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决战苏州(中)
    一支六千的骑兵正浩浩荡荡南下,这是曹猛率领的六千援军,他们从润州出发,经过两天的昼夜行军,已经抵达无锡县。

    无锡知县陆志远已事先得到李延庆的吩咐,当曹猛的六千骑兵抵达时,他立刻带着衙役们拉出数十辆大车,里面是刚刚蒸好的两千石上好黑豆,对战马恢复体力非常有好处,还有上百口肥猪、粮食犒劳军队,曹猛大喜,令士兵们进县城休整,尽快恢复体力。

    这时,李延庆派出的一名送信兵也赶到了无锡县,将主帅的信交给曹猛。

    “都统在信中说什么?”副将高宠走上前问道。

    曹猛把信递给高宠,“都统说明天和敌军决战,我们还有一天的时间准备。”

    “咱们一更时分出发!”

    高宠看完信道:“从这里到战场至少要走半天,我们可以放慢行军速度,但最好能天亮前赶到战场。”

    曹猛算算时间和距离,一夜行军差不多就够了,“好!就这么定了,一更时出发!”

    ..........

    昨天下了一夜的雨,地面上十分湿滑,虽然雨已经停止,但天空中依旧乌云密布,大风劲吹。

    旌旗招展,旷野里弥漫着泥土和青草的腥味,虽已是夏天,但湿润的空气中依旧有几分寒意。

    在战场北面,六万五千人的江南军已经扎稳了阵脚,弓兵、弩兵、枪兵、刀盾兵以及一千骑兵依次排列。

    除了留五千人守大营外,其余军队全部部署到战场上。

    其中一万最犀利的虎贲军为中军,将向发簇拥在队伍中间,向发立马在一杆黄龙大旗之下,目光复杂地望着远方的一条黑线。

    郑琛率领一万飞熊军为前军,两翼又各有一万五千人,由大将朱洪英和郭怀素统帅。

    后军则由大将李默率一万五千人,前后左右中,整个阵型呈菱形分布,结构比较紧凑,这也是向发反复考虑的结果,他的军队战斗力参差不齐,如果分得太散,很容易被人各个击破。

    “出发!”向发下达了命令。

    数百面大鼓一起敲响,轰隆隆的鼓声俨如闷雷一般,六万五千大军开始缓缓向南方移动。

    四万京兆军并没有立刻出击,而是在五里外停住,他们这些天训练强度很高,士兵们略微有些疲惫,立刻投入战斗对他们不利。

    京兆军士兵们利用这片刻时间坐地休息,骑兵纷纷下马给战马饮水,喂了草料,自己也匆匆吃几口干粮稍填肚子。

    这时,远处江南军的阵地内隐隐传来了鼓声,一名高台上的眺望兵大喊:“启禀都统,敌军已向我们开来了!”

    李延庆凝视着远方,此时正值上午,几道阳光从密布的乌云中透射出来,照亮了远方的旷野高地,只见向发率领的大军正一步步向这边开来,他们也看出京兆军还没有稳定住阵脚,开始主动出击了。

    李延庆立刻冷冷下令道:“大军立刻做好战斗准备!”

    “呜”

    低沉的号角声在京兆军队上空吹响,急促的战鼓声也同样敲响了,京兆军士兵纷纷起身备战,骑兵上马,勒紧了缰绳,张弓搭箭,长矛缓缓举起。

    阴沉的乌云下,京兆军列成了倒三角军阵,旌旗飘展,盔甲乌黑,前方是三千骑兵,他们是倒三角的角尖,骑兵手上长矛形成一片锐利的森林,阴沉的天地之间充满杀气,足以令任何一个对手不敢轻敌。

    向发大军在三里外停下来,江南军宽度延绵三里,左右两翼的弓弩手率先出列,他们奔到队伍前面,八千名弓弩手排成三排,严阵以待,他们期待京兆军骑兵首先发动攻击,使他们弓箭能够发挥威力。

    但京兆军并没有发动攻击,双方都在等待,李延庆看了看天空,天空已下起了淅沥沥下起了阵雨,李延庆微微一笑,令道:“全军耐心等待,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出击!”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双方对峙,谁都没有主动发起进攻,就仿佛在考验恒心和耐力,看谁先坚持不住。

    夏天的雨大多是雷阵雨,不会下得太久,就在阵雨快到停止之时,一名骑兵飞奔至向发面前,低声对他说了两句。

    向发脸色一变,他忘记雨水对弓弦的影响很大,刚才一场雨使弓弩的射程大大缩减,强度和力度都减弱了。

    这就意味着他的排出的弓弩阵竟然失效了,向发心中大急,连忙下令道:“雷将军和裘将军的侧翼长枪兵押上,弓弩军撤退!”

    他话音刚落,一名将领忽然指着对方阵营喊道:“大帅,对方好像有动静了!”

    向发急忙凝神向远处望去,只见京兆军的阵脚开始现了变化,数百名盾兵闪开,露出了后面黑压压的骑兵。

    “不好!”

    向发忽然意识到对方的企图,大喊道:“弓弩兵速撤!”

    与此同时,京兆骑兵发动了。

    “骑兵出击!”

    李延庆一声令下,战鼓轰隆隆地敲响,红蓝两旗在指挥平台上翻舞,这是骑兵进攻的号令,京兆军骑兵骤然发动,只见三角阵势的尖角骑兵奔腾而出,就仿佛一头犀牛的坚角,大地震动,强大的骑兵锐不可挡地杀来。

    八千弓弩手心惊胆战,跌跌撞撞向两侧奔去,将后面的一万飞熊军显露出来。

    鼓声再响,两支骑兵迅速分化成两道黑色汹涌的狂潮,在两名偏将的率领下,向敌军的左右两翼杀去,他们目标很明确,就是追杀撤退中的弓弩手。

    这时,指挥台上红旗挥动,刘錡大喊一声,“弟兄们,跟我杀!”

    “杀啊!”

    一万长枪兵奔涌而出,长枪密集俨如森林,将士们迎着凄风冷雨奋力奔跑,气势悲壮澎湃,令天地也为之变色。

    与此同时,京兆军低沉的号角声响起,部署在左翼的一万新军在王贵率领下,骤然发动了进攻,他们向江南军的右翼奔杀而去。

    而另一面,杨再兴也率领右翼一万新军杀出,向江南军的左翼杀去,李延庆则亲率一万中军缓缓跟上,随时支援三线的战斗。

    大将朱洪英率一万五千组成了江南军的左翼,他见一支千人骑兵直向左翼撤退的弓弩手杀来,他心中大急,大喊一声,率领三千长枪兵向一千京兆骑兵迎战而去,双方越来越近,矛尖闪亮,气势奔腾。

    这时,为首骑兵将领忽然大喊一声,“绕过去!”纵马向北奔驰,一千骑兵跟随着他绕过了江南军前锋,迅疾无比地向撤退的弓弩军杀去。

    骑兵高度机动优势这一刻显示得淋漓尽致,他们风驰电掣,以一种摧枯拉朽般的气势,冲进了正在撤退的数千江南军弓弩军手中。

    数百名江南军弓弩兵在骑兵强大的冲击力下翻滚倒地,霎时间,人头滚滚,血光飞溅,哀嚎声响成一片,刀劈矛刺,战马冲撞,战马在人群中奔驰狂飙,弓弩军在雨中无法使用弓箭,他们难以抵挡这支犀利无比的京兆骑兵,四千弓弩军被撕裂得七零八落,死伤惨重。

    当朱洪英率军赶过来时,京兆军骑兵已杀死了近半弓弩手,冲出敌阵,绕个大圆返回本阵。

    这时,杨再兴率领的一万京兆右翼军杀到了,朱洪英只得整顿军马,调头迎战上去,两军轰然相撞,枪杆相击,拼死格杀,两支军队激烈地厮杀起来。

    这时,刘錡率领的一万京兆军主力杀到了,铺天盖地向江南军冲来,向发早有准备,冷冷令道:“命令郑琛全力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