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一十章 出发南下
    “没事,就是来看看你!”

    曹晟拍拍他肩膀,瞥一眼女兵军营眨眨眼笑道:“你也住这里?”

    “呵呵!我住楼上。”

    李延庆不给曹晟开玩笑的机会,拉着他向楼上走去,这小子口无遮拦,他倒是说得爽快了,尴尬却留给自己。

    李延庆虽然位高职重,又是曹晟的上司,但那是在官场上,私下里他和曹晟的关系却非常好,尽管曹晟是他长辈,但他不承认,只当他是朋友。

    曹晟上了楼梯笑道:“这有五十个女兵吧!你小子当心点,晚上大门一关,你连骨渣子都剩不下来!”

    走上楼,曹晟顿时有点尴尬了,上面还有一个女子,他认出来了,是李延庆的义妹扈青儿,不知她有没有听见自己的玩笑话。

    “原来是青儿妹妹,好久不见了。”

    “六叔请坐,我给你们倒茶!”

    曹晟哈哈一笑,“臭小子,听见没有,连青儿都叫我六叔,你是不是该改口了?”

    “去你的!”李延庆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再倚老卖老,下次我就叫你小六子!”

    “别!还是叫六哥吧!”

    曹晟坐下,翘起二郎腿笑道:“我问你件事,你是不是要去江南?”

    李延庆点点头,“明天出发,出任两路宣抚使,其实就是去游山玩水。”

    “那就结个伴吧!”

    李延庆一怔,“六哥也要去江南?”

    曹晟点点头,“昨晚帝姬告诉我,她想去杭州玩一玩,顺便把府宅定下来。”

    “可我明天一早就出发,你们来得及吗?”

    “当然来得及!就收拾一些细软,正好蔡州的船队昨天来了,我已经定好下两艘大船,明天上午我们一起走。”

    “那明天上午见吧!”

    曹晟见李延庆答应了,起身便跑,差点和送茶的扈青儿撞在一起。

    “六叔,你不喝茶了。”扈青儿见他像烫了尾巴一样,急着要走,心中不由有些奇怪。

    “不喝了,下次再说了。”

    说完,他便一溜烟地跑下楼去了。

    “大哥,他是怎么了?”

    “他们两口子要去杭州买宅,明天和我们一起走。”

    “他娘子是帝姬吧!和他们一起,很无趣的......”扈青儿满脸不高兴,好不容易和大哥单独在一起,结果又冒出两个人来。

    ..........

    曹晟回到府邸便向娘子汇报道:“说好了,明天我们一起出发!”

    赵金奴原本是打算下个月去杭州,但昨晚她在宫里接了皇嫂交给自己的任务,让她负责撮合李延庆和老四赵福金,赵金奴便改变计划,改成明天和李延庆一起出发南下,这个任务她自然就交给了丈夫曹晟。

    “他没有疑心吧!”

    “没有,我没告诉他,老四也一起去。”

    “驸马,我觉得有点奇怪,之前我告诉皇嫂这件事时,她说根本不可能,可昨天她就改变主意了,说这是好事情,要我负责撮合他们,你说她怎么一下子就变了?”

    曹晟想了想道:“我估计这是官家的意思,应该是官家想极力促成此事。”

    “为什么?李延庆可是有妻室的,官家肯答应。”赵金奴有点糊涂了。

    “别人官家肯定不会答应,但这是李延庆啊!官家现在想极力笼络他呢,这个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赵金奴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以前可不是这样,当了皇帝就把自己姐妹当做和亲的工具了,掌了权力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赵金奴转身便怒气冲冲走了,曹晟却摸着下巴,他现在才有点品出味来了,官家让自己来撮合此事,恐怕真正目的是想让自己说服曹家。

    蔡、陈、颍三州征集来的第一批船只约有三千艘,其中倒有几艘好船,曹晟预订的三艘船就是难得的好船,三艘都是八百石的客船,八成新,做工考究,船身十分结实,用船老大的话说,海里也能去,当然,这话有点夸张,但也足见船只的结实。

    除了三艘客船外,还有两艘货船,装运各种行李,管家和两个小厮也住在货船上。

    五艘船停在南城外的汴河码头上,李延庆和曹晟约好在这里会面,这次李延庆带着三百骑兵以及五十名女骑兵随同,另外,莫俊也跟随他一同南下。

    莫俊现在已经不是李延庆的幕僚,他被封为正六品枢密承旨,相当于枢密院的人事处处长,掌握着枢密院官员的考评升迁实权,李延庆的另外一个幕僚刘方也出任鄂州通判,掌握地方实权。

    天刚刚亮,众人抵达汴河码头,只见码头上堆满了箱笼,驸马府的卢管家正指挥着几名船夫搬运箱子上船,七八名侍女丫鬟聚在一旁有说有笑,

    “卢管家,曹驸马来了吗?”李延庆翻身下马笑问道。

    “驸马刚到,好像在第一艘船上。”

    “我去看看他!”

    李延庆快步走上船头,只见船帘一掀,从里面走出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李延庆一怔,随即大喜,眼前的女子正是帝姬赵福金,

    “帝姬,你怎么在这里?”

    赵福金笑盈盈道:“我也去杭州,李太尉不欢迎吗?”

    李延庆一拍脑门,自己有点糊涂了,赵福金一直跟着阿姊赵金奴,赵金奴要去杭州,她能不一起去吗?

    他心中欢喜,上前拉住赵福金的手,低声笑道:“我一直想找机会请你出来玩呢!”

    “没诚意的家伙!”

    赵福金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她忽然意识到不妥,连忙把手抽回来,羞红了脸道:“岸上有人看着呢!”

    “谁会看我们?”

    李延庆一回头,他真发现有人在看着他们,扈青儿牵马注视着他们,眼睛里很是疑惑。

    李延庆心中忽然有点惭愧,自己待青儿太薄了,他连忙招手道:“青儿,你过来!”

    扈青儿把缰绳交给手下,快步跳上大船,笑嘻嘻道:“大哥找我什么事?”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延庆帝姬!”李延庆故意提及赵金府的旧封号。

    “帝姬?”

    扈青儿眉头轻轻一皱,心中本能地有了一种抵触,她可不喜欢和公主之类的权贵打交道。

    “这是我义妹扈青儿,现在是军中女将军!”李延庆又笑着给赵金福介绍道。

    赵金福连忙上前拉住扈青儿的手笑道:“原来是你就是青儿妹妹,我久闻大名了。”

    扈青儿为人豪爽,别人敬她一尺,她就敬别人一丈,赵福金对她很诚恳,她心中倒有点惭愧,便笑道:“我不太知礼,让赵姐姐笑话了。”

    “哪里!有青儿妹妹在,我立刻感到安全了,来!我们进去说话。”

    赵福金也不理睬李延庆,拉着扈青儿进船舱去了。

    李延庆挠挠头,有点进退两难,这时,身后传来曹晟的声音,“延庆,我在这边呢!”

    李延庆一回头,只见曹晟睡眼惺忪地站在后面一艘船上,李延庆快步走到船尾,轻轻一跃,跳上了后面一艘船。

    “卢管家说六哥在前面船上。”

    “本来是在前面,结果被帝姬赶过来了,说起居不方便!”

    曹晟打了个哈欠,“反正有三艘船,要不我们一起吧!把莫先生也叫上,也能说说话。”

    李延庆点点头,请莫俊上了船,不多时行李都搬上船只,七八名丫鬟也上了船,船老大一撑竹篙,李延庆和曹晟坐船率先启动,船队离开了汴河,缓缓向南方驶去。

    ..........

    船队顺流南下,不需要拉纤,只是航速稍慢,船队会在第二天抵达应天府,再从应天府进入亳州,再进入宿州、泗州,在盱眙县过淮河进入楚州,沿着运河再向南过扬州进入长江,再经过润州、常州、苏州、秀州,最后抵达此行的终点杭州钱塘县,行程近两千里,乘船至少要走十几天。

    此时已是五月中旬,按照后世的阳历已经是六月了,天气已经略有点热了,不过还未进暑,加上河面上微风习习,阳光竟有一种晚春的明媚,令人心旷神怡。

    船队劈波而行,汴河中船只也有不少,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小船,虽然朝廷在征集船只,但也并不是强征,不少私家小船也跑去京城接生意,不少家境殷实的人家便租船南下,使得河道内格外繁忙。

    汴河西面不远处便是官道,官道上也挤满了络绎不绝的南下民众,今天已经是京城五十万疏散计划的第五天了,但今天才似乎到了人流南下的高氵朝,不过疏散计划已经改成迁都计划,所以绝大部分民众都会过长江前往江南。

    北宋末年也确实发生了北方民众大规模向南迁移,才最终有了南宋经济的大繁荣。

    或许赵构刚登基的缘故,他也格外重视名声,使得这次官府对南下民众的赈济很到位,基本上每隔数里就有一座免费粥棚,还有医药大帐,官府还提供了老幼驴车,给了老人和幼童很大的帮助。

    正是这些措施使得南下民众虽然赶路辛苦,但也不是颠沛流离,加上民众互帮互助,路上基本上看不到河北民众逃难时那种倒毙沟渠的悲惨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