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一十八章 三雄投效
    李延庆又返回了江都县,既然双方已撕破脸皮,李延庆也没有什么顾忌,立刻下令已经抵达长江北岸的一万精锐之军立刻赶往扬州,同时下令驻扎在淮河北岸的一万后备军也赶来扬州集结。

    虽然李延庆相信智光大师不会让自己失望,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次日一早,阮氏三兄弟便赶到了江都县。

    李延庆闻讯从州衙里走了出来,只见阮氏三兄弟赤着上身,后背荆条跪在台阶前,见李延庆出来,阮小二惭愧道:“我们不知好歹,冲撞了李太尉,我们特来向李太尉请罪!”

    李延庆连忙上前扶起阮氏三兄弟,扯掉他们后背的荆条,令手下拿衣服他们披上,他诚恳对阮小二道:“当年我虽年少,却和阮二哥一见如故,令我至今难忘,这次我是诚心邀请三位兄长出山报效国家,抗击金兵,也能建功立业,不让自己的一身武艺埋没。”

    阮小二叹口气,“当年我们上了童贯的当,又被童贯陷害,李太尉扳倒童贯,也算为我们出了一口恶气,若太尉不嫌弃,我们兄弟三人愿效犬马之劳!”

    李延庆大喜,连忙将阮氏三兄弟请进州衙,又向他们介绍了曹晟和莫俊,众人分宾主落座。

    阮小二笑道:“我昨晚得到一个消息,吴琢父子在楚州被仇家所杀,真是大快人心啊!”

    李延庆好奇地笑问道:“二哥和吴琢有仇?”

    旁边阮小七接口道:“我们去年一支船队被他扣住,后来我们拿一万贯钱来赎船队时,发现船内的两百斤龙涎香没有了,价值五万贯钱,后来我们前来江都找他理论,被他打伤了五个兄弟,这口气我们咽不下,本打算今年来报仇,没想到已经被太尉解决了。”

    李延庆问旁边韩宝林,“这件事韩知州知道吗?”

    韩宝林点点头,“确有此事,那两桶香就在他府中地库内。”

    李延庆便道:“既然知道苦主,那就还给他们,不用没收官库了。”

    “下官知道了。”

    阮小二大喜,“多谢李太尉!”

    李延庆微微一笑,“既然你们已经是我的属下,这些事情就是我的份内之事了,不用客气!”

    一直没有说话的阮小五笑嘻嘻问道:“都统,扬州是要开战了吧?”

    当年看见阮小五就是嬉皮笑脸的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老样子,容貌也一点没变,李延庆也忍不住用一种调笑的语气反问道:“小五哥怎么知道?”

    阮小五在十几年前被人称作小五哥,现在他已经三十五岁了,大家都叫他五哥,把小字去掉了,没想到李延庆还像当年一样叫自己小五哥。

    这时,阮小七轻轻踢了他一脚,让他注意身份,阮小五这才醒悟,连忙收起嬉皮笑脸的样子,肃然道:“向家来找过我们,这件事二哥最清楚。”

    李延庆一怔,向阮小二望去,阮小二点点头,“是向宗良的侄子,叫做向志,此人在一个月前找过我们,希望我们加入勤王大军,但被我一口回绝了。”

    “那二哥怎么知道要开战?”

    阮小二连忙道:“请太尉不要再叫我二哥,我真的承受不起。”

    李延庆点点头,“那我就叫你阮二将军。”

    “太尉叫我将军?”阮小二一脸惊讶。

    李延庆淡淡道:“之前朝廷不是封你们偏将指挥使吗?我就从这里开始给你们确定官职。”

    阮氏三兄弟心中都十分感动,朝廷免了他们指挥使之职,但李延庆却不承认,又重新把他们的官职接上了。

    “阮二将军继续说说开战之事。”李延庆笑着提醒他们道。

    阮小二拍拍自己脑门,自嘲地笑道:“整天就想着升官发财,把正事给忘了。”

    四周众人都会意地笑了起来,阮小二这才继续说:“在向志找我们第二天,雷德也来找我们,此人原本是长江水贼,几个月前被官府收编了,他一心想吞掉我们的船队和士兵,便向我许诺,他会建议封我为水军副将,或许是他太急于吃掉我们,向我泄露了不少秘密,其中就包括他们准备讨伐朝廷,另立新帝,所以我们就知道要开战了。”

    李延庆沉思片刻道:“你说得没错,确实是要开战了,而且雷德的三千水军已经出现在长江上,准备拦截我,我已派人去调鄂州水军过来,但力量还是不足,我希望你们的八百精锐能够加入,正式成为我麾下的水军。”

    “李太尉看得起我们,是我们的荣幸,我出发前已经下令士兵和船只都前来扬州,估计今天下午就会抵达江都,到时卑职把军队正式交给太尉。”

    李延庆笑道:“只是交给我整编,等歼灭了雷德的水军,我会把它和鄂州水军合并起来,成立一支新水军,这支水军的统制就由阮二将军担任。”

    阮小二异常激动,连忙单膝跪下行礼,“卑职绝不辜负太尉的期望!”

    阮小五和阮小七也跟着跪下,李延庆连忙扶起他们,安抚他们几句,又让亲兵带他们去更换军服,李延庆对张顺笑道:“他们本身就有招安官职,起点比较高,但你也不用失落,等剿灭雷德后,我也升你为统制!”

    张顺大喜,“多谢都统提携!”

    李延庆拍拍他的肩膀,“把你的手下召集起来,这次攻打雷德,你要再立奇功。”

    ..........

    赵佶在江宁府避难时,江宁府曾一度成为江南各州的政治中心,赵佶在这里下达了无数条上皇令和任免书,深刻地影响了江南各州的官场。

    虽然赵佶北上被金兵掳走,但江宁府的政治影响依旧存在,这次江南各州军队以勤王名义集结,便放在了江宁府。

    军营位于江宁府城东,距离长江不到十里,占地数千亩,由数千顶大帐组成,驻扎军队八万人。

    这八万人来源比较复杂,有赵佶在江宁府新募集的两万军队,没有来得及带走,还有三大外戚庄丁转化而来的一万军队,但最多的还是由各州厢军集结起来的五万人,使总兵力达八万人之多。

    这支军队的主帅名叫向发,是向宗良的侄子,年约四十余岁,官任上将军、宁海军节度使,也曾在禁军中担任厢都虞侯等高官。

    军队副将却是大将刘延庆,刘延庆跟随太上皇赵佶以及禁军主帅高俅南下江宁府,他负责招募并训练两万新军,所以赵佶北上时,他没有率军跟随,而是继续留在常州训练新兵。

    由于刘延庆在军中威望颇高,向宗良两次前来拜访他,并许以重利,最终说服了刘延庆加入拥嫡派,所谓拥嫡派就是支持大宁郡王登基,听起来名正言顺,实际上是关系到三大外戚的核心利益,以至于到了他们不惜以造反的方式来和朝廷对抗。

    三大外戚之所以敢冒险一掷,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朝廷兵力太少,也只有七八万人,虽然西军还有十万人,但被西夏牵制而无法调动,加上京师财政匮乏,使三大外戚看到了重立新君的机会。

    中军大帐内,向宗良大大咧咧地坐在帅位上,他是向太后之弟,极得赵佶恩宠,虽然不姓赵,但因为他有外戚身份,使他成为宋朝极少数生前封王之人,他被封为永嘉郡王,他兄长向宗回也是生前被封为永阳郡王。

    主帅向发坐在一旁,副将刘延庆则坐在向发对面,下面还有数十名大将。

    “我刚刚得到情报,扬州通判吴琢父子被仇家所杀,开始我们都以为是李延庆公报私仇,但现在看来,应该是李延庆发现了吴琢的身份,所以找借口杀了吴琢。”

    向宗良说到这,他看了一眼向发,见他欲言又止,便问道:“向帅想说什么?”

    向发欠身问道:“刚才殿下说李延庆发现了吴琢的身份,难道我们的计划被李延庆看破了吗?”

    “很有可能!”

    向宗良目光锐利地扫了一眼众人,又继续道:“李延庆并没有渡江,而是又重新返回了扬州,他一定是意识到了危险,而且根据江北的情报,江北出现了一支来历不明的军队,约一万人,我们认为这就是李延庆带来的军队,或许他早就有防备,也或许他是为了剿灭方腊余孽,但原因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该如何应对?我们已经商议过此事,但现在我想听听在座诸位的意见。”

    之前老高说宋朝没有生前封异姓王,一般都是死后追封,也不完全正确,只能说生前封异姓王极少,但还是有,比如柴宗训封郑王,还有向氏兄弟封郡王,韩世忠封咸安郡王,张俊封清河郡王,南宋还有不少外戚封王,总得说来,主要是外戚封王比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