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一十二章 润州探信
    润州也就是今天的镇江,是长江进入江南运河的起点,战略位置极其重要,赵佶南逃,首先就在镇江立足,后来才转去江宁府行宫。

    润州州治是丹徒县,也是一座江南名县,由于扼守交通咽喉要道的缘故,丹徒县的商业十分繁华,尤其仓储业在天下数一数二,在长江南岸以及运河两边,到处是仓库群,宋朝的很多大商号都在丹徒建了自己的仓库,宝妍斋也不例外,在丹徒县的运河西岸拥有五座大仓库。

    这天上午,一支货船队驶入了丹徒县水门,这是一支由十艘百石货船组成的船队,若是在往常,这样的船队不值一提,从北边过来的船队,那支不是几百艘的规模,不过经历了金兵入侵的动荡后,几百艘的大船队已经很少见到,不过就算如此,由十艘船只组成的船队还是很不起眼,至少没有人会把它放在心上。

    船队无声无息进入了县城,沿着一条小河向县城内部驶去,岸上是一条商业街,店铺林立,人流如织,格外的喧嚣热闹。

    在船头上蹲着一名身材高大健壮年轻男子,正眯着眼睛打量着岸上的情形,年轻男子敞着怀,露出一身古铜色的肌肉,他蹲在船头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俨如一只即将扑向猎物的豹子。

    年轻男子正是张顺,这次李延庆南下还要对付方腊起义的余孽,自然不可能只带三百亲卫,他实际上部署了一万精锐军队,从四个方向分别向江南地区汇拢,除了明面上的一万军队外,还有暗中部署的六百情报营士兵,他们装扮成平民,负责收集情报,同样分为水陆两队南下,陆路是由燕青率领,而水路则由张顺率领。

    张顺从十二岁起便跟随父亲混水贼,十几年来对长江、黄河的各种江湖脉络了如指掌,李延庆就是看中他这一点,才让他做了情报营的副统制,负责水路情报。

    货船队在一各僻静处停下,张顺吩咐一声,十几名手下都纷纷上岸打探消息去了,张顺带着两名手下来到一家酒馆前,酒馆叫做江顺酒馆,离北城门不远,生意还不错,客人大多是商人,进城卸货后便聚在一起聊天喝酒。

    张顺走进酒馆,掌柜一眼看见他,立刻有点紧张起来,往楼上指了指,张顺点点头,随即上了二楼,进了最里面的一间雅室,片刻,掌柜匆匆赶来,行一礼道:“东主来了!”

    原来这家酒馆是张顺开的店,张顺横行长江、黄河十几年,掠夺了无数财富,当然不会全部胡乱花掉,很多财富都被投资开了店铺,张顺至少在七座城池内有自己的店铺,包括京城也有一家客栈,可惜被金兵一把火烧掉了。

    张顺点点头笑道:“好像生意不错!”

    “生意还不错,东主,这两天官府查得有点严,要不要先避避风头?”

    张顺呵呵一笑,“以后咱们也不惧官府了,告诉你,我现在可是正七品的致果校尉,在军中任统制偏将,可不是从前的水贼了。”

    掌柜大喜,“太好了,东主也是朝廷官员了,以后我们也不用再提心吊胆。”

    “你去忙吧!顺便帮我把胡串儿找来,我找他有要紧事。”

    掌柜行一礼便退下了,不多时,一名年轻小厮急匆匆赶来,“顺哥可有发财的路子给小弟?我最近都要饿死了。”

    年轻小厮就是胡串儿,他父亲是润州码头的著名消息牙人,胡串儿子袭父业,也在码头和北城一带十分活跃,想打听商业消息和各种社会琐事,找他们父子就没错。

    “你小子吃得满嘴流油,会饿死?”

    张顺没好气踢了他一脚,胡串儿却轻轻一跃,笑嘻嘻跳上了桌子,张顺这才想起,这小子也是个兼职梁上君子,没钱就去偷,好像还从未失手过。

    “得了,老实坐下吧!我有事情问你。”

    “顺哥照顾小弟生意,小弟感激不尽。”胡串儿丑话说在前面,他的消息可不是免费的。

    “臭小子,皮痒了,连老子也敢赚。”

    张顺骂了他一句,便问道:“我想知道,最近润州地头上有没有什么军队调动?”

    润州是赵佶南逃落脚的第一站,州县官员都已全部换掉,李延庆便判断,他这个宣抚使前来江南,江南的官场一定会有所动作,润州这个战略要地绝不会风平浪静。

    局面究竟会恶化到什么程度李延庆也不知道,所以他才派情报司兵分两路先一步前来探查。

    胡串儿想了想道:“润州好像没有什么军队调动,不过润州厢军从去年底开始,一直就在江宁府那边,我不知道算不算军队调动。”

    “就只有润州的军队在江宁府吗?”张顺又追问道。

    “好像不止,听说有好几万军队呢!说是准备进京勤王,但又从未过江。”

    进京勤王倒有可能,很多地方都在组织军队准备进京勤王,但实际上来勤王的军队,只有蔡州知州张叔夜父子率领的一万三千余人,和完颜宗翰的女真骑兵在京城南面的赤仓镇打了一仗,遗憾的是,他们军队被金兵击败,张叔夜的长子张伯奋不幸壮烈殉国。

    朝廷感其忠义,追封张伯奋为蔡州大都督,谥号忠文,同时升张叔夜为金紫光禄大夫、观文殿大学士、醴泉观使。

    张顺倒也找不到漏洞,但以勤王为借口调集军队也很正常,张顺想了想又问道:“雷德有动静吗?”

    雷德也是一支江贼,横行于长江下游以及太湖一带,他擅自在丹徒县外的江面上设置哨卡收过江钱,这次张顺过长江,居然没有发现雷德的哨卡,他觉得有点奇怪。

    胡串儿摇摇头,“雷德已经消失三个月了,谁也不知他去了哪里?不过大家都很庆幸,这混蛋最好沉尸江底。”

    张顺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之所以问雷德,是因为张顺知道雷德手下有一两百人,五六十艘船,都是水上悍匪,绝对是长江下游一霸,都统去江南必然要过长江,可别被雷德盯上了。

    这时,胡串儿吞吞吐吐道:“顺哥,说不定我能打听到雷德的消息。”

    张顺大喜,给了他一拳,“臭小子,怎么不早说!”

    “不是有点麻烦了,你是知道的,要托人......”

    “要钱可以,必须有消息,这是十两银子,赶紧给我打听去。”

    张顺将一锭银子扔在桌上,胡串儿眼睛一亮,一把将银子抓在手上,喜滋滋道:“放心好了,最迟今晚就有消息。”

    胡串儿虽然不知道雷德在哪里,但他父亲知道,他父亲的能耐可比他大多了,在润州和江宁府一带混了三十年,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前两天父亲还和他提到雷德之事,今天就派上大用场了,十两银子啊!

    虽然江南一带的银价不象京城那样离谱,但受战争影响,一两银子也能兑到六贯钱,要知道他胡串儿卖个消息最多也只能挣到五十文钱。

    “臭小子,我的银子可不是那么好赚,快去打听消息,晚上没有消息,看我怎么剥你的皮!”

    “我哪里敢骗顺哥的钱!”

    张顺点点头,“顺便告诉你爹爹,我现在跟李太尉混了。”

    胡串儿惊得一吐舌头,一溜烟地跑了。

    张顺一名手下问道:“大哥,这小子嘴上无毛,能打听到雷德的消息吗?”

    张顺淡淡一笑,“他或许不行,但他老子一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