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二十章 鸭子变鸡
    雷德当然也在大营内,他听说敌军火船来袭,急忙奔出大营,骑马向水寨东面奔去,此时吹的是东面,船借风势,烈火熊熊,两艘火船来势凶猛,轰地撞断了栅栏,向水寨内冲去,数十艘哨船列一排拦截,火船来势虽凶猛,可惜数量只有两艘,很快便被十几名水鬼拦截住了,进入水寨也才一百余步。

    水鬼很快便凿穿了船底,两艘火船进水,迅速沉没了,水面上只剩下一些火星。

    当雷德赶到最东面岸边时,危机已经解除,有人跑来向雷德汇报了情报,雷德眉头一皱,这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李延庆什么意思,测试自己的防御?

    正不解之时,一名士兵叹息道:“运气还好,从东面杀来,要是从西面杀来,恐怕已经接近大船了。”

    一个念头瞬间闪过雷德的脑海,他大叫一声,“不好!”

    他大吼道:“所有人去西面,快去!”

    他已经意识到,这是李延庆的声东击西之计,西面极可能要出事了。

    就在这时,水寨内忽然火光大作,西面大船停泊处,以及中部两处主力战船的停泊处都燃起了熊熊烈火,火势蔓延得极为迅猛,仿佛整个水面都在燃烧,雷德惊呆了,他竟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身后忽然也传来一片喊声,雷德回头,只见大营内也燃烧起来东、西、南三面起火,火借风势,吐着火舌向岸边席卷而来,大营内士兵四散奔逃,极为狼狈。

    “将军,快把船只解开进入江中,要不就全部烧毁了!”一名偏将奔来大喊道。

    雷德叹了口气,对方已经料到这一点,所以才袭击大营,现在大营内乱成一团,怎么组织士兵,但死马也要当活马医,雷德立刻下令敲响出征鼓。

    咚!咚!咚!

    出征鼓敲响,所有水军都要上船,但混乱中,只有不到千名士兵向岸边奔来。

    此时烈火焚江,整个军营内的数百艘船几乎都被军营吞没,只有最东面的五十几艘五百石战船暂时没有被大火波及,但看火势发展,火油很快就会烧过来。

    士兵们纷纷上船,连船帆也来不及拉起,解开缆绳,撑船便走,五十几艘战船陆陆续续驶离水寨,向江中行去。

    这时,长江水面上的阮氏三雄率领一百多艘战船已经等待多时,见水寨中有不少船只逃离出来。

    等五十余艘战船都离开水寨,阮小二一挥手,兄弟阮小七率领三十艘快船向水寨大门驶去,截断了敌军战船的退路,阮小二大喝一声,“出击!”

    咚!咚!咚!出击的战鼓声在江面上敲响,一百余艘战船从四面八方向敌军战船杀去。

    .........

    天渐渐亮了,两千余士兵站在岸边,呆呆地望着江面,此时水寨和旱寨的火都早已熄灭,旱寨被烧成白地,由于水寨先出事,很多士兵都被惊醒,所以当旱寨起火时,士兵们大多逃出了营帐,只损失了五十余人。

    但水寨的损失更为惨重,没有逃出水寨的数百艘战船,只有三十余艘哨船没有被波及外,其余战船全部被烧毁,岸边堆满了烧成黑炭的船身,半截在水中,半截露在水面上,冒着腾腾白气。

    而逃出水寨的五十余艘中型战船也遇到了阮氏三雄的围歼,被击沉七艘战船外,其余战船全部被俘虏,带去了长江北岸。

    这个结果令所有士兵心中都异常苦涩,他们几百艘战船最后只剩下三十五艘哨船,堂堂水军变成了步兵,用江南的俗语,这就叫鸭子拔毛变成鸡。

    雷德更是心如死灰,没有了战船,他的爵位,他的大将军,向家还会给他吗?

    这时,主帅向发在数十名骑兵护卫下赶到了水军旱寨,向发昨天晚上就知道水寨出事了,但他不敢过来,担心半路遭遇伏击,只有等天亮后才匆匆赶来。

    水寨内的惨况令向发怒火中烧,自己前天下午还反复叮嘱雷德,让他注意防范,不要被敌军偷袭,但才过了一天,就真的被李延庆偷袭了,自己说的话雷德当成耳旁风了吗?

    “大帅来了!”

    有人喊了一声,雷德也看见了向发,他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参见,“卑职有罪,请大帅处罚!”

    “你是有罪,我也绝不轻饶,但我要知道,现在还剩下多少战船?”

    雷德半晌才小声道:“还剩下三十五艘哨船。”

    “什么!”

    向发眼前一黑,几乎摔下马来,他怒急攻心,用马鞭指着雷德令道:“给我拿下,就地斩首!”

    几名亲兵将雷德按倒在地,雷德急得大吼:“这些都是我的船只,船只被烧毁,是我个人的损失,凭什么杀我!”

    旁边参军孙礼低声劝道:“大帅,这些水军都是雷德的人,杀了雷德会影响士气,再说也无法向郡王交代,不如先暂时饶他一命,让郡王来发落。”

    向发忍住气,又一摆手,士兵们放开,雷德爬起身整理一下军服,怒视向发,向发咬牙道:“你不是我招募,所以我也不杀你,但我会禀报郡王,让郡王来发落你!”

    说完,向发大喊一声,“我们走!”

    他调转马头向军营外奔去,雷德望着他们远去背景,重重啐了一口,又咬牙切齿道:“向发,你给我等着,不报今日之辱,我就不姓雷!”

    ...........

    就在阮氏三雄率领千余手下将五十艘战船和数百战俘带回江都县之时,从淮河赶来的一万军队也抵达了江都县,江都县的军队已有两万人,都是李延庆的京兆军精锐,由刘錡和王贵各率一万军,其中还有三千骑兵。

    与此同时,三千艘船只满载着南迁的百姓也抵达了江都县,陆地上还有源源不断赶来的数十万南迁百姓,李延庆令军队在江都城外搭建大营,让百姓们暂住,他需要用这三千艘船只运送军队过江。

    次日上午,李延庆率领两万军队来到了长江边,数千艘船只都停泊在靠近长江的运河内,等待着士兵上船,李延庆现在还需要得到对岸的情报,按照约定,燕青应该在上午发一份鸽信到江都来。

    这时,一名骑兵从江都城方向疾奔而至,远远便高声喊道:“紧急情报!”

    报信兵拿的是红色的鸽信信筒,这表示有紧急军情发生,李延庆心中也有点担心起来,很可能江宁府的军队开始向润州进发了。

    李延庆抽出一卷细绢,里面只有短短数语,却让他脸色变得不太好。

    “都统,是江宁府军队赶来润州了?”刘錡走上前低声问道。

    李延庆摇摇头,“江宁府的军队没有动,是杭州那边又有三万军队正向这边赶来,现已抵达苏州。”

    “怎么会还有军队?”刘錡着实想不通。

    李延庆沉思片刻道:“这应该是三家外戚新募的军队,不过他们目标应该不是我们,而是打算在歼灭我后,集结大军向京城进发。”

    “那我们需要再等一等吗?”

    “不用等!”

    李延庆果断地说道:“从苏州过来至少还有两天时间,如果江宁府军队按兵不动,我们就先干掉这支军队。”

    他随即转身令道:“传我的命令,大军开始渡江!”

    早已在运河便集结待命的两万京兆军士兵纷纷列队登船,一艘艘满载士兵的大船从运河驶入长江,向长江对岸的润州丹徒县驶去,而后面运载着粮食军资的小船队也跟着出发了,大江上一时千帆如云,万舸争流,无数船只竞水南渡,显得蔚为壮观。

    .........

    就在两万京兆军开始南渡之时,江宁府的军营帅帐内,主帅向发和副帅刘延庆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向发主张按兵不动,以逸待劳,而刘延庆则极力主张赶往润州,对李延庆的军队实施半渡而击,两人意见完全相反,大帐外的将领都听见了他们的争吵声。

    “刘副帅,我要再次提醒你,我们的军队是八万人,而对方只有两万人,加上北上的援军,我们兵力五倍于对方,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李延庆放进来,然后我们关门打狗,我们去润州只会将对方惊吓而退,这不是我们的目标。”

    “我也同样要提醒你!”

    刘延庆的声音响如惊雷,将帐外的大将们震得心惊胆战。

    “李延庆的军队叫做京兆军,有一半是他在京兆府自己掏钱招募的精锐之军,另一半则是跟随他南征北战的老兵,在太原城和开封府两次击败金兵,战斗力远远超过一般禁军,你把他放进江南,就是把一头狼放进了羊圈,你一定会追悔莫及的。”

    “我们的军队也是长期训练的精锐,不是连辽国老弱军都打不过的所谓禁军,我们以五对一,怎么可能战胜不了李延庆?”

    “那是你狂妄自大!”

    “刘延庆,你竟敢侮辱主帅,给我滚出去!”

    帐帘一掀,只见刘延庆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吓得众将纷纷闪开一条路,让满脸怒火的刘延庆离去。

    向发慢慢走到帐门口,目光阴冷望着刘延庆背影,他一直不明白叔父为什么极力招揽刘延庆,就因为刘延庆手中有两万新兵吗?

    刘延庆性格骄傲,一直瞧不起自己,叔父偏偏把此人找来给自己添堵,军令如山,哪有大将敢和主帅顶撞的道理。

    若不是刘延庆手中的两万精锐,自己非下令将他推出去斩首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