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一十四章 地方衙内
    李延庆脸一沉,他这才发现从茶棚外走进来三个年轻男子,后面还跟着十几个手下,三个年轻男子手执折扇,头戴佩玉幞头,身着锦缎深衣,皮肤白皙,看起来倒是很俊朗,可惜目光却十分轻佻,三双眼睛都盯住了赵福金。

    赵福金在帝姬中是出了名的美貌,尤其一双美眸,回眸如秋水,明亮似宝石,顾盼生辉,有一种惊世绝伦的美,否则完颜斜也也不会专门点她的名。

    这个三个衙内的父辈在扬州有钱有权之人,少年轻狂,扬州也无人敢惹,这些衙内自恃身份,平时在江都惹是生非,无恶不作,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女子,更何况赵福金这种绝品美人绝不是他们能有幸遇到,三人色迷迷盯着赵福金,一时间丑态毕露。

    扈青儿顿时大怒,一拍桌子,“滚出去!”

    李延庆今天带了十几名亲兵,不过亲兵都骑马在蜀岗的那一边,两名跟随他们穿过山谷的亲兵跑回去叫人了,所以他身边暂时没有亲卫,偏偏这个时候就遇到了三个惹事的衙内。

    “哟!这里还有一头长得不错的小母老虎。”

    为首年轻男子调笑扈青儿一句,刷地撑开扇子,目光又盯在赵福金雪白的脖颈上,他忽然色胆包天,想探头嗅一下美人的肌肤,不料一道黑影闪过,只听啪!的一声,李延庆已经将这名男子一巴掌打飞出去。

    年轻衙内捂着脸惨叫起来,其他人吓得连忙围上前,“衙内,你怎么样?”

    年轻衙内的脸庞迅速肿起一指高,嘴里吐出三颗带血的牙齿,他发疯一般地指着李延庆大吼:“给我打,打死这个混蛋!”

    十几名手下拔刀便冲来,赵金福惊呼一声,连忙起身躲在李延庆身后,李延庆眼中杀机一闪,冷冷道:“杀了!”

    扈青儿随身皮囊中有十把飞刀,飞刀用精钢打制,长三寸,又叫断喉刀,专门用来切断人的喉咙,扈青儿手一挥,三把飞刀射出,正中为首三名爪牙的咽喉,三名爪牙扑通!跪倒在地上,痛苦地扼住喉咙,慢慢倒下了。

    这时,扈青儿又射出了三把飞刀,后面的三人也中刀倒下,眨眼功夫便有六人倒下,其他人都被震住了,连滚带爬地逃回去,另外两名年轻人也发现不多,他们连忙上前查看中刀的六名手下,发现他们竟然都断了气,两人又惊又怒,指着李延庆怒道:“你....你竟然敢在扬州杀人!”

    李延庆见扈青儿又摸出了两把飞刀,便一摆手止住了她,冷冷对二人道:“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死有余辜,今天饶你们一命,快滚吧!”

    “好!好!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能狂到几时?”

    两名男子扶起脸被打肿的年轻衙内,“我们走!”

    剩下的手下拖着六具尸体匆匆走了。

    这时,茶棚掌柜上前战战兢兢道:“官人,你惹大祸了,赶紧走吧!离开扬州。”

    “老丈,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可是你惹不起的人,被你打的那个,是吴通判的衙内,另外两个一个是大粮商刘俊的儿子,再一个是金元银楼赵二家的儿子,都是扬州数一数二的豪门,官人杀了他们手下,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们还是快走吧!茶钱我就不要了。”

    旁边扈青儿重重哼了一声,“若不是大哥制止,我会饶过他?敢打我嫂子的主意,莫说是通判的儿子,就算是知府的儿子,我也照杀不误!”

    开茶棚的掌柜打了个寒战,这姑娘好大的杀气,他心中有点害怕,便不再多说什么?

    李延庆却心里有数,那三个年轻明明还有十名手下,却不肯再打,并不是他们打算放过自己,而是他们不想把自己置于险地,他们走开后,肯定会有人来找麻烦,但至少要等他们回城后才能搬救兵,一时半会儿来不了。

    想到这里,李延庆更加沉稳下来,端起茶碗慢慢地喝茶,这时,赵福金有点焦急地低声道:“李大哥,这些人看起来不会善罢甘休,要不要派人进城把护卫都叫来?”

    李延庆轻轻搂了一下她的香肩笑道:“青儿听见你这话可是要生气的,以她的身手,再来百余人也不在话下,再说还有我呢!”

    虽然赵福金在驸马府已经和李延庆拥抱并亲吻,但当着扈青儿的面让情郎搂她的肩膀,赵金福还是羞红了脸,连忙推开他,旁边扈青儿翻了个白眼,“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李延庆嘿嘿一笑,随手拈起一个包子吃了起来。

    这时,远处传来马蹄声,李延庆的十几名亲卫带着一辆马车赶了过去,他们在蜀岗的另一边等候,原以为主人游玩后会下山会原处,没想到他们竟穿过山谷到蜀岗的另一边了,众人只得急急赶来。

    李延庆又喝了几口茶,便起身道:“时间不早,我们也该回去!”

    有了马车,赵金福也就不用再走路,扈青儿却不肯坐马车,一定要骑马而行,李延庆明白她的心思,便不再勉强她,他将自己的马让给扈青儿,他坐进了马车内,一行人簇拥着马车向城内而去。

    “老头子,他们是什么人?”李延庆一行走远后,烧水的老妪小声问道。

    老者叹了口气,“看他们骑的马,又是从京城来,我估计不是皇亲国戚,就是朝廷高官,这次吴通判恐怕要倒霉了!”

    .........

    果然不出李延庆所料,当一行抵达北城外,蹲在北城外的上百名家丁立刻冲了过来,“就是他们!”一名报信的家丁认出了扈青儿,大喊道:“他们打伤衙内,杀了我们弟兄!”

    三个年轻男子从未吃过这种大亏,他们对李延庆恨之入骨,回城内便瞒着家里从各自府中抽调家丁,组成了一百多人的打手,就算是州衙的人也不敢惹,只可惜今天他们遇到了自己不该惹的人。

    十几名亲兵已经从扈青儿口中听说了这件事,他们正为自己的失误而懊悔万分,现在对方居然还敢打过来,十几名亲兵都勃然大怒,一起举起了军弩。

    李延庆的亲卫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军,虽然他们心中激起滔天怒火,恨不得立刻射杀这群不知死活的混蛋,但没有接到射击下令,谁也不会擅自发箭。

    十几名亲兵一起举弩,那种整齐划一的气势,顿时将已经冲到三十步外的家丁们吓了一跳,不由放慢了脚步。

    “停住!”家丁首领大喊一声,众人纷纷停下,一起向首领望去。

    这名家丁首领原本也是军队中的一名都头,他当然有一点眼光,且不说弩是民间禁用兵器,而且这十几人用的是神臂弩,那更不是一般人用得起,尤其这十几人骑的都是军马中的上品,他心中有点感觉不妙,恐怕他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但就这样撤走,他也难向主人交代,他喊住了手下,又高声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现在才想到问吗?”

    一名亲兵冷笑道:“已经晚了!”

    家丁首领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他话音刚落,只听城内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李延庆的三百名亲兵和五十名女骑卫从城内疾奔而来,俨如平地卷起一股狂风。

    家丁们都惊得变了脸色,一个个面面相觑,家丁首领更惊得脸色发白,暗暗叫苦,他知道城内三百多骑兵护卫着什么人,那可刚拥立新君的李延庆啊!难道今天打衙内之人就是他吗?

    这时,家丁忽然发一声喊,四散奔逃,这些家丁大多是本地无赖,个个都会见风使舵,这个时候还不赶紧逃走,难道要等死吗?

    家丁首领想逃已经来不及了,三百五十名骑兵已经冲过来,将尚未来得及逃走的数十名家丁包围起来。

    “放下兵器,跪下举起手,否则格杀无论!”

    张豹大喊一声,家丁们吓得纷纷放下刀棍,跪在地上举起双手。

    张豹催马上前,向车窗前的李延庆抱拳施礼,“卑职来晚,致使太尉受惊,请太尉责罚!”

    李延庆点点头,“这件事不是你的责任,你这些家丁处理了。”

    “卑职把他们带到僻静处全部宰掉!”

    旁边赵福金吓了一跳,连忙道:“张将军,你家官人说的处理不是指杀人。”

    她又对李延庆道:“李大哥,我说得没错吧!”

    李延庆沉吟一下,对张豹道:“这次就算了,饶他们一死,每人打断一条腿,逃走的家丁也不例外!”

    “卑职遵令!”

    李延庆放下车帘喝令道:“我们回去!”

    马车启动,迅速向城内驶去,远远听见后面传来一片惨叫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