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三十一章 难鸟各飞
    李延庆催马来到河边,河中已经捞起一具战马尸体,战马身下压着一人,身穿黄金甲,头戴紫金盔,正是江南军主帅向发,只见他的一只脚被水草缠在马镫上,正是这个原因使他无法离开战马,跟随着战马一起淹死在河中。

    有士兵解下向发的配剑,献给了李延庆,李延庆轻轻拔出剑,只见寒气逼人,锋利无比,剑柄上有小篆刻着灵宝二字,李延庆知道这柄剑,这也是古之名剑,三十年前在杭州发现,曾是一剑断十钉,跟随花石纲献给朝廷后,成为赵佶的佩剑之一,后来赐给了外戚向宗回,也就是向发的父亲。

    李延庆见这柄剑很纤细,适合女人使用,便递给了扈青儿,“你连胜两阵,这柄剑就奖赏给你了!”

    扈青儿大喜,接过剑拔出,只见寒光闪闪,她挽个剑花,一剑劈出,咔嚓!一声,地上一顶铁兜鍪被她轻轻一剑劈为两半,就像劈开豆腐一样,锋利无比,扈青儿顿时爱不释手,收剑回鞘娇笑道:“谢谢大哥!”

    李延庆点点头,又令左右道:“将向发首级放入冰盒,立刻送去京城!”

    大军清理完战场,将数万战俘送去吴县登记遣返,李延庆随即率领大举继续南下,向杭州杀去。

    ........

    由于反叛大军驻扎在江宁府,杭州反而受反叛的影响并不大,经过一年多的财富大转移,东京汴梁大部分财富都转移到了钱塘县。

    钱塘县位于西湖以东,紧靠钱塘江,南面是凤凰山麓,北面则是县城,在宋朝建立之前,这里是吴越国的都城,也是江南著名的大城之一,吴越国钱氏的卓越治理为杭州的富庶打下了极好的基础。

    虽然方腊曾一度攻下钱塘县,但他的本意也是在钱塘县建都,所以对钱塘县的破坏并不大,只是在撤离钱塘县时在县城南面纵火,烧毁不少官衙仓库,但对北面的民居区却没有什么影响。

    由于杭州被赵佶定位为南京,使得东京大量权贵官宦以及巨贾富商纷纷南迁杭州,使得钱塘县地价暴涨,建造房宅的风潮已经持续一年,此时县城已经扩大两倍不止,旧城墙已被拆除,新城墙尚未修建,钱塘县内到处是一片热气腾腾的情形,到处可见修房造屋。

    不仅是权贵豪门以及巨商大贾南迁,还有依附他们的大量普通百姓也跟随来到杭州,很多著名的店铺几乎都是整店南迁,仅仅宝妍斋一家,跟随李大器南迁的店员以及家眷就有上千人之多。

    除此之外,江南各地数以十万的工匠和民夫涌入钱塘县揽活谋生,大量粮食物资运入钱塘县,使得县城格外繁华。

    靠西湖边上已经没有空地,到处是一片片新修的豪门巨宅,向府便位于靠近西湖的涌金池北面,占地五十亩,虽然不能和东京城占地两百亩的巨宅相比,但五十亩的宅子在钱塘新宅中,也算是数一数二豪宅了。

    入夜,向宅内堂里气氛十分压抑,十几名男子坐在堂上,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这次反叛是以向家为主导,郑、朱两家随同,虽然三大外戚权势滔天、富可敌国,但他们的权势是依附皇权而生,一旦失去皇权,他们的权势也就消失了。

    没有了皇权和军队的庇护,他们的财富也就成为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此时他们已经得到了江南军兵败的消息,愁云笼罩在每个人的心中,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向宗良,他是这次反叛的总策划人,也是外戚集团的首脑。

    向宗良神情十分疲惫,半晌他缓缓道:“事到如今,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大家撤去巴蜀,在巴蜀立新帝,和赵构继续对抗,要么就是投降,捐钱赎命,不过就怕钱财散尽,依旧难逃一死,大家商议一下吧!我们该采取什么对策?”

    大堂内谁也不说话,向宗良看了一眼旁边的朱孝章,“孝章贤侄说说吧!”

    朱孝章是赵桓皇后朱氏的兄长,也是大宁郡王赵谌的舅舅,被封为右金吾卫上将军,他代表朱家来参加今天的议事,今天除了向家外,郑、朱两家都不是家主来议事,而是派兄弟子侄前来。

    朱孝章沉吟一下道:“今天的局面大家都没有想到,或者说之前我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以至于仓促之下很多事情都没有考虑周全,向家主刚才所言,大家迁去巴蜀,可是巴蜀路途遥远,我们怎么过去,总不能翻山越岭走过去,如果说坐船过去,那怎么进长江,这些现实问题如果不解决,去巴蜀也是一句空话。”

    “那依孝章的意见,我们只能投降献金赎罪?”向宗良语气中十分不满。

    “我也没有这样说,说实话,我只能代表我个人的意见,朱家怎么决定,我还得回去和兄长商量,至少现在我不能确定。”

    朱孝章说得含含糊糊,其实就是不同意向宗良迁去巴蜀的决定,向宗良无奈,只得又问坐在另一边的郑藻,“那郑家的态度呢?”

    郑藻是郑琛之兄,也是郑太后的侄子,家主是他们父亲郑肃平,今天借口生病没有前来。

    郑藻连忙躬身道:“这件事晚辈不能做主,我回去禀报父亲,尽快给家主一个答复!”

    向宗良心中失望之极,之前向、郑、朱三家都信誓旦旦,歃血为盟,可现在兵败,郑家和朱家就开始自保了,不肯再跟随向家。

    向宗良只得叹口气道:“好吧!大家回去再商议一下,尽快给我一个答复。”

    众人纷纷起身告辞,很快便走得干干净净,向宗良十分疲惫,对几名向氏子弟挥挥手道:“你们也退下去,让我安静一下。”

    几名向氏子弟也行一礼,退了下去,向宗良轻轻按着太阳穴,心中失落之极,虽然朱、郑两家的态度在他的意料之中,但真走到难鸟各飞的这一步,这种感觉还是令他十分难受。

    这时,管家在堂下道:“大官人,五郎回来了。”

    向宗良精神一振,连忙道:“速让他来见我!”

    片刻,向志被带进了内堂,他躬身施礼,“参见家主!”

    “不必多礼了,明州那边情况怎么样?”

    明州也就是今天的宁波,宋朝时明州的海港业十分发达,仅次于南面的泉州,明州距离杭州很近,从钱塘县上船便可以直接去明州。

    狡兔有三窟,向家当然也有自己的退路,巴蜀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退路却是从明州出海去日本或者新罗,如果朱、郑两家肯表态共进退,那么大家一起走也无妨,如果两家不肯走,向宗良也不会说实话,暴露自己的真实退路。

    向志连忙道:“回禀家主,三艘海船已经准备好,我们随时可以出发!”

    向宗良点点头,派人把自己长子向仁找来,向仁也有四十多岁了,他向父亲恭恭敬敬行一礼,“请父亲吩咐!”

    “产业卖得怎么样了?”

    向仁摇了摇头,“父亲,这件事不好办,到目前为止,只卖掉了一窟鬼茶坊,其他产业和土地都没有能脱手。”

    五天前,当三万新军在苏州望亭镇被全歼后,向宗良便意识到不妙,令长子抛售钱塘县的三十几家店铺和土地,目前这些店铺和土地都是抢手货,向宗良并没有想过会有什么问题,不料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居然只卖掉一家店铺。

    “为什么?”向宗良顿时有点急了。

    “父亲,问题主要是出在官府那边,官府不给过户。”

    向宗良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是谁扣住不给过户?”

    “是钱塘县韦知县。”

    砰!向宗良重重一拍桌子,咬牙骂道:“两面三刀的混蛋,竟敢在后面捅我刀子,给我备马车,我去县衙找他去,看他敢不敢再阻拦不给过户!”

    “父亲,现在恐怕已经晚了。”

    向宗良一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父亲,现在钱塘县已经传开了,没有人敢接我们的产业,就连之前买下一窟鬼茶坊的刘员外今天找到我,以无法过户为借口,要求我退回他买茶馆的一万两银子。”

    向宗良颓然坐下,向家光在钱塘县的店铺和房宅价值就超过了五十万贯,尤其是汇金银铺,光在各地的存银就超过三十万两,更不用说分布各地的矿山和庄园,几百万贯的家产啊!

    他们能带走的细软和金银,最多能值二十几万两银子,另外在江宁府向氏庄园的地下密库内还有藏有一批珠宝、字画和官窑瓷器,原期待向发能带回了,现在向发死了,这批宝物就无法指望了。

    这时,一名向氏子弟匆匆跑来,施一礼,紧张地禀报道:“启禀家主,孩儿刚刚得到消息,李延庆的军队已经杀到余杭县,距离钱塘县已不足四十里。”

    向宗良腾地站起身,急声令道:“速让所有家人收拾细软,今晚就上船离去!”