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零八章 迁都议事
    东京汴梁虽然南城已开启,但北城外依旧是一片废墟,俨如死神一般的瘟疫病毒依旧在北城外游荡,寻找进城肆虐的机会,北城外一直到陈桥镇一带都成了生命禁区,没有人敢进入。

    从金兵隔离营逃走的数百名生病士兵尸体都已陆续发现,都在隔离营周围不远处,最远的一名士兵逃到了陈桥镇南面的树林内,距离隔离营二十里。

    与此同时,城内已经发现九名疫病感染者,知政堂正式批准了临时议政堂的决议,疏散五十万民众南下。

    这时,迁都的呼声再度在京城内兴起。

    与此同时,沉寂已久的商业也重新恢复,主要以餐饮为主,位于潘楼街的一窟鬼茶馆也是京城有名的茶馆之一,由于南城门开启,位于南城十五里外的玉泉山成了京城各家茶馆的水源地。

    虽然城内谈疫色变,官府劝告百姓尽量少出门,但还是挡不住茶友们谈论八卦的热情,中午时分,一窟鬼茶馆内坐满了客人。

    茶馆内客人们的谈论得热情似火,主要话题就是迁都。

    一名老客人抿了一口香茗,放下手中茶盏,轻轻喉咙道:“我儿子就是杭州新宫的副监工,昨天收到他的来信,宫殿在上个月就完工了,修建在凤凰山上,虽比东京的宫殿小一点,但如果去掉延福宫,其实皇宫宫阁也差不多,只是朝廷所在的皇城稍微小了一点,只能以后再慢慢扩建了。”

    “龚老,你意思是说,朝廷真的要迁都?”

    “那当然,宫殿都修好了,不迁都岂不是浪费了。”

    “当陪都也不错啊!”

    这时,一名茶商起身道:“各位,我刚从杭州钱塘县过来,我来说两句吧!”

    众人都安静下来,茶商笑道:“矾楼已经在西湖边修起来了,和东京的矾楼一模一样,不过叫做丰乐楼,还有朱骷髅茶馆、曹婆婆肉饼,还有潘楼、清风楼、宝妍斋、聚金银铺,这样说吧!御街上有的店铺,在西湖边都出现了,而且掌柜、伙计、茶妓都是原来的人,在西湖东岸,贵府宅修建得一座比一座精致,在钱塘县内走,就感觉回到东京一样,口音和这边完全没有区别,本地人也不得不卷着舌头说官话,说句实在点的话,虽然形式上还没有迁都,但实际上和迁都没有什么区别了,就等皇帝后妃们过去。”

    大堂里沉寂下来,这时,忽然有人忿忿道:“如果迁都去杭州,我们在东京的房产怎么办?几代人辛苦攒下的财富就这样没有了吗?”

    掌柜伏在柜台上接口道:“贾员外,大家都是一样,两年前我家西外城的小宅子还值几万贯钱,可现在呢?房子还空在那里,可已经不值钱了,谁愿意要,我五百贯钱卖给他,我们家还算幸运的,至少房子还在,北外城才更惨,什么都没有了,被夷为平地,这时候再拿房产说事,就是笑话了。”

    茶商也道:“掌柜说得对,昨天我去一趟西城,昔日最豪华的蔡相国府已经被一把火烧毁,那可是花了上百万贯修建的豪宅,遇到战争,只有黄金白银有用,再豪华的房宅土地也会一文不值,聪明一点的人早早去杭州买了土地,听说宝妍斋的李员外前几年在西湖边买了三千亩土地,现在已经涨了一万倍。”

    “涨一万倍,不会吧!”众人都惊呼起来。

    “怎么不会,方腊造反逼近杭州之时,钱塘县到处都在甩卖房宅,西湖边一座十亩的宅子,百贯钱就可以买下来了,一亩宅地也就十贯钱,现在西湖边一亩宅地十万贯钱还不一定买得到,这不就涨了一万倍吗?”

    “那李员外岂不是成了天下第一富翁?”

    “差不多吧!人家有眼光,敢在杭州地价最低时大量囤地,还有曹家,当时把凤凰山买下来了,现在捐出来修建皇宫,这个人情还不知怎么还呢!”

    谈论起房宅,很多人都动了心,得赶紧趁手中有点余钱,去江南置办房产了,杭州买不起就去苏州或者去常州、江宁府,众人都意识到迁都已成定局,再不动手就晚了。

    ..........

    就在百姓们议论迁都之时,紫微殿内也在举行一场正式朝会,商议迁都事宜。

    这是一次小朝会,参加朝会的大臣不多,但都是三品以上重臣,除了六位相国外,还有太尉李延庆、兵部尚书孙傅、刑部尚书吕好问、吏部侍郎李若水、户部侍郎黄潜善、礼部侍郎汪伯彦、刑部侍郎吴革、兵部侍郎张叔夜、观文殿大学士路允迪、保和殿大学士何矫,龙图阁学士耿延禧、开封府尹聂山、太常卿李棁以及御史中丞许翰等等共二十余人。

    其实迁都已是朝野共识,包括两位皇太后,即郑太后和韦太后都先后下旨同意迁都,疫病爆发固然是一方面,权贵们纷纷南迁也是重要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战争威胁,河北和中原地区已成为宋金交战的主战场,作为中央集权重地的京城,放在被战争严重威胁并破坏殆尽的四战之地无论如何是不适合了。

    所以迁都已成为决议,现在需要讨论何时迁都,以及怎么迁都?

    “李太尉,关于迁都时间安排,你来说一说意见吧!”赵构看了看坐在第一排的李延庆,笑着请他表态。

    李延庆起身行一礼,“陛下,各位大臣,迁都是一件大事,需要考虑的问题很多,要尽可能地面面俱到,所以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迁移完成,现在是五月,距离下一次结冰期还有半年,如果金兵再次南侵,很可能会是在年底,那时进入冬季,瘟疫的影响也基本上减弱了,也就是说,我们大概有半年左右的时间,我建议定下先人后物的原则,先把人员迁移南下,再着手各种物资迁移,争取三个月内完成都城迁移的各种事宜。”

    “那会不会金兵在我们迁都期间前来偷袭?”李纲问道。

    李延庆想了想道:“有这个可能,但受疫情影响,金兵即使前来偷袭也是小规模的骚扰,不会大规模南下,我们需要在黄河边上做好防御准备,保证迁都顺利进行。”

    赵构点点头,“防御安排就由李太尉和枢密院全权负责,另外迁都的步骤安排,范相公给大家说一说吧!”

    范致虚是迁都的总负责人,他调集六部九寺的三十余名官员成立了迁都转运司,全盘负责事宜,范致虚起身道:“具体迁都方案还在拟定之中,很快就会出来,微臣可以大致说说迁都步骤。”

    大殿内安静下来,众人认真听取范致虚的报告。

    “昨天我们向南方各州发布了船只征用令,要求各州百石以上船只都调往京城,目前从蔡、陈、颍三州已征集到八百余艘船只,正赶往京城,估计最后能征集到万余艘船,这是迁都运输的有力保障,到时商家和百姓南迁都可以租用官船,老人也可以乘船南下,这些我们会仔细安排,事实上,仅从东京迁都来考虑,事情并不算繁琐,从前年开始就出现了迁移潮,京城的豪门大户基本都已迁移完成,现在只是普通平民的迁移,难度要小得多,但如果考虑到大迁都,情况就复杂了。”

    “请问范相公,大迁都是什么意思?”李延庆不解地问道。

    范致虚轻轻叹了口气,“大迁都是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一幕,包括开封府、洛阳府、京西北路、京东两路、淮南东路、河东路和陕西路,也就是整个黄河以南地区的汉人大撤退,可以参考西晋汉民南迁,这不是朝廷能控制,就像河北民众南逃一样,无法预料,也不可避免。”

    “那南迁路上怎么安排?”赵构眉头一皱问道。

    “启禀陛下,从昨天开始,五十万民众的疏散已经启动,但这次疏散和迁都结合起来,绝大部分民众都选择去长江以南,基本由沿途官府负责施粥施药赈济,我们动员了一千名太学生,还调动了五十余名官员,保证三条官道上,每十里就有一座施粥大棚,每二十里会有一座医药救护大帐。

    至于民众南下后安置,主要放在两浙路、江南东路以及江南西路,河东路百姓南撤安置在荆湖两路,陕西路百姓南撤安置在巴蜀地区,正如李太尉刚才所言,官府路上赈济只能延续半年,到冬天时截止,如果是以后数年间的南迁,官府就无法在路上照顾了,只能在安置上进行照顾。”

    “那朝廷南迁是什么时候?”

    “陛下,朝廷南迁分两步走,先是内宫南迁,然后是朝官南迁,等蔡州等地的船只到来,先让宫人带随身物品乘船南下,宫中的器物后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