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三十章 全军溃败
    向勇感觉到有箭矢射到,无奈之下,他只得迅速侧身躲闪,这一箭擦着他的脖子射过,五十步外,偏将花荣又是连续三箭射出,逼得向勇接连后退。

    曹猛抓住了机会,从战马下抽身出来,向远处狂奔,向勇心中大急,他很清楚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这是杀死曹猛最好的机会,让曹猛逃过这一劫,再想杀他就难了。

    向勇大喊一声,抄起一面盾牌便向曹猛追去,就在这时,一名大将从斜刺里杀来,一枪直刺向勇,这一枪来得太快,枪尖快如闪电,向勇大吃一惊,扔掉盾牌便挥棍向枪尖打去,不料枪尖却忽然消失了,他意识到不妙,身体急向鞍后躺去,但已经晚了,只觉小腹一痛,枪尖已从侧面刺进了小腹。

    这员大将正是银枪将高宠,他在远处见曹猛中了暗算,形势危急,催马急赶过来,也多亏花荣连续放箭拦住了向勇,争取到一点点时间,使高宠终于及时赶到。

    高宠银枪一挑,向勇大叫一声,被挑落于马下,大铁棍也滚到一边,高宠不等他起身,复一枪刺穿了向勇的胸膛,结果了他的性命。

    这时几名亲兵飞奔而至,给了曹猛一匹马,曹猛翻身上马,飞奔上前拾起双锤,有点不好意思地对高宠悻悻道:“这次不算,只是我中了暗算。”

    高宠嘿嘿一笑,催马向敌军中杀去。

    曹猛心中懊恼,无论如何,这一次他都被高宠压制住了。

    曹猛上前感谢了花荣的救命之恩,他心中恨极,厉声大喊道:“给我斩尽杀绝!”

    随着主将被杀,重甲骑兵开始不支,迅速出现了败象。

    与此同时,江南军的中央主力枪阵也出现了危机,危机是由负责护卫中央枪兵阵左侧的三千绿头兵引发,在巨大的伤亡面前,本来就士气低迷的绿头兵军心全面崩溃,他们不愿再为向发卖命,开始逃离战场。

    绿头兵的逃离露出了枪兵大阵的左侧空挡,这里是虎贲军枪兵阵的软肋,而没有防护的软肋无疑是致命的危险。

    李延庆抓住了这个机会,他亲自率三千骑兵杀至,冲至近前,李延庆大喝一声,“全力冲击枪兵阵左侧!”

    三千京兆军骑兵汹涌而上,冲击如暴风骤雨,瞬间便冲开了枪兵阵脚,这座已经死伤累累,饱受京兆军攻击的枪兵大阵终于坚持不住了,阵型大乱,开始迅速崩溃。

    这时,远处号角声再次响起,京兆军鼓声如雷,李延庆下达了最后攻击的命令,他亲率两万最精锐的京兆军,喊杀声震天,俨如乌云下刮起的一阵狂风,向江南军的中军席卷而来。

    而曹猛率领的六千骑兵也全歼了江南军的一千重甲骑兵,六千骑兵从后面掩杀而至,曹猛挥舞大锤更是勇不可挡,杀得江南军人仰马翻,阵脚大乱。

    江南军腹背受敌,郑琛见势不妙,立刻奔上前对向发喊道:“大帅,现在必须速撤,否则我们会全军覆没!”

    向发脸色惨白,他狠狠一咬牙,大喊道:“立刻撤军,向西撤退!”

    他纵马飞驰,数百名亲卫簇拥着他向西面奔去,随着主帅的逃跑,江南军全面崩溃,数万军队向西奔逃,一时间兵败如山倒。

    “杀啊!”

    京兆军喊杀声震天,士气大振,追赶敌军掩杀而去,黑压压的败兵溃勇没命地逃命,他们互相践踏,原野里到处是窒死、踩死的士兵。

    西面数里外是一条小河,河水宽约十丈,原本有一座木桥,但燕青率领斥候骑兵已经将桥拆毁,江南军败兵无处可逃,纷纷跳河泅水。

    虽然河水并不深,最多只超过人的头顶,对于生活在江南的士兵并没有什么威胁,但在士兵们争先恐后地争抢之下,士兵们互相践踏,无数人在河中淹死,尸体很快便堵塞了河流。

    人体枕籍,尸积如山,竟形成了一座尸体之桥,后面败兵踏着同伴的尸体,向对岸奔逃,只听见呻吟、尖叫,哭喊声一片,一切都像发狂似的,恐怖、混乱。

    但三千骑兵却赶在前面,截断了江南军士兵的逃跑之路,最终,数万走投无路的江南军只得跪地磕头求饶,投降者不计其数。

    .........

    持续了近三个时辰的战斗终于结束了,天空下起靡靡细雨,将满地的血水冲淡,一队队士兵垂头丧气地走过,他们投降太晚,都会被扣上造反的帽子,除非携带家人背井离乡去别处谋生,否则他们的人生都会很黯淡,造反的污点不会轻易被洗去,甚至会背负一生。

    京兆军士兵在忙碌地打扫战场,现在已是夏天,过两天太阳出来,天气就会变得格外闷热,那时尸体很容易变质,如果不及时处理,后果就会很严重,肆虐中原的疫病就是这样出来的。

    士兵们已经在旷野里挖了几十个大坑,将尸体扔进坑中,浇透了火油开始焚烧起来,等尸体烧成灰后再深埋,基本上就处理好了。

    李延庆在数百亲卫的护卫下到处巡视着战场,他眼前是堆积如山的盔甲和兵器,一共有五堆,眼前这是最大的一堆,是虎贲军和飞熊军的盔甲,都是大宋军队中最好的盔甲,顺水山纹甲和乌锤甲,一件这样的盔甲就价值百贯。

    “启禀都统,山纹甲七千四百副,乌锤甲大概六千五百副,这些是完整的盔甲,不完整的盔甲就不计数,另外铁甲........”

    行军司马报了一连串枯燥的数字,李延庆却没有太放在心上,他等行军司马说完,这才问他道:“几个主要敌将的下落我想知道,查到没有?”

    “回禀都统,向勇、赵文铠、郭怀素以及雷德都已阵亡,李默和朱洪英被俘,目前只有向发和郑琛下落不明。”

    阵亡和被俘的都不是主要人物,关键是向发和郑琛,一个是向家的嫡长孙,一个郑太后嫡亲侄子,这人是江南军的前两号人物,若被他逃掉,就太遗憾了。

    “继续追查这两人的下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李延庆的这个命令让很多士兵都心中嘀咕,要知道已经烧了几千人了,万一这两人也混在尸体内,去哪里找尸体去?

    这时,一队战俘从李延庆身边走过,他看了一眼这些战俘,目前落在其中一个战俘身上,这名战俘穿着破旧的皮甲,似乎头上有伤,用衣襟包了半个脸,走路一瘸一拐,李延庆注视他看了片刻,忽然用马鞭一指,“把他单独看押!”

    被指中的战俘脸色一变,转身便跑,却几名士兵扑倒在地,用麻绳将他反绑起来,战俘一声不吭,也不挣扎,似乎已经认命了。

    士兵将战俘押到李延庆面前,李延庆抽出剑挑开他脸上的布襟,露出一张愤怒的脸庞,却看不到一点伤。

    “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身份不低吧!”李延庆淡淡笑道。

    战俘重重向旁边啐了口唾沫,昂然道:“爷爷我站不改名,坐不改姓,郑琛是也!”

    “原来你就是郑琛,我还以为是向发。”

    “哼!那个软蛋已经死了。”

    “死了!”

    李延庆问道:“死在哪里?”

    郑琛望着远处的小河,很多士兵正在河中捞尸,“应该就死在河中,我见他下了河,却没有看见他起来。”

    李延庆使了个眼色,张豹立刻带上数百士兵去河中捞尸。

    “请问李太尉是怎么认出我?”郑琛有点不甘心地问道。

    “你和这些战俘不一样,我看得出来,郑琛,你应该也进士吧!”

    “我是赐同进士出身,和你不一样,李太尉是考中进士,我只是沾了皇亲的光。”

    郑琛又叹了口气问道:“李太尉打算如何处置我?”

    李延庆却摇了摇头,“怎么处置你们与我无关,由官家决定!”

    李延庆当然也有处置权,否则赵构就不会把尚方天子剑给他了,不过三大外戚他却不想多事,这种事情处理好了,赵构未必感激自己,可一个处理不好,隐患无穷,还是让赵构自己处理去。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张豹的大喊声:“都统,捞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