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零七章 康王登基
    李延庆又见到了阔别多年的老上司范致虚,在李延庆的官宦生涯中,范致虚对他影响极大,仅次于种师道,五年前他们强烈反对北伐,被王黼网罗了营私结党的罪名,给他们扣上范党的帽子,悉数贬职,范致虚被贬去巴蜀,李延庆则贬为嘉鱼县令,在嘉鱼县度过了近两年。

    范致虚现在已经六十余岁,不过他身体一向健朗,鹤发童颜,显得神采奕奕。

    他拍了拍李延庆肩膀,笑眯眯道:“小老弟不简单啊!短短五年时间便封爵国公,连老夫都自愧不如了。”

    旁边李纲笑道:“这就叫时势造英雄,延庆抓住机会建功立业,不仅保住了大宋社稷,也为自己打造了锦绣前程。”

    李延庆笑着摆摆手,“两位不要再捧杀我了,我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有数,虽然立下点功绩,但资历尚浅,还得请二位多多提携!”

    范致虚哈哈一笑,“这次我和李知府能随康王进京,可是你在提携我们啊!”

    这时,李延庆意外看见了韩世忠,便笑了笑道:“有时间我们再细谈,我先去看看老部下!”

    “去吧!”

    李延庆行一礼,匆匆走到韩世忠面前,韩世忠抱拳行礼,“卑职参见都统!”

    “韩将军不是在河东路吗?”

    韩世忠摇摇头,“卑职率数千残军从太原南撤后,接到朝廷命令,让我们撤回陕西路,河东路由老将军姚古坐镇,卑职和军队一起编入了陕西军,目前出任陕西军副都统,都统是王渊。”

    “原来如此,那汤怀和你在一起吧!”

    “在!他在卑职手下出任偏将,都统要见他吗?”

    “以后再见吧!今天事情太多,另外你们要做好瘟疫防护,千万不可大意。”

    “卑职明白,长葛也出现了瘟疫,听说是中牟县南撤的民众在长葛县发病,所以我们不敢在长葛县停留。”

    这时,刘錡和王贵走了上来,两人向李延庆行礼,李延庆给两人一人一拳笑道:“这次去河北没有闹大嘛!”

    刘錡憋了一肚子火,摇摇头道:“别提了,我们刚到相州,就遭遇了从大名府杀来的一万女真骑兵,我们在汤阴县迎战,结果连败三阵,损失四千余人,我们被迫退到河内府山区,才摆脱金兵的追击,后来金兵退回相州,但始终封住相州一线,我们无法再进入河北,只得重新渡河南下。”

    李延庆眉头一皱,“这件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你们没有发鸽信吗?”

    王贵叹口气道:“信鸽在激战损失了,没法发信给都统,我们在河北吃了败仗,无颜来见都统!”

    李延庆拍了拍两人胳膊,安慰他们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太放在心上,而且你们损失并不大,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两人一起行礼,“多谢都统宽容!”

    李延庆点点头,“宽容是一回事,但我要详细战报,越详细越好!”

    “遵令!”

    .........

    夜幕降临,县衙大堂内依旧灯火通明,李延庆向康王赵构以及范致虚、李纲等人详细讲述了京城的疫病情况,最后道:“最新情况是五槐的男童确实感染了疫病,他的父母也出现了病情,另外两名男童也有了病情,目前他们家人都已被隔离,殿下,内城人口太多,居住太密集,为了防止瘟疫爆发,临时议政堂决定将五十万人口向南方疏散。”

    赵构微微叹息一声,“我们经过长葛县时,听说县城内也爆发了瘟疫,据说源头是从中牟县过来。”

    李延庆摇了摇头,“殿下,瘟疫的源头不是中牟县,而是金兵屠杀了三万宋军后没有打扫战场,遍野无头尸体,后来中牟县派人去清理尸体时,很多清理尸体的百姓不幸被感染,说到底,还是金兵造的孽。”

    赵构沉思良久,起身道:“我想去外面走走,李少保一起吧!”

    李延庆点点头,跟随赵构走出大堂,两人在县衙内缓缓散步,赵构沉声道:“这次瘟疫来势汹汹,刚才你说疏散五十万人南下,我就在考虑,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迁都?”

    迁都在赵佶时就已经提及了,为此朝廷还特地改杭州为南京,李延庆并没有反对,他知道现在宋朝的军事力量极为羸弱,这次也是金兵遭遇瘟疫才被迫北撤,如果冬天金兵再度杀来,汴梁恐怕就保不住了,京城是王朝中枢,绝不能置于险地,事实上,东京的大部分财富都已随权贵们南下,迁都已经势在必行。

    李延庆点点头,“殿下先回京登基,然后再决定迁都之事。”

    赵构见李延庆支持迁都,心中也欢喜起来,他又笑道:“临时议政堂应该不是知政堂吧!”

    李延庆也笑道:“那只是防止耿南仲等人立大宁郡王的必要措施,只是临时由百官推选,等殿下任命新相国后,它就解散了。”

    “原来如此,关于新相国人选,延庆有没有什么建议?”

    李延庆想了想道:“关于左右相,我建议用蔡京和范致虚,蔡京虽然年迈,但他能稳住朝廷,他坐镇朝廷,对现在的局势极为重要,但蔡京毕竟年迈,体力不支,他只能任虚职,由范致虚来负责具体相务。”

    赵构没有表态,又问道:“那四个副相呢?”

    “四个副相我建议李纲算一个,他清廉正直,很有能力,在中下层官员中威望颇高,其次郑望之请殿下考虑,他关系到郑太后的态度,对殿下坐稳皇位很关键,再一个卑职推荐徐处仁,此人能力一般,但官场资历很深,他为副相,有利于平衡派系,最后一个卑职推荐高深,他是功勋世家的代表,有利于殿下获得功勋世家的支持。”

    赵构微微叹了口气,“延庆把自己遗漏了!”

    李延庆笑了起来,“殿下,我还是打算留在北方抗金,如果北方没有宋军牵制,恐怕金兵铁骑就会长驱直入,杀到南方去了。”

    赵构点点头,“好吧!延庆的推荐,我一定会好好考虑。”

    .........

    次日一早五万大军继续北上,下午黄昏时分,大军终于抵达了南薰门外,蔡京、徐处仁等大臣率领百官出城迎接康王归来。

    赵构在城外沐浴更衣,换上了皇帝大礼冕服,李延庆亲率三千铁甲骑兵护卫康王赵构入城,在大庆殿登基大统。

    靖康元年五月,康王赵构正式登基为帝,改元建炎,遥尊皇兄赵桓为孝慈渊圣皇帝,册封生母韦贤妃为宣和皇太后,立嘉国夫人邢氏为皇后。

    同时任命蔡京为太宰兼门下侍郎,范致虚为少宰兼中书侍郎,两人分别为首相和次相,封中书门下平章事。

    另外封徐处仁为吏部尚书、郑望之为同枢密院事、李纲封尚书右仆射兼尚书左丞、高深为礼部尚书兼尚书右丞,四人同时封参知政事为副相国。

    以上六人组成新知政堂,解散临时议政堂。

    李延庆功高至伟,特加爵安阳郡王,开府仪同三司,由太子少保升为太尉,知枢密院事。

    赵构登基当天下诏:因靖康大臣主张求和导致误国,李邦彦贬为建宁军节度副使,浔州安置,吴敏被迁移柳州,耿南仲涉嫌假传圣意,讨好金人,被贬为庶人,流放岭南,其子孙永不录用。

    白时中、宇文虚中、李邺等人因出使金朝请求割地,被贬往广南各州并安置其地。

    赵构随即下旨嘉奖抗金军民,并大赦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