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二十一章 不走常规
    李延庆并不了解向发有诱敌深入后再断其后路的计划,但李延庆也有明确的战略方案,两万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便全部渡江,又在丹徒县休整了一夜,两万京兆军却不理睬江宁府的江南军,李延庆立刻率军挥师南下,向常州进军。

    向发似乎已经预料到李延庆会直接南下,这也是他期望的,李延庆孤军深入,太过于冒险,最终必会被自己歼灭。

    就在李延庆出兵南下半天后,向发也下令出兵,他率领九万江南军沿着官道向常州方向杀去。

    宋朝的常州和唐朝常州管辖范围相仿,包括今天的江苏常州和江苏无锡两市,历史上便是江南地区著名的上州之地,经济发达,人口众多,尤其盛产粮食,从三国时代开始,这里便是军队的屯田之地。

    两万京兆军沿着运河南下,运河内是一支由五百艘拖船组成的船队,船队中有粮食、兵甲、火油以及各种火器,这是李延庆为了防止官仓粮食空虚,又不想掠夺民粮,所以才事先做好了后勤准备。

    军队行军速度很快,仅仅一天时间便进入了常州地界,这时暮色已降,李延庆下令全军原地驻军。

    李延庆刚刚得到燕青派人送来的情报,江宁府军队也已经出发了,比自己晚半天左右,而从江宁府到常州最快也至少要一天时间,如果江宁府军队不休息,连夜行军,那么他们会在明天中午追上自己,不过那时对方体力严重透支,应该已是强弩之末,正好给自己以逸待劳,迎头痛击。

    如果对方也宿营休息,那距离自己的时间还是一天,正好可以让自己解决掉北上的三万新军。

    军队没有携带营帐,此时江南的天气已经略有点炎热,夜间不需要营帐,士兵们用毯子包裹便可以入睡了,不过另一个烦恼却摆脱不掉,那就是蚊子出现了,一个晚上,不停听见士兵低低咒骂声和拍打蚊子的声音。

    次日天不亮,低沉的号角声吹响,士兵们纷纷从熟睡中惊醒,跑去河边洗漱,又聚在一起喝热汤,吃干粮。

    行军时间仓促,除了晚上会埋锅造饭外,白天时间则用干粮充饥,不过京兆军的干粮还不错,每个士兵都有馒头、小葱碎肉和酱包,另外早上还提供热腾腾的肉汤,用馒头夹着碎肉和酱,再喝一碗热腾腾的肉汤,士兵们基本上没有什么怨言,连主帅李延庆吃的也是同样的干粮。

    就在士兵们聚在一起吃干粮之时,李延庆接到了燕青的情报,对方昨晚也宿营了,似乎并不急于追赶。

    “都统,对方似乎并不急于和我们作战?”王贵走上前低声道。

    李延庆笑道:“对方的意图很明显,希望我们孤军深入,反正我们军队不多,只有两万人,到时十万大军夹击我们,我们兵困无援,最后全军覆灭,这就是他们打的如意算盘。”

    王贵迟疑一下道:“可是.....我们军队确实不多,如果是三万人,那就完全不惧他们了。”

    李延庆微微一笑,“我们有三千骑兵,对方却没有骑兵,我们还有震天雷,对方也没有,这些都是我们优势,何况我从未考虑过与对方进行大战,到时是我拖死他们,而不是他们拖死我。”

    “卑职明白了!”

    李延庆拍拍他的肩膀,“三千骑兵我就交给你了。”

    王贵点点头,转身走了,李延庆随即下令:“传令三军,启程出发!”

    大军迅速列队,出发南下了,五百艘拖船也跟随军队南下。

    .........

    大军沿着运河一路南下,中午时分大军过了州治晋陵县,黄昏时分,大军抵达横林镇,这里距离无锡县约三十里,李延庆下令士兵原地休息,士兵们纷纷埋锅造反,准备好好饱餐一顿。

    与此同时,几艘快船已经过了无锡县,这是张顺率领十几名手下沿着运河先一步寻找北上新军的踪迹,从时间上算,这支三万人的军队应该也进入了常州,但快船已经离开无锡县三四十里,却依然没有发现这支新军的踪迹,前面再走十里便是苏州的望亭镇。

    “将军,有点不符合常理了!”

    一名手下疑惑地对张顺道:“两天前我们就知道这支军队进入苏州地界,怎么走了两天还在苏州,难道他们并没有沿着运河北上?”

    张顺摇摇头,南北主官道紧靠运河,对方需要补给,应该也是用船,就算没携带后勤补给物质,那更要沿着主官道走,向西二十里外倒是有一条旧官道,但那边路况不好,又离运河和各个县城太远,补给不易,张顺觉得对方走那条官道的可能性不大。

    这时,岸上前方忽然传来马蹄声,片刻,骑马之人靠近河边,向他们挥手,借助月色望去,正是他们之前派去前方探查情况的两名骑兵之一。

    张顺连忙命令手下将船只靠岸,片刻,骑兵上前抱拳道:“骑兵将军,望亭镇发现了敌军三万主力,他们在望亭镇外驻营。”

    “他们可有营帐?”

    “有!携带了几百顶大帐,但没有营栅,部署了几百名外围巡哨,卑职是从水路靠近,没有被他们发现。”

    骑兵将一幅地图交给张顺,“这是敌军的驻营图,请将军细查!”

    张顺立刻留下两艘船继续去前方监视,他自己则调转船头向北边疾速驶去。

    ..........

    一更时分,张顺返回了京兆军驻营地,两万京兆军士兵依旧席地而卧,不过随军军医找到了大量艾草,士兵们临睡前用艾草汁液涂抹手和脸,有效地防止了蚊虫骚扰,士兵们睡得格外香甜。

    在一片小树林内竖起了一顶行军帐,李延庆此时便在行军帐内拿着油灯仔细查看张顺送来的驻军地图,三万军队的驻营地在望亭镇西面,而运河在望亭镇东面,两者距离约有数百步,正好一座镇子将运河和军营隔开。

    “从他们驻营的警戒程度来看,防御比较松懈,没有哨塔,大营四周也没有挖壕沟,外围警戒人数也比较少,说明对方并没有进入战争状态,应该还没有发现我们,太尉,这是我们的机会。”

    说话的是副将刘錡,他跟随李延庆多年,也一样身经百战,作战经验十分丰富。

    李延庆又仔细查看一下江南行军地图,他们现在距离望亭镇约六十里,这个距离说近不近,说远又不远,比较尴尬,如果步兵赶去偷袭,恐怕到了那边天色就已经大亮,有点得不偿失。

    这时张顺道:“卑职乘坐快船,可以保证在四更时分赶到望亭镇,卑职觉得可以利用望亭镇掩护使用火攻。”

    用火攻偷袭已是大帐内所有人的共识,他们带有火鸦,一里外便可以发射火鸦进对方大营。

    李延庆点点头,“用火攻可以,但光用火攻,恐怕杀敌效果并不显著。”

    这也是偷袭水寨的一个教训,他们火烧旱寨,结果基本上没有造成什么伤亡,必须有军队配合才有效果。

    旁边王贵立刻道:“步兵来不及,可以用骑兵,卑职保证四更时分之前抵达望亭镇。”

    李延庆迟疑一下道:“可骑兵的马蹄声太响,也容易惊动敌军。”

    “骑兵可以绕道南下,另外骑兵都带有消音软布,在靠近敌军大营时放慢速度,并用软布裹上马蹄,对方就不会发现骑兵。”

    李延庆沉思良久道:“确实机不可失,就按照以上方案,立刻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