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二十三章 贼船难下
    三万军队全军覆灭的消息迅速传到了向发的耳朵,虽然三万新军都是刚招募不久的军队,没有什么作战经验,被李延庆击败也是在情理之中。

    但向发没想到这三万新军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惨,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向发指望朱洪亮能率领这三万新军拦截住李延庆军队的南下之路,然后与自己的八万大军会猎苏州,将李延庆的两万人马一举击溃,可现在三万新军在一夜之间消失,李延庆的南下之路忽然失去了阻挡,如果自己不及时追上京兆军,恐怕李延庆就会一路杀进杭州。

    向发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大错,自己有点轻敌了,小看了李延庆的军队,搞不好自己的诱兵深入之计要变成了引狼入室。

    想到这一点,向发便有点焦急起来,他立刻对亲兵道:“速去请刘将军过来!”

    此时向发率领的八万大军刚刚过了晋陵县,距离无锡县约一百二十里,也就是相距李延庆的两万军约百里左右,这差不多是大军的一天的路程。

    不多时,刘延庆骑马匆匆赶来,他虽然和主帅向发大吵了一场,彼此已心生缔结,但表面上两人还勉强维持着上下级关系,没有撕破脸。

    刘延庆抱拳道:“向帅找卑职有何事?”

    向发沉吟一下道:“朱洪亮部全军覆灭的消息,刘将军知道了吗?”

    刘延庆点点头,“卑职已有耳闻。”

    向发叹了口气,“原计划是朱洪亮的三万新军在苏州拦截住李延庆的军队,然后我们两支军队前后夹击,一举击溃对方,现在三万军队消失,李延庆军队失去阻碍,我担心他会一路杀进杭州,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再拖住他们。”

    刘延庆心中冷笑,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道:“现在南面没有军队,也没有办法拖住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加快行军速度,尽快在杭州之前赶上他们,然后双方决战,除此之外,卑职想不到别的还有什么办法?”

    向发干笑了一声道:“如果全军全力追击,我担心军队太过于疲惫,最后有一支军队能先行一步,赶上李延庆并拖住他,为大军南下歼敌创造条件。”

    刘延庆冷冷道:“向帅是打算让我率自己的两万部下先行一步吗?”

    “这个....能者多劳,这件事就辛苦刘将军了。”

    刘延庆顿时勃然大怒,这分明是要牺牲自己,向发用心险恶,令人发指。

    刘延庆强忍着满腔怒火道:“如果我的军队又被李延庆击溃,全军覆灭呢?”

    “以刘将军的能力,这应该不可能吧!再说我们和李延庆军队只相差百里,只要拖住李延庆一天,我们主力就杀到了。”

    刘延庆还是摇了摇头,“向帅,不是我说你,你这样做是兵家大忌,分散兵力,很容易被敌军各个击破。”

    向发的脸顿时阴沉下来,“刘将军的意思是不接受我的军令?”

    刘延庆也冷冷道:“很抱歉,老王爷答应过我,不合理的军令我可以不用接受,先告辞了!”

    刘延庆抱拳拱拱手,转身便催马离去,向发望着刘延庆的背影远去,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机。

    他立刻回头令道:“去把赵文铠将军找来!”

    不多时,一名三十余岁的大将骑马飞奔而至,在马上抱拳施礼,“卑职参见大帅!”

    向发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赵文铠一惊,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向发拍拍他肩膀,“只要你把这件事办好,上次你求我的那件事,我会立刻成全你!”

    赵文铠对一个江宁府名妓十分迷恋,而这个名妓所在的望花楼是向家产业,赵文铠便向向发求要这个名妓,但向发一直没有答应他,但今天作为他替自己做事的代价,向发便答应把这个名妓送给他。

    虽然一个女人和向发要他做的事情有点不太配比,但他也想抱住向家的大腿,他便点头答应了。

    “卑职一定会妥善做好此事!”

    ..........

    傍晚时候,八万军在一片旷野处开始驻营休息,各军士兵纷纷埋锅造饭,刘延庆的两万军位于大军前部,士兵们也在忙碌地做饭。

    此时刘延庆正闷闷不乐地独自一人坐在大石上,他心中着实有点后悔参与这次夺嫡了,他主要是太渴望封郡王,朝廷已经不可能实现,但在向宗良的一再蛊惑下,他终于忍不住王爵的诱惑,答应参与三大外戚的计划。

    可当刘延庆这两天冷静下来细想,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康王已经在京城登基,太后和百官都认可,这件事的性质就不是夺嫡,而是政变,甚至是造反。

    尤其他儿子刘光世还在西军,自己却参与政变,这会连累儿子的前途,越想越后悔,刘延庆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上将军好像心事重重?”

    刘延庆的小舅子,也是他的心腹大将武安城走上前笑问道:“姐夫又和向帅闹矛盾了吗?”

    刘延庆叹了口气,便将今天向发的无礼要求告诉了武安城,最后道:“我不能说他的想法不合理,从军事上说,这个策略确实是目前比较有效的方案之一,我只是恨不过他故意针对我,拿我的部属垫脚,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武安城重重哼了一声道:“早知道就不跟随向家做这种事了,背负了恶名,还被向家欺压,姐夫,我们还是回京兆吧!”

    “这件事让我再想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稳妥的办法解决。”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刘延庆一怔,好像是自己的军队出事了,他站起身便快步向军队驻地走去。

    这时,一名将领奔上前道:“启禀将军,后勤军刻薄我们,用小斗给我们军粮,弟兄们粮食不够,都在闹呢!”

    刘延庆顿时大怒,“好个赵文铠,竟敢欺到我刘延庆头上了,来人,给我备马!”

    武安城连忙上前道:“姐夫,这件事还是我去处理吧!”

    刘延庆摆摆手,“那个赵文铠是向发的心腹,他不会买你的帐,只有我去压他,他才不敢乱来,你看好士兵就行了。”

    刘延庆随即率领十几名亲兵向后军奔去,后勤军驻地在十里外,也是有数百艘拖船运送粮食,后勤军主将正是赵文铠。

    他听说刘延庆来找他算帐,不由冷笑一声,对士兵道:“带他到我的大帐中去!”

    士兵飞奔而去,赵文铠又给亲兵使个眼色,亲兵会意走了。

    这时,一名士兵带着怒气冲冲的刘延庆向后勤军军务大帐走去。

    “我家将军正在清算账目,请刘将军随我来。”

    士兵将刘延庆带到一顶巨大的帐篷前,欠身道:“我家将军就在帐中,刘将军请进!”

    刘延庆重重哼了一声,掀开帐帘便大步走了进去,这种大帐是双层帐,包括内帐和外帐,内外帐中间是一条四尺宽的通道,刘延庆又继续进入了内帐,只见帐内站着数十名手执利斧的士兵,冷冷地盯着自己。

    刘延庆一怔,他猛然醒悟,转身便逃,但后面通道内也杀出十几名刀斧手,截断了他的退路,数十名刀斧手一拥而上,乱斧砍下,帐内一阵惨叫,大将刘延庆竟惨死在了乱斧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