大缸是很好的声音放大器,充分利用了听筒原理,能将细微的声音放大。

    这时,一名士兵忽然跳了起来,急向远处的当值的主将张清招手,张清快步走上前道:“听到动静了吗?”

    士兵连连点头,“卑职听到了挖掘声!”

    旁边几名士兵也上前伏在缸上细听,他们都抬起头道:“确实有动静!”

    张清也伏身下去,听了片刻,起身对一名士兵道:“速去禀报都统,就说发现了敌军挖掘声响!”

    士兵飞奔而去,张清命令士兵们将周围几口大缸移开,只留下一口主缸,不多时,数百名士兵簇拥着李延庆匆匆赶来。

    “找到地道了?”李延庆问道。

    张清一指大缸,“就在这口大缸下面,相距我们大概还有两丈左右。

    李延庆当即令道:“将地道挖掘开,准备毒攻!”

    数百名一起动手挖坑,有士兵拿了上百枚毒烟火雷过来,毒烟火雷是宋军早期发明的一种火器,火药装在纸包中,里面混有剧毒药粉,火药包点燃后会散发出大量毒烟,是对付坑道的利器。

    不多时,一个一丈五尺深,九尺见方的大坑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时,所有人都听见了明显的嘭!嘭!挖掘声,距离大坑只有几尺。

    忽然大坑内有了动静,坑壁上泥土松动了,露出一个两尺宽的大洞,紧接着一个人头从洞中探出,不等他反应过来,一支利箭嗖地射出,将金兵人头射穿,这名金兵当即惨死,几名士兵跳下大坑,将尸体从洞中拖出,一连点燃了十几枚毒烟火雷,扔进洞中,洞中立刻传来剧烈的咳嗽声,紧接着洞内有人恐惧大喊,洞内毒烟弥漫,很快就没有了动静。

    不多时城头上有士兵大喊:“外城宅内冒烟了。”

    李延庆随即下令,“灌水!”

    士兵们早已准备了两千桶水,一起向坑里倾倒,水流沿着洞口漫了进去,很快便从外城溢出,这时,护城河内轰!一声巨响,一颗震天雷在护城河内爆炸,将护城河炸了一个大坑,下面地道轰然坍塌了,一百多名金兵被埋葬在地道内。

    一刻钟后,完颜斜也接到金兵快报,地道进攻失败,他不由长叹一声,“传令全军,拔营北归!”

    靖康元年五月,延续了近半年的东京保卫战终于以金兵的北撤而结束,这场大战,金兵先后伤亡近十万人,宋军也付出近二十万人伤亡的代价,同时宋朝皇帝赵桓和太上皇赵佶被金兵俘获带走,但在惨烈的京城保卫战中,宋军却最终守住了内城,保住大宋最后的尊严。

    天渐渐亮了,远处传来几声沉闷的爆炸,临时筑起的汴河水坝被宋军炸开了,汴河水汹涌流来,很快注满了护城河,城内汴河水位也开始迅速上升,很快便恢复了原状。

    很快,随着探子传来金兵北撤的消息,城头上顿时一片欢呼,整个京城沸腾了,数十万百姓奔出家门,敲锣打鼓,载歌载舞欢庆守城的胜利.......

    但李延庆却深知这只是军事上的胜利,还有瘟疫这个魔鬼潜伏在城外,他下令不准开启城门,派出两千士兵用纱布掩住口鼻,带着手套,穿着长靴出城去清理战场,将所有尸体扔进坑中浇上火油焚烧。

    李延庆随即一连下达了几条命令,全城军民喝生水,吃生食,水必须烧开,食物必须煮熟;不许随地大小便;任何人只要出现呕吐腹泻症状必须上报医治。

    事实上从昨天黄昏时开始,李延庆便下令在城内实行极为严格的疫情监控,每五户人家推举一人为监视者,每天必须上报五次情况,每百人家设一名总监视者,每五百户设一名医官,同时将皇城军营改造成隔离营,又将北城军营设为观察营,所有外出士兵皆要进观察营居住三天。

    不仅如此,宋军还在景龙城瓮城内铺上一层生石灰,并修建一座药水池,所有从城外回来的士兵都先进药水池中浸泡,再换一身新的衣服鞋袜,并将旧衣服扔进土坑中烧掉,然后进军营观察三天。

    李延庆一共派出去四千军队,他们各自有任务,除了打扫战场的两千人外,张虎则率领五百骑兵赶去郑州管城县迎接康王赵构,张清则率一千五百人携带火油前往金营进行毁灭,主要是将金营彻底烧毁。

    李延庆则来到了蔡府,拜望深居府中的老相国蔡京,蔡京在赵桓登基后并没有离开京城,而是被赵恒勒令他在家中闭门思过,这也使他躲过历史上在南逃路上病故的劫难。

    蔡京的相国府原在外城,内城也有一座占地十亩的别宅,赵桓登基后,他便搬回内城居住,将外宅捐给朝廷,虽然蔡京告发王黼得以免罪,但他的几个儿子却没有好运气。

    长子蔡攸跟随太上皇被乱军所杀,次子早夭,五子被蛇咬死,三子和四子因涉入王黼一案而被免职流放白州,六子身体不好一直呆在老家,幼子则带着一群孙子回老家避难,目前他身边只有孙子蔡征跟随并照顾他起居。

    李延庆来到蔡府,蔡征早已在门口等候,他连忙上前躬身行礼,“欢迎李少保光临,鄙府蓬荜生辉,不胜荣幸!”

    蔡征年约三十岁出头,是蔡京的四孙,曾任敷文阁侍制,赵桓登基后已被罢官,不过他深得祖父的书法精髓,书法极好,学问也不错,气质温文尔雅。

    李延庆微微笑道:“衙内太客气了,令祖可在?”

    “家祖在府中,李少保请随我来。”

    李延庆跟随他走进府中,李延庆曾去过外城的蔡相国府,府中金碧辉煌,极为奢侈华丽,但这座内城的别宅却是另一番光景,布置十分简单,器物也略显粗陋,看起来就像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小户人家,着实让李延庆暗暗佩服,这个蔡京果然善于伪装,难怪在数十年间能几起几伏,确实有过人之处。

    李延庆来到内宅,却见一个老者正在园子里种菜,他头戴半旧的平巾,穿一身粗布灰色短衣,下穿粗布灯笼裤,用白布绑腿,脚穿一双旧布鞋,佝偻着后背,手拿一只水瓢正在给菜地浇水,和乡下种地的老农没有任何区别,只见蔡征上前深施一礼,“祖父,李少保来了!”

    李延庆不由愣住了,这个种菜的老农居然是蔡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