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零六章 临时内阁
    徐处仁心中忽然一热,他没想到李延庆现在就要组建临时议政堂,没有了耿南仲、吴敏、李邦彦,也没有白时中、孙傅,李延庆显然是把这些人排除在外了,这不就是自己的机会吗?

    徐处仁暗骂自己愚蠢,自己居然还为耿南仲等人叫屈,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时候自己不争取,还等何时?连八十岁的蔡京都跑来了,自己还懵懵懂懂,居然现在才反应过来,几十年的从政经验都活在狗身上去了。

    除处仁豁然想通,连忙笑呵呵道:“李少保所言有理,疫病如山,我们必须立刻行动起来,一刻也不能容缓,我建议现在就由百官投票推选临时议政堂人选。”

    其他几个重臣,包括大学士何矫、吏部侍郎李棁以及御史中丞许翰都明白了眼前机会,纷纷表态支持成立临时议政堂。

    近两百名官员在紫微殿投票,

    投票规则是每人可选两人,实行无记名投票,由御史中丞许翰进行监票,结果着实有点出人意料,一个是李延庆以一百八十票的高票当选,排名第二的蔡京也只得了六十三票,其次是宣赞舍人吴革,他只是七品小官,居然排名第三,得票六十票,仅比蔡京少三票,而大学士徐处仁只得了十三票,勉强排名第六,挤进了临时议政堂。

    最后按照所得票数选出了太子少保李延庆、老公相蔡京、宣赞舍人吴革以及同知枢密事郑望之、大学士何矫、大学士徐处仁等六人组成临时议政堂,报太后批准,行使知政堂权力。

    由于只选举规则中没有设官阶限制,宣赞舍人吴革当选也算是杀出一匹黑马,不过这只是非正式的临时议政堂,所以也没有人特别反对。

    临时议政堂的成立标志着停顿已久的朝廷开始重新运转,他们面临的三件大事,一是向天下各州递交文牒,通告京城保卫战胜利,同时宣布太后懿旨;第二件大事便尽快迎回康王登基;第三件大事则是抗击瘟疫。

    在中书省议事堂内,蔡京作为老相国主持第一次议政堂商议,蔡京颇为感慨道:“昨天金兵北撤,今天临时议政堂便成立了,首先感谢李少保这几个月为朝廷为社稷付出的巨大努力,没有李少保率军抗击金兵,恐怕在座诸位现在都成金兵的俘虏了。”

    李延庆笑道:“这是全军将士的功劳,也是朝廷百官众志成城的结果,不是我李延庆一人的功绩,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不如我们先商议一下防治瘟疫之事,说实话,我非常担心!”

    “李少保,有什么异常情况吗?”郑望之听出李延庆话中有话。

    李延庆点点头,“今天中午时分,大相国寺北面的五槐巷发现一个疑似病人,是一名九岁男童,上吐下泻,和瘟疫发病初期的病情很相似,昨天停战后,他和其他三个孩子在外面玩了一天,喝了生水,抓了一只乌鸦烤来吃了。”

    众人吓了一跳,徐处仁急问道:“采取措施了吗?”

    李延庆点点头,“三个孩子都找到了,他们的家人全部隔离,大家都知道,五槐巷那边都是官租房,一家人挤在一间屋子里,住得很密集,我很担心乌鸦会不会接触到城外的金兵病死者?”

    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乌鸦可是吃死人肉的,很难保证它不接触病死者。

    蔡京问道:“城外金兵的瘟疫情况怎么样,李少保了解吗?”

    李延庆点点头,“昨天军队出去打扫战场,大致了解金兵的瘟疫情况,金兵感染瘟疫者已超过万人,病死三千余人,可以说,瘟疫是金兵被迫北撤的根本原因,而且.....金兵北撤没有把病倒者带走。”

    众人面面相觑,吴革惊讶道:“那不就是让这些生病的金兵等死吗?”

    “确实是等死,金兵没有防治瘟疫的有效手段,只有隔离一个办法,他们修建了一座隔离营,所以生病的士兵都被赶进去自生自灭,我们军队过去时,一些病重的士兵正在翻栅栏,企图从隔离营里逃出来,里面大概有七千多人,听说已经死掉一半,里面非常恐怖。”

    众人听得后背一阵阵发寒,何矫急问道:“那李少保打算怎么处置这座隔离营?”

    李延庆叹了口气,“这座隔离营和金兵的大营一起被宋军士兵烧掉了,已经烧成一片白地,营中所有的金兵都死了,现在的问题是,从金兵撤离到我们军队,中间隔了两个时辰,就不知道这两个时辰期间,究竟有多少生病金兵从隔离营里逃走,附近的郭桥镇、陈桥镇、期城镇、潘镇以及封丘县、长垣县、东明县、阳武县、酸枣县,我已派军队和医官去这些地方搜查,同时通知所有居民向东转移。”

    “那需要我们做点什么?”蔡京问道。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我已经得到快报,北撤的金兵今天中午开始渡黄河了,短时间内,金兵应该不会再南下,我想趁这个机会将大部分东京民众向南方疏散出去,把京城人数减少到二十万左右,这个不是我个人能决定,我希望大家一致通过。”

    “那往哪里疏散?”

    “我们可以在蔡州、陈州、颍州设立疏散点,如果百姓想去江南,我们也不阻拦,只是朝廷要把沿途的救济医疗做好,绝不能让瘟疫传到南方去。”

    蔡京点点头,“大家举手表决吧!如果通过疏散决议,那就立刻制定方案。”

    众人纷纷举手,六人全部同意李延庆的疏散提议,随即决定由徐处仁牵头,郑望之和吴革辅助,三人制定疏散方案,并挑选五十名官员以及一千名太学生负责疏散京城民众南撤,李延庆又拨出五千军队协助,南撤时间就定在第三天。

    蔡京和何矫负责城内疫病防治,他们组织三十名官员参与监控城内疫情的变化。

    李延庆则负责外围的疫病防范,以及迎回康王继位。

    由于中牟县战场是瘟疫的爆发源头,赵构从郑州管城县前往东京汴京便只能迂回东进,他们先南下到颍昌府北面的长葛县,再沿着惠民河向东北方向的东京汴梁进发。

    原本只有两天的路程,现在要走四天才能抵达,赵构当然不止数十人陪同,他是以勤王的名义率领两万西军从京兆府开往汴梁,在郑州管城县又和刘錡、王贵率领的三万京兆军汇合,一共五万大军浩浩荡荡开往汴梁。

    这次和赵构一起进京官员还有陕西五路经略使范致虚、京兆知府李纲、同州知州汪伯彦,范致虚和李纲是李延庆推荐给赵构,两人已进入了赵构的信任圈。

    张虎率五百骑兵在长葛县迎到了赵构,众人得知金兵已北撤,不由加快了速度,向京城进发。

    次日下午,大军抵达了尉迟县,这里距离京城约还有百里路程,众人在县城休息时,只见远处尘土飞扬,一支骑兵正从远处疾奔而至。

    赵构大吃一惊,急令西军统领王渊以及京兆军统领刘錡准备迎战,这时,王贵指着远处大喊道:“不是金兵,是宋军战旗!”

    不多时,一名报信兵疾奔而至,在城下高声道:“启禀康王殿下,东京防御使、太子少保李都统率三千骑兵前来迎接殿下归京!”

    赵构顿时喜出望外,下令开县城大门,率领众人迎出城去,不多时,三千骑兵在一里外停下,李延庆催马上前,翻身下马,上前单膝跪下抱拳道:“微臣李延庆参见康王殿下!”

    赵构连忙上前扶起李延庆,安抚道:“李少保率军抗金,保住了京城,功在社稷,乃我大宋第一功臣!”

    “殿下过奖了,请殿下随微臣进京!”

    赵构给李延庆使个眼色,又低声问道:“京城情况如何?”

    李延庆微微一笑,“太后已下懿旨,由殿下继承大统!”

    赵构心中顿时一块大石落下了,长长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皇嫡子大宁郡王顺理登基为帝,那他就没有指望了,没想到李延庆最终还是替自己铺好了路。

    李延庆又简单给他说了自己软禁吴敏等人,请蔡京出山稳定局面,又进宫请太后下旨,目前组成了临时参政堂,主持朝廷运转。

    赵构连连点头,他心中异常感动,低声对李延庆道:“我赵构能有今天,全仗少保之赐!”

    李延庆微微一笑,“这也是大宋时局需要殿下,请殿下在县城休息一夜,明天一早我们出发进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