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二十五章 截断退路
    李延庆当即兵分两路,他令王贵率一万军队带着两万新军赶往苏州吴县抢占武备库,他自己则率一万军队北上,准备迎击南下之军。

    这支六千余人的军队正是武安城率领的军队,他原本有一万部属,但撤退时十分仓促,最终只带出来六千余人,但就是这六千余人,武安城也无路可走,他要么绕道前往杭州,但江南已被三大外戚控制,他得罪向发,去杭州也是死路一条。

    事实上,武安城心里也明白,他只有率部投降李延庆,看最后朝廷能否减轻自己参与造反之罪。

    武安城率军一路南下,这时,对面奔来一队斥候骑兵,在数里外停住奔跑,远远观察自己,武安城急令几名手下前去交涉,双方交谈片刻,十几名斥候骑兵调转马头向南奔去。

    此时,李延庆率领的一万军队已在无锡县以北十里处停止前进,远处,一队斥候骑兵疾奔而至,为首斥候都头奔至李延庆面前抱拳道:“启禀都统,我们已和对方接触,对方是刘延庆部将武安城,因为向发设计杀死了刘延庆,武安城率部南下投降都统!”

    旁边刘錡低低惊呼一声,眼中露出痛苦之色,刘延庆是他的家族长辈,虽然刘延庆效忠三大外戚,令刘錡不齿,但伯父被杀的消息还是令他十分难过。

    李延庆拍拍他肩膀问道:“这个武安城是什么人?”

    刘錡克制住心中的愤恨,对李延庆道:“这个武安城的大姊是我伯父的妾,他本人也是西军将领,曾任绥德路军使,也是种帅的部将,后来跟随我伯父投靠了高俅,为人还算正派,只是功名利禄心稍重。”

    “他统帅能力如何?”

    “与卑职在伯仲之间。”

    李延庆点点头,对斥候都头道:“你去告诉武安城,若有诚意投降,请他放下兵器和盔甲,把兵甲至少放在一里外,那样我可以接受他们投降。”

    “遵令!”

    斥候又调转马头向北奔去,刘錡又连忙对李延庆道:“让卑职去和他接触!”

    李延庆想了想便道:“你可率五千人前往,我率军在后面接应。”

    虽然有至少六成的把握确定对方是来投降,但李延庆还是不敢大意,尤其刘延庆擅诈在西军是出了名,他必须采取足够的措施防止意外发生。

    但事情进展得十分顺利,武安城命令士兵脱去盔甲,放下兵器,全军集中在一里外,这时,刘錡率军赶到了,他令兄弟刘铁率两千士兵去收缴堆积如小山般的兵甲,他自己则率三千人慢慢靠近了武安城的军队。

    “武将军别来无恙?”刘錡催马缓缓上前大喊道。

    武安城年约四十岁出头,比刘錡年长十岁,在军中资历比刘錡略老,不过现在刘錡已积功升为从三品的云麾将军、忠勇侯,而武安城还是正五品的定远将军,且没有爵位,他也是被攻辽不利拖累,被罢官免职,去年才勉强恢复到五品武将。

    武安城认出了刘錡,不由又惊又喜,上前道:“原来是刘贤侄,多年未见了!”

    刘錡点点头,“武将军,听说我伯父出事了?”

    武安城叹口气,愤恨万分道:“你伯父和我被向家所骗,率军加入勤王大军,后来又听说官家被金人掳走,我们支持立新储为帝,不料前两天才听说康王殿下已经登基,我们便知道上了向家的当,刘公屡次想退出和朝廷的争斗,结果被向家忌讳,今天刘公被向发骗去后军杀死,我率部分军队逃脱,前来投降李太尉!”

    刘錡回头看了一眼远处防止兵甲之地,只见兄弟刘铁向他做了个手势,表示兵甲已经收纳,他便沉声道:“武将军愿意重归朝廷,我们欢迎,但丑话说在前面,如果武将军居心叵测,那就休怪我刘錡不念旧情!”

    武安城连称不敢,刘錡随即令人发射三支火药箭,火药箭飞上半空,啪!地炸开了,这是通知主帅李延庆前来接受投降。

    不多时,李延庆率领军队缓缓赶来,武安城翻身下马,快步上前单膝跪下行礼,“卑职武安城不愿为叛军效力,特来投效太尉,恳求太尉收录!”

    李延庆点点头,“迷途知返,回头是岸,我代表朝廷欢迎武将军加入平乱大军,早立新功,加封荫妻子!”

    “卑职绝不会让太尉失望!”

    李延庆暂令刘錡统帅武安城的军队后行,他则带着武安城先一步向苏州赶去。

    一般而言,投降将领不能再统帅自己的旧部,至少在战争结束前是不允许,这主要是防止诈降,武安城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也没有什么疑义,老老实实跟随李延庆南下。

    次日中午时分,李延庆率军抵达了苏州州治吴县,在平定方腊造反的战争中,苏州成为官兵的后勤重地,童贯在南城外修建了十几座巨大的粮草库和武备库,虽然官军北撤时带走了绝大部分粮草和兵甲,但后来的大量战利品又重新堆满了仓库,这些战利品一部分运回京城,一部分用来装备各州厢军,还有一部分品质稍差的兵甲便堆积在仓库内,一直无人问津。

    李延庆走进了临时大军营,这座军营曾驻扎过了八万军队,占地十分辽阔,只见巨大的校场内,两万新军正在训练枪法,不断发出阵阵呐喊声,四周有百余名骑兵手执皮鞭在监督士兵训练。

    “怎么都是皮甲?”李延庆发现士兵都身穿皮甲,眉头不由一皱。

    王贵在一旁解释道:“上好的山纹甲、乌锤甲都没有了,只剩下铁甲三千副,还有数万副皮甲,卑职挑选精锐士兵穿上铁甲,其他士兵只能穿皮甲了。”

    “那兵器呢?是否足够?”李延庆又问道。

    “兵器倒是足够,仓库内有六万支长矛,五十万支箭,一万副弓,还有三万把战刀以及五千顶帐篷,唯一可惜没有弩,普通军弩和神臂弩都没有。”

    说到这,王贵又低声道:“卑职听说杭州钱塘县只剩下三千驻军,卑职建议出一支奇兵夺取钱塘县,抓住三大外戚,他们的军队自然就土崩瓦解了。”

    李延庆摇了摇头,“攻打杭州影响太大,大部分权贵都集中在杭州,进攻杭州会产生一些意料不到的后果。”

    王贵默默点头,他知道李延庆的父亲李大器虽然在鄂州,但曹家百余口人却在杭州,所以李延庆要尽量避免在杭州作战。

    王贵忽然想起一事,又笑问道:“就不知曹猛的军队过了长江没有?”

    李延庆淡淡一笑,“从时间上算,应该也差不多了,我们再等两天,便可以与对方一决胜负!”

    ........

    长江上船只密集,从鄂州赶来的数百艘水军战船在江面上游弋,三千艘拖船正运载六千骑兵过江,拖船大多是百石船,一艘可以运送十余名士兵过江,但骑兵占地较大,一艘船只能运两名骑兵和两名战马,但由于数量众多,基本上一趟便可以把骑兵送上岸。

    润州长江南岸,一艘艘渡船正缓缓靠岸,当木板搭上陆地,渡船上的骑兵便牵着战马走上南岸,在岸边迅速集结。

    这六千骑兵也是京兆军,由大将曹猛和高宠率领,很快,六千骑兵全部抵达了南岸,迅速集结完成,曹猛大喊一声,六千骑兵便如同洪流一般,沿着官道向南面疾奔而去。

    六千京兆骑兵的杀到,反而使江南军面临腹背受敌的不利局面,此时,七万江南军已经进入苏州地界,向发得知李延庆军队在吴县驻军等待,不再继续南下,他也不再焦急追赶,下令放慢了速度,尽量让士兵保持充分的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